时间还是这样过着,它不会因为某些事物而发生一丁点改变,就像有些人生中注定要失去的东西一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该走的总会走,而在白伟帆的心里,也慢慢的成长了起来,看着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离开自己,白伟帆成长更多的,其实是仇恨。

  就这样,瞎逛了十来天了,以前老苏给白伟帆的积蓄,也花的差不多了,这天一大早,白伟帆洗漱完就找起了钱包。打开钱包,白伟帆有点失望,这时大家都看出了白伟帆的担忧,这时陈军拿出了自己的银行卡,然后又皱了皱眉。但是马上又笑了笑。这时白伟帆看了看陈军,有点郁闷。

  “笑什么?”白伟帆问着陈军,而这时红毛和大昌也看着陈军,仿佛白伟帆问的,就是他们两也想问的。

  “没啊,刚刚想去弄点钱啊,但是不是被通缉了嘛,我估计银行卡也被冻结了,但是后来想了想,这卡还是干爹那时候给我的,卡的证件什么的,都是他的,哈哈哈,”陈军说着笑了起来。

  这时白伟帆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这也不是办法。就算我们的钱够一辈子,我们总不能在这破地方待一辈子吧?我特么还好多事情没干。”

  听了白伟帆的话。陈军停下了笑容,一脸的茫然的站着,而一边的红毛和大昌,更加是茫然的。

  “我说着玩的,哈哈哈,想那么多干嘛,走,先出去逛,对了大昌,你来这这么久了,你和红毛天天待在这房子里,你们不闷啊?难道你们两个?嘿嘿.”白伟帆说着贱笑了起来。

  这时红毛和大昌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几个人手势了一下就一起出门了,而白伟帆和陈军,胡子和眼镜是少不了的,毕竟他们两人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呀。

  四个人走在大街上,就和一群黑色会的一样、不过,他们本来就是..到了银行,大昌和红毛拿着陈军的卡走了进去,而陈军和白伟帆则是在外面站着。毕竟外面贴着好几张自己的相片通缉,就算带了胡子,还是得悠着点。但是陈军和白伟帆在外面银行对面的马路上等了很久,也不见红毛和大昌出来。

  陈军等着,然后拿起白伟帆的胳膊,吓白伟帆一跳,原来陈军是看时间。不看还好,一看白伟帆的手表,陈军更是站不住了。

  “这都进去尼玛半个小时了,取个钱,至于吗?这两货是取了多少,拿不出来了还是怎么滴?”陈军埋怨着,一边叨叨一边急的跺脚。

  又过了一会,陈军是彻底站不住了,抬起腿就朝着银行走了去。就在这时,白伟帆一把拉住陈军,陈军停下了脚步看着白伟帆的,不明白白伟帆干嘛拉住自己。

  “看对面红灯路口对面的那家超市外面的那两黑色大奔,看到了吗?”白伟帆看了不远处超市外面的那辆大奔,冷冷的说着。陈军听着白伟帆说的,然后侧过头看了看,然后快速的回过脑袋,一面引起怀疑,或许这就是杀手的潜意识吧。

  “有问题?”陈军故意把手搭在白伟帆的肩膀上笑着小声的说着。

  “车,没问题,但是从我们来这里,它就出现在这里,一直到现在,如果说是主人去超市买东西,但是车门都未曾开过,或者说车主在等超市里面的人,车子这么久没半点反应,甚至车身连晃动都没晃动一下。你说,有问题吗?”

  “我说?我说没问题,但是车里面的人,绝对有问题!”陈军继续笑着说着、白伟帆看在陈军的样子,然后笑了起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就朝着超市门口的大奔走了去,而白伟帆和陈军走的路,也是奇了,两个人过了马路,就没有走人行道了,而是直接走在超市门口的机车道路。

  而这时,果然和白伟帆猜测的一样,车里面,果然有人,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人,这时车里的人马上意识到白伟帆和陈军发现了自己,自己暴漏了,马上就像倒车走人,但是晚了,因为在超市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车后的车位停了另外一辆车,而车主也是下车就走进了超市,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会出来,这时大奔车里面的人纠结了,这后路被堵了,而前面,路口绿灯还有几秒就换红的了,前面路口已经有车子挺在路口了,现在是前也不是后也不是,眼看着白伟帆和陈军离自己的车子越来越近,大奔车里面的人急的直冒汗。

  这时白伟帆和陈军两个人边走边笑的走到了车边,而这时车里面的人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准备殊死一搏。但是就在白伟帆和陈军走到车边时,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直接就路过了,这让大奔车里面的人很郁闷了,难道是自己想多了?自己更本就没暴漏?

  就在车里的人猜测的时候,突然后面车门的窗户“砰”的一声,马上玻璃碎成了渣,白伟帆和陈军迅速的钻进了车里,车里面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白伟帆和陈军已经坐在车后座了。这时车里的人灵机一动,然后骂了起来。

  /酷1)匠《网z&永久免R'费看小…说

  “卧槽,你两有病啊?妈的,老子车不要钱啊?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什么车?你们两拳头把我后车门两个玻璃给我弄的细碎,妈的你们赔得起吗?还尼玛坐进来?当我司机啊?出租车啊?是不是疯了啊你们?”那人大声的叫着,但是车后座的白伟帆和陈军都没吱声。司机看着后视镜里后座的白伟帆和陈军不吭声,而是两个人都是冷冷的表情看着后视镜,眼神直勾勾的就盯着自己,这让他马上慌了。

  “md。两玻璃,我看看碎成什么样了,在打个电话报警,你们别走啊,给我待车里,等下给我赔钱。”他说着,手带着一丝颤抖的就要开门下去,而这时白伟帆从后座把手伸了过去,一把按住他。

  “怎么,就你一个人?看来,你胆挺大啊?你们老板伟哥就没和你说说我们嘛?你一个人,你不怕我两活撕了你?”白伟帆故意声音很低很冷的说着。这让本来就害怕的不行的吴伟的手下,一下整个身体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白伟帆能感受到他心跳加速,身体上的肌肉也颤抖着。

  车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这气息压抑着吴伟的手下,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不想浪费时间,我办事情讲究冤有头债有主。你我两不相识,更加谈不上什么冤债。只要你够聪明,你今天能完好无损的脱身。那么问题来了,你的智商到底有多少呢?不知道够不够用啊。”白伟帆说着,冷笑了起来。

  而被白伟帆按住肩膀的吴伟的手下,吓得魂都快没了,只是拼命的点着头。

  “听好了,你是什么时候跟上我们的?”

  “没没没,我没有跟你们。”

  “看来,你智商不够用啊。呵呵呵”白伟帆又是笑了起来,与此同时按着吴伟手下的那只手臂的力气也加大了几分,死死的抓住那人的锁骨,这时吴伟的手下身子马上缩了缩,但是并没什么卵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