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上上策,是林晟。”郭老看着主席如是说道。

  “林晟?什么林晟?”坦克营的视频和报告并没有经转到这位上将手里,而是直接上交到了主席和郭老这儿,所以上将并不知道还有一个叫林晟的存在,他茫然地四顾,看看自己的老伙计门,想要从他们的嘴里了解一下这个林晟到底是谁,只是他的老伙计们也没有一个知道的,于是他只好是看着郭老问道。

  “相信坦克营递交上来的视频和报告您都已经过目了。这里我还想要补充的一点就是,那个和巨型变异患者对抗,并不落下风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同时林光荣的儿子,林晟。”郭老理都没理旁边等着答案的上将,对主席说道。

  “确定么?”主席顿了一下,大概是在回忆那视频的内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有人可以证明。总之那就是林晟。”郭老没有将详细的证据列出来,只是简单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结论,“那个巨型变异患者可是有着能和一整个坦克营对抗的实力,那么,林晟的实力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吧?只要他参与到这次清扫怪物的行动中来,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至少可以避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员伤亡。”

  “我反对!”这个时候原本待在一旁已经不想参与到话题中的那个上将又出声了,“我不管那个林晟是谁,是你同事的儿子也好,你的儿子也好,他都不可能成为战斗的第一人选。你这样的行为是想要让华国人民解放军蒙羞!让全华国的人民觉得华国人民解放军懦弱!长此以往,我军还怎么在人民心目中树立威信?人民百姓还怎么相信解放军是一支能够保护他们的军队?!我坚决反对郭裕丰院长的提议!”

  “在人民心中的树立威信比你手底下兵的命都要重要?钟庆你就能眼睁睁看着你的兵去死,都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忙?迂腐!”郭老此时不能再无视钟庆的话了。钟庆的话是没错,对于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树立威信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可以让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放弃一些人的生命。郭老不知道面前的老人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这个国家的主席,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就算他听了钟庆的话,让士兵去送死,这也无可非议。因为他要照顾的,是百姓对他执政的心。

  “你可以去问问我的兵,面对变异的患者,面对怪物,面对死亡,他们哪一个说怕了的?!他们有这样的信念,哪怕没有这样的能力,也不能由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来做了原本应该由他们做的事情!”钟庆大声道。常年的军旅生涯中,战前演说是一项重要的内容,他这喉咙,六楼吼得估计一楼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不会服的,他们是兵,是我的兵,是战士,是人民的战士。他们可以也愿意,为保护人民去死!”

  “够了。”钟庆的嗓门儿虽然大,但是没有能够掩盖住主席的声音,主席摇了摇头说道,“钟庆啊,战士的生命,也是生命,我知道他们勇敢,不畏惧死亡,也对人民足够忠诚。但是,也没有必要去做无谓的牺牲。”

  上将不服,还要辩驳,却被主席伸手拦住了,主席继续道:“失去了威信会怎么样?多了这份威信又能怎么样?我问你,钟庆,是不是百姓们对我们的士兵失去了信心,我们的士兵就不保护他们了?”

  钟庆沉默了两秒,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摇了摇头道:“不是的。”

  “对,就算失去了威信,我们还是要保护他们,就算没有了威信,你的兵,还是人民的战士。这点没有变。”主席的话完全没有一点火气,和郭老那针锋相对的言论完全不同,却将钟庆说的服服帖帖的。这就是作为一个主席的能力。

  “好了,确定了解决方案,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小郭。”主席看钟庆已经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于是把目光转向了郭老,“那个林晟,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们并不确定他的位置,但是我们有知情人,想来应该不会太难找。”郭老说道。

  主席皱眉道:“小郭,不是我说,这可已经是迫在眉睫了,你这上上策,怕是用不上了。”

  诚然,郭老说得话挺漂亮的,士兵的命也是命,但是这主角林晟没有找到,话说得再漂亮也没有用,这可不是能等的事儿。

  “我会尽快找到林晟的,在哪儿之前,我希望你的兵能守住那里。”郭老看了看主席,又转眼看了一眼钟庆道。

  w*更A新8最F…快\?上rY酷s}匠网9

  “你的意思是要这颗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就放在‘安全巢’里?”钟庆看着郭老,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刚刚不是还说人命最重要么?现在又说这种话,不觉得脸疼么?”

  “如果你想你的兵少死一点的话,最好还是听我的。”郭老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主席,他这……”钟庆后面的一个中将忍不住出声了,郭老说的什么上上策乍一听挺有道理的,结果说到底,八字都没有一撇呢,居然就敢提出来。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按照他说的办吧,带着军队过去,做好万全的准备,24小时密切监视怪物,假如没有能够拖到林晟赶到,那就只能靠你们了!”主席双手撑着桌子,沉声道。

  “是!”钟庆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话,什么林晟,什么上上策。战争就是要流血的,不流血的那就是不是战争。这怪物能不能打得动他的铁军还是两说呢,这郭老头就怂了,这是让钟庆最不爽的。

  郭老走出政府大楼就直接奔着医院去了,别误会,他不是去看心脏的,他是去找章思蕊的。

  郭老其实也知道自己所谓的“上上策”非常荒唐,主角一点下落都没有就把想剧本给写了,把剧本给拍了,这很不现实。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他从刘磊给他描述的和他自己见到的画面中隐约觉得,在不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情况下,“安全巢”里面的军队可能并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但是这些他没有告诉那些穿着军装的人,因为这只是他的直觉。一个对生物有着足够了解的院长的直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