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圣和刘磊两个人气喘吁吁地站在一楼楼梯平台上面。从地下室跑到地面一层,这放在平常,让这两位来回个十来遍都不是什么事儿。但是今天这走了一遭,两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身体一样,大口喘息,半天都挪不动一步。

  大嘴怪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并没有从地下室里面追出来,李圣和刘磊跑出地下室,那大嘴怪物就消停了。跟条看门狗似的,不远追,只守门。

  “玛德,建立防御工事的时候不是已经把内部清理干净了么,怎么会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李圣背靠着单元楼门喘息着道,要不是军队里面禁烟,他真的很想抽支烟缓缓神,顺便压压惊。看到那大嘴怪物的第一眼,他还以为怪物从恐怖电影里面跑出来了。碰见这种生物,真是太惊悚了。连他这种职业军人事后回想一下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酷\匠网7%正U版首◇Y发

  “这东西说不准是清理之前有的还是清理之后有的,我看这样子,像是豢养的。”刘磊仔细一想前因后果,吐出了一句话。

  “豢养的?疯了吧?谁能关得住这东西啊?”李圣看了刘磊一眼,那句“疯了吧”不像是在说那个豢养这怪物的人,倒像是在说刘磊。

  “这里到处都是这东西,章思蕊呢?我们上去再说!”刘磊刚想给李圣解释一下为什么他这么说,就看到面前滴下来一块“橡皮泥”,朝着他的脸凑了过来。他眼疾手快,掏出军刀把那东西一斩为二,一脚把那“橡皮泥”给踹飞了。他对这东西是有了阴影,这鬼东西真是太可怕了。想着刘磊忍不住看了看自己下身的军裤,那已经不能用乞丐装来形容了,乞丐装好歹还能有点儿,他这款军裤被那“橡皮泥”差不多就剩个裤腰带了。脚上的军靴都没有了!

  刘磊比李圣读得书可多多了,他从裤子的破损边缘一眼就看出来这裤子不是被吃了,是被酸蚀了。想想要不是自己还有一双军靴,这会儿能不能有双脚跑路都不知道呢。腿上倒也还好,除了他茂密的腿毛被酸蚀了一些以外并没有更大的损伤。

  李圣看到刘磊一刀结果了一段“橡皮泥”,顿时想起来这还没有到安全地带呢,赶紧把靠着门的身体往回拉了拉,对刘磊道:“章思蕊中枪了,在楼上躺着呢。”

  “中枪了?”刘磊瞪大了眼睛,凑近了李圣道,“蝎子,你小子不会真的公报私仇开了她一枪吧?我告诉你,我今天说的保护任务可都是真的!你这是犯大错了!”

  “不是我开的枪!”李圣感到很委屈,明明是章思蕊自己干的蠢事儿,怎么老是要自己背锅呢?“哎呀,我们上去再说!”

  李圣的目光穿过了刘磊的肩膀,看到了满墙壁满顶的“橡皮泥”,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对于这个地方有点不太放心,赶紧拖着刘磊往楼上走。

  跑到了楼上,推开门,章思蕊依旧还躺在餐桌上跟道小菜一样摆着,连姿势都不带换一下的。

  刘磊看到这状况,瞥了一眼李圣,走上前去道:“章思蕊,你这是怎么搞的?”

  章思蕊睁开眼睛看到是刘磊,抿了抿嘴唇,也没有说话。她也不傻,跳弹那事儿怎么说都是自己傻才搞出来的,难道要自己说自己傻X对着门锁开枪然后跳弹了打到自己了?

  这话章思蕊可说不出来。于是她就一个劲儿地盯着李圣,意思是让李圣解释。没想到的是刘磊误解了这个眼神,把这个眼神解读成了“就是他弄的,都是因为他”这种仇恨的意味,转脸儿就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看着李圣。

  李圣这时候正在关门,外面那橡皮泥往上爬的速度可不慢,这要是进了屋,那可就没地方跑了。门锁是被自己几枪给撬出去不能用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把茶几,柜子,垃圾桶拿过来堵门。

  弄好了一切李圣转头一看,章思蕊和刘磊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WTF?这是发生了啥?章思蕊的眼神还可以理解,一副“唉哟,要不你来解释”的样子,这个李圣可以懂。但是刘磊的这个眼神是啥意思啊?作为战友这么多年,这还是他第一个看不太懂的眼神。这个眼神传递出来的是……“你死定了”?

  “你看着我哪门子意思啊?”李圣身正不怕影子歪,走到刘磊的面前问道。

  “你刚刚说要解释的,那就解释一下吧?”刘磊冷笑,哼,装傻谁还不会啊。

  “这……这不是很明显么?”李圣指了指章思蕊的伤口道,“用手枪怼门锁,一枪打上去跳了个弹,把自己崩成这样的。”

  “你说我就信啊?”刘磊虽然觉得这也不无可能,但是想想章思蕊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不会发这样的低级错误,脸上的冷笑还是不变。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李圣一摆手,异常洒脱。结果把兜里从卧室搜刮出来的那张死人的身份卡给拍了出来。

  李圣以为拍出去什么东西,弯腰就要捡,刘磊趁此机会转过头看章思蕊,想要看看她对李圣这番话的态度。

  结果章思蕊很是尴尬地点了点头。

  刘磊脖子一梗,草,这踏马就尴尬了。独信独断,污蔑战友这可是违反纪律的事儿啊!

  转过头刚要跟李圣坦白自己违反了铁的纪律,就看见李圣从地上捡了一张卡片看了看,转手就要往堵门的垃圾桶里面扔。

  “诶诶诶,那什么玩意儿啊?”刘磊出声问道,他其实并不是好奇,只是想要转移一下话题、“一张这家主人的身份卡。”李圣听到刘磊的声音,把身份卡聚起来给刘磊看了一眼,然后就要往垃圾桶里面扔。

  “诶诶诶,人家的身份卡你干嘛给扔了啊?”刘磊对于李圣的行为不认同,拾金不昧是美德啊。

  “哼,死人的身份卡,你要啊?送你了!”李圣看了一眼那卡片,轻笑了一声,把那身份卡丢给了刘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