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唯一的办法,既然你没有办法带你的女儿过来,规定放在这里,这么多兄弟都看着呢。我也不好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违反规定,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是可行的了。你刚刚不是求这位姑娘来着么?要不你问问她的意思?”这时候蝎子的话突然变得多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与其说是善意,倒更像是在嘲弄。

  中年人偷眼看了一眼章思蕊,非常犹豫,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犹豫什么。

  “大叔,你还有什么不方便么?”章思蕊也看出来了那中年人的不对劲,却没有点破。她转头朝刘磊用眼神示意他放开自己之后,她前行了一步朝着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勉强笑了笑道:“算了,长官,既然你都说是规定了,我也不好为难您,这样吧,我回去看看我女儿的情况,要是实在不能过来,那我就把我自己的食物给她吃好了。麻烦您了长官。”

  u酷)a匠网@/永'久免W$费看U小说_B

  听完这句话之后,蝎子脸上伪善的笑容消失了,转头对身后的士兵喊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是!”蝎子身后的士兵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要动手,但是长官说要抓,他们自然是要服从命令的。

  “诶诶诶!长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只不过是想要回去看看我的女儿,没有犯什么错啊!”中年人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一步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吓得连连后退,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脑门上滑落。

  “有没有犯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蝎子淡淡地道,“抓起来!”

  两个士兵急走两步追上中年人就要拉住他。中年人看到形势不对,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要跑。

  “毙了他。”蝎子看着那中年人的背影,冷冷地对着面前的士兵命令道。

  前面的两个士兵听到蝎子的话,摘下背着的枪拉开保险就要设计。就在这个时候,章思蕊张开双臂拦在了两个士兵面前,阻止了那两个士兵的射击。

  “事情都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就要毙了人家?你是不是变态杀人狂啊?”章思蕊一面拦着那两个准备开枪的士兵,一面对着蝎子喊道。

  中年人的异常表现已经证明了他有问题,但是没有证据就随随便便杀人,这让章思蕊接受无能。

  见到人跑就要开枪打死,那万一有的人就是天生见了带枪的就害怕的,调查都不带调查就直接毙了?这未免也太简单粗暴了点吧?

  蝎子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用杀气凛凛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章思蕊,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敢再拦我一下试试?马上就开枪毙了你信不?”

  这眼神一般人见了,大概要连滚带爬地跑出三里地。可章思蕊不是一般人,蝎子那充满真实杀气的眼神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威慑力。没听到刘磊说么,他和蝎子可是她的保镖。她一个雇主能被区区一个保镖吓唬了?

  “槽你大……”蝎子看着那中年人越跑越远,眼看着就要跑出射程了,他也毛了,伸出一只手指指着章思蕊就要爆粗口,却又被刘磊拦住了。

  “磊子你丫别拦着老子,一个小丫头片子,看老子能不能撸死她!你撒手!再不撒手连你一起揍啊!”蝎子被拦住,也不指了,直接伸拳头就要揍章思蕊。刘磊虽然是一个哲人,但是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哲人,论个头,他比蝎子还高小半个头呢,接近一米九的个子在军队里面也是一个鹤立鸡群的主儿。他要是诚心想拦住蝎子,蝎子连一公分都挪不出去。

  刘磊无奈地看了看自己这个战友,又抱歉地看了看章思蕊,低头在蝎子耳边说了句话。听完之后,蝎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刘磊,又指了指章思蕊,异常诧异地叫道:“她?”

  刘磊认真的点了点头。

  章思蕊知道,刘磊是把保镖那事儿跟蝎子说了。

  蝎子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揉了两下脸之后蝎子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面前的两个士兵喊道:“打脚!”

  听到这话,章思蕊才算是勉强地、不情不愿地挪开了身子。

  此时那个中年人已经是跑到了建筑拐角的地方,还差两步就要消失了。不过蝎子手下的兵个个都是精兵悍将,章思蕊刚刚挪开可以开枪的位置,那两个士兵就已经将中年人的小腿锁定了,0.5秒的瞄准,扣动扳机一气呵成!

  “啪!”没有加装消音器的自动步枪两个同时发出的枪声异常大,站在旁边的章思蕊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炸裂了。

  转头一看,两个士兵的子弹各穿了那中年人的一条小腿。刚刚那中年人还在为自己逃出生天而欣喜着呢,下一刻小腿就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痛,随后他的腿就不听使唤了,借着前冲的速度一个狗啃泥摔倒在了地上。现在,正趴在地上抱着他两只腿痛哼哼呢。

  两个士兵非常漂亮的完成了任务,转头看向了蝎子,似乎是要邀功。但是蝎子现在正因为要当章思蕊这种蠢女人的保镖而蛋疼着,完全没有给那两个士兵好脸色,反而是翻了个白眼对他们吼道:“愣着干嘛呢?!等我请你们吃饭啊!把人给我抓过来啊!”

  两个士兵也不知道蝎子是怎么了,对视了一眼,向着那个中年人一路小跑过去了。

  蝎子忧伤之际,两个兵哥哥已经是把人“拖”过来了。两人一人拎着他一个肩膀,将他的双腿拖在地上一路拖过来了,大概也是猜到这个中年人不是什么好人的士兵对这个中年人也没有什么客气的,行为简单粗暴,风格放荡不羁,没有让这人脸朝下拖过来已经是很好了。

  “你女儿呢?”从忧伤心情中勉强恢复了一点点的蝎子看着中年人问道。

  “不知道!”中年人痛得只抽冷气儿,但仍旧没有说实话。

  “嘭!”蝎子可没有多废话的习惯,将刚刚被刘磊卸了的弹夹重新装进了手枪里面,一枪崩在了中年人的大腿上。

  “我可不是那边那个傻女人,老实点,你就少受点罪。”蝎子将手枪瞄准了中年人的另外一条大腿,作势就要扣动扳机。

  “说说说说!我说!”想要靠小脑筋来占便宜的人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硬骨头,中年人很快就招了,“被我……被我杀掉了。”

  听到这句话,章思蕊傻在了当场。

  谁踏马说的虎毒不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幻怜说:

  PS:今天回家,明天开始每天两更打底。感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