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点头示意军海继续说,军海笑哼了一声,瞥了一眼章思蕊,说道:“这份视频是坦克营在遭遇到画面中的巨型变异患者的时候坦克上的记录仪拍下的。当时坦克营和这个巨型变异患者已经对峙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战局非常紧张,在之前的战斗中损失了一大批冲锋坦克和战士。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从8楼跳了下来缓解了我军的窘境——当然这个在画面中没有拍到,这数据是我从营长那里了解到的,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男人拥有和巨型变异患者相当的变异能力,能战平、爆发起来能压制甚至战胜这个巨型变异患者!”

  “我们先不谈这个,我想知道的是,你凭什么认为这就是林晟?”郭老看了一眼神色紧张的林妈,抬手阻止了军海的吹嘘,问道。

  军海一愣,不过领导都发话了,他也不好拂逆,清了一下嗓子道:“因为我昨天在和营长了解相关情况的时候得知,他们在这附近完成了一次救援。成功解救了一名女性幸存者。我和营长手里虽然都没有救援名单,但是他清楚地记得,整个救援行动中,女性幸存者就只有一个,而章思蕊小姐,如果尤灵灵的报告书中没有写错的话,你就是那个救援行动中唯一一个女性幸存者吧?”

  军海说到这里的时候得意地笑了一下,显然是想要为自己的精密分析点个赞。

  章思蕊在一旁还是没有说话,她此时不得不承认,军海人品不怎么样,但分析能力却的确是一等一的,这么好的侦探材料用来当所长真是白瞎了。

  郭老又看了一眼林妈,把头转向章思蕊问道:“是这样么,章思蕊?”

  “没错,”章思蕊抬起头,点了点头,“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因为离得近就跟我有关系么?我是说过我认识林晟,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一直和他在一起吧?”

  “呵呵,章思蕊小姐,你不用这么快找说辞,等我摆完证据你再狡辩也不迟。”军海冷冷一笑,打断了章思蕊的话。

  “你还有证据?”郭老这次总算是有点惊讶了。

  “是的,这份证据我本来是没有必要拿出来的,但是既然章思蕊小姐都说了刚刚那番话,我就不得不针对发言了。”军海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支录音笔,摆弄了一下,不断按着快退键和播放键,录音笔断断续续播放了两个男人的对话。

  好一会儿,军海在将进度条播到了自己的想要的地方,他将录音笔放到办公桌上,录音笔空白了一段之后,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

  这个声音林妈和郭老不熟悉,甚至可以说听都没有听过,但是章思蕊熟啊!这踏马就是敲晕自己的蝎子的声音啊!

  接下来是军海的声音:“你好,我是生化研究中心的代理所长军海,我找你是想要了解一下你和你的战友救援的一个女性幸存者的情况的。”

  “这个我不太清楚,你可以去检疫中心查一下她的情况看看,但是当时我们给她检测的结果是没有问题的。”蝎子大概是以为救回来的人出现了什么问题,解释道。

  “你误会了,我想要了解的不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而是你们救她的时候的情况。当时她有什么异常的表现么?”

  音频空白了一段,应该是蝎子在回想,过了好一会儿蝎子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依旧是三句话不离患者话题:“没有类似于患者的异常表现。不过可能是因为末世的大压力,当时她的情绪有点不稳定,一直在说还有另外一个人,是那个人送她到那里的,要我们去救那个人。这种精神状态在幸存者中非常常见,我们也就没有在意。”

  “你还记得当时她喊的那个人的名字么?”

  “记得,叫林晟。”

  音频播放到这里,军海就按下了暂停键,看向了郭老,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章思蕊,你也听的很清楚了。证据,更接近军海说的。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郭老不听地看着林妈,措辞更是小心谨慎,生怕一不小心说错话又激怒了林妈。

  “思蕊,你告诉阿姨,那是不是林晟,你说,那不是晟晟对不对?你说啊!你告诉他们那不是晟晟啊!”林妈此时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她还是希望听到章思蕊能将自己心里的这个答案给否定掉,她的眼神里面满是一个母亲的哀求,看得章思蕊心都碎了。

  “是。视频里的那个人,就是林晟。”章思蕊转过头去,不让自己去看林妈的眼睛,她受不了林妈的哀求,看到林妈的那个眼神,她的心里就一阵难受,她从小和母亲的接触少不意味着她无法理解一个母亲的心,相反的,她对一个母亲的爱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敏感。但事实已经是无法掩盖了,不论是自己怎么去说,人家都能摆出相对的证据,自己还怎么狡辩呢?何况虽然刚刚视频画面有点模糊,但是后面有两个镜头是能够看到林晟的脸的,只要军海想,找一个电脑高手来将画面清理一下,很快就能将林晟的脸高清还原出来,到时候只要找认识林晟的人一比对就能知道结果。

  已经没有必要去狡辩了。

  林晟,真是抱歉。章思蕊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

  听到章思蕊的话,林妈忍不住痛哭出声。或许在章思蕊心中林晟变异不过是成了一个更加强大的人,但是在林妈的心里,章思蕊承认了这种变异,就是承认了林晟是一个怪物。怪物救回来可不是用来当人对待的,而是当试验品对待的。

  没有一个母亲可以忍受自己的儿子成为别人试验台上的小白鼠。这无疑是将自己的儿子置于刀口之下!

  K;酷#R匠+网首发

  和林妈的表现不同,听到章思蕊亲口承认了自己的分析,军海满脸都是得意的笑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郭老则是这个办公室里面唯一一个保持着面无表情的人。他听完章思蕊说的话,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