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晟无奈出下下策,但是那女丧尸很显然已经为他的下下策准备好了结果。

  李文刚刚一剑将女丧尸震开准备撤退的时候,女丧尸体内的卵再次放出了它唯一的技能——尖叫。而且更加糟糕的是,这次只有林晟和李文两个人受到了影响,其他的所有丧尸全部没有受到影响!

  刚刚从电梯里面落下来的丧尸从电梯里面爬起来就直接往李文身上扑。那卵一再地在短时间内使用他的能力,即使李文再不济,也已经有了抗性了,没有虚弱到像第一次那样完全没有办法战斗。

  林晟的症状还要更加轻一些,具体形容一下现在他感受到的痛感就是咬咬牙就能捱过去的那种。行动甚至战斗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他现在的战斗力还远远不足以对付这么多丧尸,更何况这些丧尸还不是普通丧尸,而是变异丧尸,说句不好听的。林晟这战五渣,现在还不够让这群丧尸塞牙缝的。

  林晟见到李文的行动受阻,双手接过李文的钢剑往李文身后一挡,横剑一扫,勉强是和面前的变异丧尸扫开了一段距离。但也就是那么一点而已,并不能够影响什么。

  从电梯井里面跳下来的丧尸越来越多,多到林晟头皮发麻,都快发密集恐惧症的程度。林晟知道就算现在那卵不再捣乱,他们也来不及逃了,对方的数量真是太多了,外面还有零星的几只变异丧尸在围过来,很快他和李文就会变成瓮中之鳖,李文拼一波爆发,也未必能够换掉几个。他们被当做丧尸的果腹之食看起来是必然的结局了。

  最烦的就是那个卵搞出来的事情了,要不是这还没有出生的小畜生,他和李文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就算打不过这么多变异丧尸他们跑还是能跑的。下定决心要一换一的林晟首要目标就瞄准了躲在众丧尸背后的那只女丧尸。

  h酷匠8网5…正版^*首3U发

  林晟一脚踩中刚刚被女丧尸挡住后掉落在地上的军刺柄。军刺借着林晟这一踩之力,弹飞起来,林晟一把揽过军刺,另外一只手将手中的钢剑递还给李文。林晟握着军刺转了两圈,像掷铅球一样将手中的军刺朝着女丧尸掷了出去!

  女丧尸虽然是躲在众丧尸身后,但是她高大的体型注定她在后面也没有办法将自己藏严实了。而林晟这一掷,就是冲着她的大脑门儿去的!

  女丧尸躲在众丧尸身后还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也没有防备着攻击,等到看到那飞来的军刺的时候,抬手防御或者扭头躲闪都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是瞪大了她的死鱼眼看着那军刺戳中自己的脑门儿。

  “噗!”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骨头被砍裂的声音,有的只是军刺锋刃扎中脑门后脑浆和鲜血齐飞的声音!令人作呕!

  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林晟,竟然变态地觉得在当下,这声音意外地悦耳。至少脑子里面的尖叫声没有了,这就已经让他感到很舒心了。

  中了军刺的女丧尸眼睛瞪得更加大了,像是要把眼珠子从眼眶里面瞪出来一样。可是就算她把眼珠子瞪出来也已经改变不了她脑门中军刺的事实了。她身体颤抖了一下,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大概是影响到后面的丧尸从电梯门出来,丧尸群后面靠近电梯门部分的丧尸因为女丧尸的这倒下而发生了一阵骚乱。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李文从脑子里面的尖叫声影响中恢复过来,抬头一看,面前不远处正有四五只变异丧尸朝着他们冲过来,后面就不用说了,几十个丧尸正在虎视眈眈。

  看起来的确是逃无可逃了。李文刚才虽然被尖叫声干扰地迈不动步,但是也知道林晟做了什么。

  林晟做得没错,他们现在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只能背水一战。

  即使此战,十死无生!

  地上的刘潇潇已经没有办法管了,林晟和李文现在属于自身难保,再多保一个“睡美人”那是作死的行为。只能是尽力多杀两个丧尸算是给刘潇潇赚的命。

  “我这边四个交给你了,你那边几十个就给我吧。”李文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侧脸对林晟道。

  光看这话,旁人大概是会觉得这战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了,你看看,这不是主将都在“你三我七”分配对手了么?

  但是加上李文的语气那就大大不同了,李文略带决绝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吩咐后事,这种语气出来的通常不应该是这种豪气的话,而是说“林晟啊,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和他三外甥女的大姨妈”这样的话才对。

  林晟点了点头,和李文背靠背换了换了个站位。

  说实话,这换位置对于林晟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原因是,就算他只面对四个变异丧尸,他依旧还是没有什么赢面,打普通丧尸都吃力的林晟打变异丧尸哪能好受得了?换个位置也不过是减轻一点他的压力让他多苟延残喘点时间罢了。

  变异丧尸可不等人,趁着林晟和李文换站位的空隙冲了上来,只不过这次他们面对的不是林晟而是李文了。李文可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捏的,“唰唰”两剑就把伸过来的几只手给剁了下来!

  被斩断手臂的丧尸中大部分都是捂着断臂处张嘴大吼,但是有一只丧尸却没有,那只丧尸断臂处的骨肉扭曲了一下,被李文斩落脚边的一只断手竟然像条鱼一样一弯一伸,弹了起来,抓住了李文的领子,随后顺着领子卡住了李文的脖子!

  WTF?还带这样变异的?李文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样控制断肢的变异丧尸,没有防备之下被抓了个正着。不过他反应也是极快,伸手抓住了那断肢往外拽出了一条空隙,用钢剑插入横向一削,切断了那抓住他脖子的手指!

  哼!小意思。李文提了提嘴角,随手将那没有手指的断肢给扔掉了。然而……那断肢刚刚落地,就像是一条毛毛虫一样蠕动着向它的主子爬了过去。

  行!你赢了!李文在它游回它主子身上之前,欺身到了那控制断肢的丧尸身前,手起剑落,把他的身体竖向对半开了。

  粘稠的都已经发黑的鲜血溅了满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幻怜说:

  PS:昨天没有时间码字,今天补上,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