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是一个没有人喜欢的地方。就连老爸在医院工作的林晟也不喜欢。倒不是因为那里的消毒水味道不讨喜,只是林晟觉得那个地方真是隐藏着太多绝望的悲伤了。

  林爸主治的是脑科,当然现在那也不叫脑科了,大多数医院都叫它神经科,还有一部分医院还详细分出了神经内科神经外科之类的。不过林爸当年入职的时候都是统一叫做脑科的。

  H!酷Yl匠¤网6~永久4$免c费E\看小说v;

  林晟小时候林妈因为职业原因经常出差,他就只能是跟着林爸待在医生办公室。他在那里见到的最多的就是病人家属听到林爸报出病情的严重性的时候流出那种绝望的眼泪。小时候的林晟看见这种状况都会选择跑出去和护士姐姐玩一会儿,等林爸处理完之后再回去。那种绝望的表情对于小时候的林晟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曾经多少次让林晟彻夜难眠。

  所以当林晟开始有了自理能力之后,就很少去林爸的办公室了,他害怕那个地方,那个叫医院的地方。

  现在在林晟严重,医院仍旧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光看那医院的外观林晟就有一种抵触情绪。

  倒不是因为医院设计不符合林晟建筑设计师的审美,而是这医院门诊大楼几乎每一扇窗户都是血迹斑斑的。从远处乍一看还以为是传说中的“红房子医院”(广告中经常出现的私人医院,收费高,治疗效果差)呢。

  “这……”李文看到这一幕也是相当震惊。这医院的门诊大楼从外表上看就像是一个人类的血肉堆砌起来的建筑,饶是他在这末世里面见多了血腥场面,在见到这个场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惊。这绝不是几十个人的死亡就能形成这样的效果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惨死在这里。这已经不是医院了,相比于医院来说,这里更像是一个屠宰场。

  “我们进去。”林晟沉声道。

  李文一把拉住了林晟,道:“你疯了?!这你还敢进去?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的丧尸!”

  林晟转头看了李文一眼,道:“我当然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有多危险,但是我们不用进入到医院里面,我们只要到急诊室就能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林晟对于医院的结构非常了解,手术用的装备和普通的药品其实用不着去门诊或者是手术室去取,急诊室通常都有备用,不需要深入医院。

  李文闻言,心下一松,脸色讪讪地放开了林晟,道:“我还以为你要到手术室去呢。”

  “放心,我还是很惜命的。”林晟拍了拍李文的肩膀笑道。

  “我们直接从正门进去?”李文问道。

  “正门进去太冒险了,而且离急诊也不近,我们从那边那堵墙翻过去,直接就能到急诊室,拿完东西我们就走。”林晟眼睛尖,一下子就找到了急诊的大字,确认的方位。

  “嗯。”李文点头应道。

  公园离医院还隔着一条大马路。这条马路和地铁高架桥下面的马路差不多,不过可能是因为末世之前这里的人口密度原因,马路上面还是有零星的丧尸在漫无目的地游荡。

  李文一马当先,背着刘潇潇跑向了林晟指的方向。沿路的几只丧尸很快就发现了这“天降美餐”,低吼着朝李文扑了过去。

  李文从腰间拔出他的钢剑——为了不硌着背上背着的刘潇潇,他把原本背在背后的钢剑绑到了腰上。钢剑在李文的手中一转,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半圆弧,将围过来的几只丧尸的脑袋给切了下来,有一只身高有点尴尬的丧尸则是被削掉了半个脑袋,红白浆汁溅了李文一身。

  “真晦气!”李文下意识伸手去拍掉身上的污渍,却是沾了一手的粘稠物,看得他自己都是一阵恶心。

  “进去换一件吧。”林晟见到危险被解除,也是小跑跟了上来。

  走到围墙边,林晟抬头看了一眼围墙的上方,没有电网没有玻璃渣,墙高大概是两米五左右,也不算是很高。他纵身一跃,勉强是挂上了那围墙,双手用力一拉一撑,整个人就上去了。

  对于林晟来说没有难度的围墙对于李文自然更加简单了,背着刘潇潇李文也是一跃而上,比林晟要轻松惬意多了。

  跳下围墙,李文和林晟一前一后往急诊室跑去,却意外地转角遇见爱——一只肠子都已经掉出来的驼背丧尸。

  林晟从这驼背丧尸沾满鲜血的衣服上依稀能够见到蓝白条纹,都不用猜,这驼背丧尸原本肯定是这医院的病人。

  李文拔剑挥剑一气呵成,直接是削掉了这驼背丧尸的脑袋。驼背丧尸的脑袋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保持着一个诡异的表情。

  李文收剑抬头,却见那失去脑袋的驼背丧尸没有意思要倒下的意思,僵直地站着。

  李文皱眉,伸脚一脚踹在驼背丧尸的胸口,想要将丧尸踹倒,却不知怎么的脚上一滑,这一脚踢进了那驼背丧尸的破开的肚子,踩了一脚粘稠的肠子。

  “草!”李文一万头草泥马奔过,他是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么,怎么净摊上这么恶心的事情了。

  他刚想把腿从驼背丧尸的肚子里面拔出来,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驼背丧尸拖在地上的肠子收回到了肚子上,缠住了他的脚踝!

  这踏马是变异丧尸!林晟立刻反应过来。

  李文也反应过来了,手中钢剑直刺,刺中了驼背丧尸的胸口,顶着驼背丧尸的肋骨往前推,试图脱身。

  可能是李文的钢剑太锋利了,也可能是那驼背丧尸太过脆弱,李文还没有用上力,钢剑就直接从驼背丧尸的胸上穿了过去!

  李文也没有料到回事这样的状况,一个失手失去了平衡,反倒是将腿往驼背丧尸的肚子里面送了一些!

  糟了!李文感觉到驼背丧尸的肠子断口贴上了他腿上的皮肤开始尝试从他的身体里面抽取什么东西!

  这踏马不是肠子啊!这他妈是吞噬血管?!!草泥马再次奔过李文的小心脏,踩得他一胸膛的碎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