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亲王妃突然觉得,汐墨和宸儿好配,也许是老天有眼,或者冥冥之中都有注定,宸儿执意要的这个女子,居然这么有趣,连她也在半天不到的时间里,逐渐喜欢上汐墨这个孩子了。

  “字不错,汐墨。”

  汐墨被璟亲王妃夸的脸微红,这可是未来的婆婆在夸奖自己啊。不过她的毛笔字本来就不差,以前老被家人逼着练习毛笔字,临摹各大书法家的字体,然后就有了自己的写字风格了。

  苏云菀愣的反应不过来了,或者她本来就不想反应过来。

  她一直以为这个府上,她的才学,她的文采,她的一切都是苏府最好的,比过苏雪,甚至云欣,没想到,今儿在这,她信心满满的想要打击抹黑苏汐墨,居然轻而易举就被她完败比过去了。

  被一个自己认为最差,最蠢的人比了下去!

  不,她不甘心,她要赢!她是嫡女,好的东西都应该是她的才对!

  “苏汐墨,这个字嫡姐的确不会写,可是这个能证明难住三皇子的问题是你一个人想的么?不能!”

  苏云菀干脆厚着脸皮承认自己不会写那些字,可是她还是不放过三皇子指婚的人是汐墨这个问题。

  汐墨手中握着毛笔依旧不停的凭借记忆写着方子,双眼不曾抬起看苏云菀一眼,淡淡的问:“的确不能,但是你能出一个类似的问题并说出答案,就算这问题是你想出来的。”

  苏云菀双眼微微睁大,半响没明白苏汐墨为什么会这么说。

  老大夫心中已经认定难住三皇子问题的人是汐墨,现在汐墨这么说,让她很是为汐墨担心,苏云菀也是个聪慧的,要是她真想出一个类似的问题,那汐墨这是要在王妃面前悔婚吗?

  王妃看着拿着毛笔正龙飞凤舞的汐墨,没有说话,双眼带着淡淡的笑容。

  苏云菀不知道汐墨为什么会这么说,是赌气,还是什么?可是要她想一个类似的问题出来,她想不出来啊,若想得出来,当时就是她去给苏老爷出计谋了。而且这不仅仅是要想出问题,还要想出答案的!

  “苏汐墨,有本事你想出一个类似的问题,若你想出来了,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想诈她?没门!

  她就不信,苏汐墨还能想出类似的问题,既要难住在场的老夫人和璟亲王妃,还要有自信能难住当今的三皇子!

  汐墨轻轻一笑,写完了一行字,笔尖在砚台上轻轻点了点墨水,没有看苏云菀一眼继续下另外一行。

  “那有劳嫡姐回答,是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汐墨依旧语气平淡,没有波澜。

  苏云菀心中唯一的一丝笑意被汐墨的这句话彻底击碎。

  这什么烂问题,完全就是无赖。

  “这问题怎么可能有答案,就算有也是男女一起有。”苏云菀争辩。

  汐墨轻轻摇了摇头,否定。

  “非也,按照现有鸡还是现有鸡蛋的问题推理,应该是先有男人,因为男人可以唤作先生,先生,先生嘛,自然先出生!”

  小样,和她比脑筋急转弯,找虐!

  苏云菀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个问题居然也有答案,果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问题,只有庶女才会问出这些没有文学的东西。雪白的小脸铁青一片,眉眼间全是对汐墨的恨意。

  本来是想在璟亲王妃面前抹黑苏汐墨,然后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让璟亲王妃喜欢自己,这样自己和璟亲王世子才有机会。这下,璟亲王妃一定看扁她苏云菀了,觉得她是一个小人,想要挤兑自己的庶妹想尽办法,她还有什么脸面嫁到璟亲王府去?而且,似乎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一种羞愧感从心而生,这是她这一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她才是苏府的嫡女,居然在当今亲王妃面前丢尽了脸,苏云菀在这一刻发誓,这辈子她和苏汐墨势不两立!

  》酷#匠Z…网首cK发“

  苏汐墨,我得不到璟亲王世子,你也休想好好拥有!!

  苏云菀随意的行了礼,转身就出了亭子,贴身丫鬟芍药也跟在后面。

  汐墨没有看到,在跨出亭子的那一秒,两颗泪水从苏云菀的眼角滑落……

  既然苏云菀走了,那就没有人打扰了,汐墨也懒得理苏云菀,反正有事没事都会找她麻烦,她都习惯了,若哪一天这些嫡姐庶妹不找她麻烦,她都会觉得不习惯了。

  汐墨直接一口气把要写的东西全都写好了,包括哪些食材,怎么炖,怎么吃。写好,把毛笔轻轻的放在石桌上,拿起宣纸轻轻的吹了吹,让墨迹不要沾染,然后把宣纸递给璟亲王妃。

  “先给御医看看,若御医觉得可以才买了材料吃,这些材料都挺好买的,一些食材市场上就有,一些就到药店去买。”璟亲王府想买什么东西应该不难吧,汐墨不担忧王妃买不到其中的一些药材。倒是炖煮的方法汐墨觉得需要交代仔细一点,便有补充道:“每一次买的食材都要在早上开始炖,只中午和晚上吃,炖一个时辰,第二天又换新的炖,这样吃一个月就会有改善,再接着吃一个月就差不多可以治愈了、”

  璟亲王妃亲自接过方子,笑着看了看上面的字迹,的确漂亮好看。而且这孩子还细心,嘱咐她要先拿去给御医检查一番才买来用。

  “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看来把你娶回去真是一点没错!”宸儿这孩子,有福了。

  汐墨小脸又是一片潮红,今天都不知道红了多少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王妃夸她一次她就脸红一次,这是不是说明她还很小清新,脸皮一点都不厚?

  “璟亲王妃客气了,汐墨唯愿这方子有用,祈祷璟亲王妃早日康复。”

  “老夫人,这孩子嘴真甜?!”璟亲王妃笑着对老夫人说。

  不得不说这苏家的家教在汐墨身上体现的不错,一个庶女的教养能如此优好,的确有些超乎她的想象了。

  和老夫人商量了六礼的一些时间,王妃就拿着汐墨写的方子登上了马车回王府了,走的时候还嘱咐汐墨多注意身子,天气凉别感染风寒了。

  送走了璟亲王妃,老夫人算了算时间苏老爷要下朝回来了,就让汐墨先回院子休息,她去正厅等苏老爷回来,然后把今天的事情给苏老爷说说。

  汐墨知道,四姨娘正在正厅边的偏厅等着消息呢,毕竟汐墨是庶女,璟亲王府是身份地位最高的皇亲国戚,实在是攀高枝了,璟亲王妃说不门当户对苏家也没有办法。

  雪月扶着老夫人转身去了正厅,璟亲王妃喜欢汐墨,这可是苏家的喜事,老夫人要第一时间告诉苏老爷和四姨娘。

  汐墨和依儿雨帘则往院子的方向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