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对着镜子发呆一言不发的汐墨,依儿有些惊讶,自从上次三小姐昏迷过后醒来发过呆,后来一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现在这表情和当初三小姐站在窗户边看院子的落叶一模一样,这是不是意味着三小姐又要变回去了?那神仙老爷爷要反悔了?

  想到这,依儿心里一紧,“三小姐……你不会变成以前的那个三小姐了吧?”

  虽然以前的三小姐对她们也不错,可是却老被人欺负,她们不愿意三小姐被大夫人、大小姐那伙人欺负。

  汐墨本发着呆,一时没有留意依儿的话,半响从发呆中反应过来后,被依儿的话都得噗呲一笑。

  “哈哈……”这依儿也太天真可爱了吧,难道她发会呆就会穿越回去不成。看来这个小丫头是把她编造的故事当得太真了,真的以为有个神仙老头在梦里帮了汐墨。

  汐墨这么一笑,依儿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完了,果然真的是变回去了,没事就傻笑。

  “三小姐,就算你变回去以前的样子,奴婢还是会好好的伺候你的。”依儿说着说着语调就开始变的咽哏,到最后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下汐墨是真知道了,这个小丫头真的太天真单纯了,什么事情都会当真。

  伸手在依儿的头顶上轻轻的拍了怕,像个大姐姐一样,亲切的看着依儿道:“放心,我还是现在的三小姐,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们的三小姐。”

  依儿愣了下,抬起头看着依儿,半响,鼻子一酸,那在眼眶里盘旋的泪花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的掉了下来。

  “三小姐,你是依儿见过最好的主子,真的。”怕汐墨不相信,依儿把真的二字咬的重重的。

  雨帘这时送了雪月刚回来,一进屋子就看见依儿那泪流满面的表情,很是疑惑,赶紧走过去在一边蹲了下去,掏出一张米白色的手绢给依儿擦眼泪。

  雨帘一边擦依儿眼睛的泪水,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依儿惹到汐墨了。

  依儿连摇头,赶紧说出自己为何流泪。

  听完依儿说的理由,雨帘忍不住笑道:“傻丫头,三小姐是好主子你应该高兴才对,哭什么呀。”

  三小姐对她们的好她们都知道,所以雨帘一直很珍惜这些日子,不管制香多晚也不说一声累,不管在千香坊多累,她也不喊一声休息。

  汐墨从梳妆台边站起,笑着拉起依儿和雨帘的手,三人一起往老夫人住的地方走去。

  路上,遇见的丫鬟们均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雨帘和依儿,现在苏府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丫鬟不知道三小姐的脾气好,对下人好,一个个都想削尖了脑袋往汐墨的院子里钻。

  可是她们不知道,汐墨不会随意的对人好,她只会对自己好的人好,对自己不好的人更不好!

  汐墨在自己的院子里耽搁了一会,到老夫人屋子里时璟亲王妃已经到了。

  汐墨松了依儿和雨帘的手,赶紧上前去给王妃行礼请安。

  当站起来看向王妃的那一刻,汐墨有一分钟的出神,这璟亲王妃长的好漂亮啊!她敢保证,这绝对是她见过的妇女中璟亲王妃是最好看的一个。

  略施淡妆,眉目清雅却又透着自然的高贵,尤其是那双眼睛,长卷的睫毛下黑幽如宝石的眸子,煞是好看!整个看上去王妃就像是一朵开在悬崖边的红牡丹,高贵雍容,却又触不可及。

  只是,汐墨有一点点疑惑,为什么看着璟亲王妃,有一分半分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可是汐墨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见过璟亲王妃,可是那股淡淡的熟悉感有弥漫在心间,困惑着汐墨。

  汐墨在感叹璟亲王妃的容颜的同时,璟亲王妃也是注视着汐墨。

  本来以为会见到一个自大傲慢的庶女,以为三皇子给自己许了璟亲王世子,就傲慢自大了。结果不是!那么稀奇古怪的问题都能想出来,想必会是个刁钻的无礼的丫头。结果也不是!那么就会是一个自卑没有身份,处处不敢为的卑微小庶女,看什么都胆怯的样子。结果还是不是!

  是璟亲王妃没有料想到的性子,敢直视她的眼睛,却又知礼数。敢大大方方的请安站在老夫人后面,不卑不亢。又知道尊敬长辈,给她请了安不忘记问候一下自己的祖母,双手亲昵的扶着自己的祖母,没有丝毫的做作。

  再看容貌,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美若天仙,可也是清秀亭亭玉立,身上没有太多的胭脂水粉味,衣着发饰不过也不会失了身份。

  有一股自然的气质。

  和一边的庶女嫡女都不一样,若换做其他嫡女,哪一个不是把自己最好的头饰衣着拿出来?一个个的争相斗艳!

  “这个,是璟亲王府的传家之宝,今儿本王妃就把它作为定亲信物吧!”璟亲王妃说着,从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一只浑身赤红的玉镯子来。

  本来今儿出府前,宸儿就丢了句话给她,说非这女子不娶。当时还以为宸儿说的是气话,今儿见了这姑娘觉得还不错,反正她什么事情都会依着宸儿,就算这女子不好,她也会把血玉镯子给她,只不过那不是发自内心的。

  汐墨除了看过玛瑙是红色的,还没有见过玉是红色的呢。那质地和光泽,就算是一个外行人看了也会忍不住称赞的。

  这种玉汐墨只在书上看过一次,实物还是见头一次。这好像叫什么雪山血玉,千年难得的东西,难怪是璟亲王府的传家之宝了。

  “汐墨谢过璟亲王妃,只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汐墨不敢收。”这东西,绝对敢说是价值连城,万一被自己磕了碰了,或者丢了,就算璟亲王府不追究,她自己都会愧疚死的。

  璟亲王妃看汐墨的眼神中欣赏又多了两分,没有因为这东西的价值而表现出丝毫的震惊,只要是傻子都能看出这个东西价值不菲,她却因为物品贵重不收下。

  记得以前进宫,皇帝的一个爱妃见了她手中的血玉镯子,不知道这是璟亲王府的传家之宝,跟着她后面苦苦央求的半天让她把薛玉镯子卖给她。结果被皇帝知道了,直接把那个爱妃训了一顿。

  “拿着吧,这是璟亲王府的规矩,你以后也会传出去的,你可不能让本王妃在这坏了璟亲王府祖宗定下的规矩。”璟亲王妃说笑道。

  老夫人在一边被王妃的话逗得开怀大笑,完全没有想到身份这么尊贵的人丝毫没有价值。看儿先看母,拥有这样的母亲,想必那璟亲王世子一定差不到哪里去!

  “汐墨赶紧收下吧,这是定亲信物,说明王妃喜欢你呢。”老夫人拍了拍汐墨挽着自己手腕的手背,让汐墨手下血玉镯子。

  璟亲王妃都这么说,汐墨要是还不收下血玉镯子,那就是不识好歹,不给王妃面子了。

  汐墨只好松开挽着老夫人的手,上前一步,行了一个谢礼,然后才接过王妃手中的血玉镯子。

  K|最}新:)章Y1节上!J酷=匠\@网k

  碰触到血玉镯子,汐墨更加确定了这镯子的珍贵,因为一般的玉器在寒冷的冬天才碰触到都是冰冷冰冷的感觉。而这血玉镯子在碰触到的时候居然是温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