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更;新"3最◎快上9‘酷4:匠网A

  璟亲王府主厅内……

  幕梓宸坐在一张金丝楠木特制的轮椅上,右手握着两颗夜明珠无聊的把玩着,完全无视屋子里其他人的神色,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幕梓宸的左手边,坐着一位穿着端庄,容颜倾国倾城的妇女,眉眼之间和幕梓宸有两三分相似,看似三十来岁,举止谈吐显得修养极好。

  “王爷,三皇子不过是个孩子,他怎么能给宸儿做媒呢?”王妃双眸带着几分怒意和不满,她对这门婚事很不满意,一是因为这婚事不是她自己挑选的,二是因为对方是个庶女!幕梓宸是她的一切,她不想幕梓宸的婚姻被别人牵扯了去。

  还有一个问题,难道三皇子觉得宸儿现在这个样子,只能娶一个庶女作伴吗?一想到宸儿的腿,王妃心里就揪揪的疼。

  主位上,坐着一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四十来岁的样子,刚气十足。这便是北御过的铁帽子王璟亲王了。

  璟亲王轻轻的看着王妃,带着爱慕的神色。王妃冷着脸转过头去,偏偏不让王爷瞧她的正脸。

  然而,璟亲王并没有生气,只是眼神瞬间暗灰了下去,带着几分失落,那样子,落寞的很。

  “是宸儿同意的。”

  王妃立马把视线换到幕梓宸身上,声音清雅的询问:“宸儿你同意的?”

  幕梓宸手中的夜明珠随意的一转,那珠子瞬间就不知了去向。幕梓宸抬起头,淡淡道:“是的,母妃无需焦虑,你只管提亲去便是。”幕梓宸说完,身后的暗夜便推着他出了大厅。

  王妃坐在那怔了怔,宸儿今儿和以前不一样啊!以前有人提亲,媒婆都会被宸儿用夜明珠砸得鼻青脸肿哭着跑出王府去,今儿说媒的虽然是三皇子,可是宸儿居然没有一丝的反对,宸儿可不像是会给三皇子面子的人,那么原因是什么?难道……他出去见过那女孩子?

  王爷在主位上坐着,双眼注视着思考问题的王妃,那蹙着眉头思考问题的样子,和二十年前一样。

  “那女子很有趣,应该会对宸儿以后的生活带来乐趣。”王爷想着三皇子说的那个问题,边觉得这个女子的思维很不一样,或许,这开朗活泼的女子的与众不同能让宸儿逐渐恢复。

  王妃听了王爷的话,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扫了王爷一眼,没有任何感情,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出了大厅。

  就算自己现在还不能接受宸儿娶一个庶女,但是既然是宸儿喜欢的,她就会把事情做好,彩礼之类的一样要按照最好的来置办!

  经过几天的经营,千香坊的生意是越来越好,除了开业第一天关门休息了几天外,便是一直开门营业。十天下来,汐墨已经拿到一千五两的银票了。

  京都不愧是京都,贵妇多,官夫人也多,千金大小姐就更不用说了,一天生意比一天火爆,基本上是供不应求,刚刚好维持到下午就没熏香和胭脂卖了,则要等到明日开业再来抢购。因此,京都的人都知道千香坊的熏香和胭脂是最新鲜的了。

  除去买院子和请人帮忙制香的这些成本,汐墨十天便赚了一千五百两银子。汐墨拿出五百两银子,让小幽出门找木匠制一套家具过来,她院子里的东西早该换了,现在手上宽松点,赶紧换了享受,指不定那‘见钱眼开’看着了又想着敲诈她。

  小幽按照汐墨的吩咐,尽量买制作好的家具,没有的才定制,然后第二天木匠就送货来了。

  汐墨没有买什么红木桌椅,就一般的椅子,雕刻了些简单的花纹,虽然不是名木制造,但是比起她屋子里的那些老古董,实在是好了太多。

  换了一张床,换了茶几和桌子椅子,旧的则让木匠拆了拿去厨房做柴火,现在苏家没什么人敢来惹怒汐墨,也知道汐墨有银子,所以一个都不愿意来询问汐墨为何要换这些东西。

  刚刚布置好新买的东西,汐墨还没有来得及在新买的软榻上坐上一坐,依儿就小跑了过来,说雪月来了。

  汐墨知道雪月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闲着来这里的,赶紧拍了拍身上的灰常跑到外屋去。外屋里,雨帘端茶给雪月,雪月直摆手说不用。

  汐墨走过去,笑着让雪月随意些,指了指新买的椅子,让雪月坐下说话。这丫头虽然是个丫鬟,可是伺候老夫人很用心,汐墨很喜欢她。

  雪月只好接下雨帘倒来的茶水,捧着茶盏却没有坐下,而是瞅着身边的那些新椅子和桌子。

  “三小姐买新家具了?这桌子的花雕的不错,栩栩如生的。”

  汐墨瞅了瞅身边椅子上的花纹,雕工的确不错,这手艺要是在21世纪,那还真是老值钱了。

  雨帘又给汐墨倒了一杯茶水来,递给汐墨。

  “不知道雪月姐姐这次来是何事?”

  轻轻的拔了下茶盏,让茶水没有那么滚烫,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不错,好茶。

  雪月也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抬起头笑道:“老夫人让三小姐换身漂亮点的衣服,一会璟亲王妃就要来提亲了。”

  “噗,咳咳……咳咳、”汐墨一口茶水没有咽好,呛得直咳嗽。

  她有想过这一天回来,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提亲啊,提亲了她就成了璟亲王世子的未婚妻了……想想,太快了点,内心有些那啥哈。

  但是璟亲王妃就要来了,就要见面了,那可是她苏汐墨未来的婆婆,都说中国婆媳关系最难搞定,汐墨虽然两世为人,可是却是第一次见对方家长,小心肝有些乱跳的节奏。

  应了雪月一会就去,让雨帘送雪月回去,汐墨让小幽和依儿帮她找衣服。

  汐墨的衣服不多,但是上次制的四套衣服还有两套没有穿,汐墨选了一套藕色的百褶裙配白色蓝边的棉布靴子。发髻也比以往梳的正式一些,选了三两只花簪别与一侧,另一侧则插了一只用珍珠做的珠钗。

  淡雅不失端庄,适合汐墨的性子。

  看着镜子略施粉黛的自己,汐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汐墨已经不似才穿越时候的那枯黄瘦弱头发发黄的小丫头了,头发已经从枯黄变成墨黑,肤色也从干燥暗黄变成白皙富有光泽,容颜看上去也神采了不少,已经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了。

  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府邸,经历的事情也是惊心动魄,不是被下毒就是被追杀,而现在,她马上就会成为别人的未婚妻了。

  一个从没谋面,不知性情如何的男子。

  汐墨脑子里有些空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者是该想什么。

  但是从知道对方有腿疾后,不但没有丝毫的抵制,而且好像心底隐隐有一种指引,指引自己不要反对……这种情况,汐墨也说不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