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什么书

  苏云欣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赶紧放下药膏跑过来看,什么书能让老夫人生这么大的气,真奇怪!当看见那地上的书上画的那些衣不遮体的人时,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意味着什么。

  可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她没有磕头跪地的习惯,苏云欣脸刷的一下冷了下来,对着屋子的丫鬟吼道:“是不是你们放的不要脸的书,快说!”

  屋子里的三个丫鬟吓的立马跪了下来,她们是四小姐的贴身丫鬟,只有她们三人能进这屋子,粗使丫鬟是不能进屋子的。

  “四小姐息怒,奴婢绝不敢做这等事情的啊!”

  她们吃看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做这种事情啊,这不是找死吗!

  苏云欣哪里肯依,自己刚刚已经说错了话,这罪行必须找丫鬟顶替了。

  双眼凌厉的一扫,走到跪下求饶的丫鬟面前,抬脚就用力踢了过去。“休得狡辩,居然敢谋害与我,拖下去辗毙!”

  跪着的小丫鬟忍着苏云欣的脚踢,苦苦求饶。辗毙啊,被马车一直辗死到血肉模糊,想想就可怕,她可不愿意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就死这么惨。

  “够了,和你娘真是一个摸样,证据就在眼前也死不承认,你三姐姐打你都是应该的。在屋子里好好反省,不准不屋子半步,每天再写二十遍女戒出来!”老夫人一改之前的和蔼,严厉的对着苏云欣说完就转身出了屋子,这些孙女,一个比一个不省心了,也就汐墨看着知礼懂事,刚刚还以为汐墨因为得宠了学会嚣张了,没想这汐墨是帮她教导了苏云欣。

  苏雪捡起地上的书,也跟着老夫人走出了屋子。这书可不能在留在四姑娘的屋子里了,坏了名声传出去就真嫁不出去了。

  屋子里跪着的丫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老夫人都这么说了四小姐定是不能辗毙她们的,况且四小姐接下来的日子都要抄写女戒,估计也没时间来折腾她们的。

  苏云菀见老夫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心里也凉了一大截,本来还指望老夫人帮着她们去对付苏汐墨呢,没想到倒先被苏汐墨给暗算了。

  “嫡姐,这书真的不是我的,你可要帮我。”苏云欣一想到又要抄写女戒,她的手就软得没力,这一个月她抄写了多少女戒了啊,怎么又要开始了!最最重要的是,老夫人没有说抄写到什么时候完!

  可不要这一辈子都抄写女戒……

  苏云菀给了苏汐墨一个自己不争气的眼神,她刚刚都暗示云欣书有问题了,她还这么头脑简单反应不过来。

  汐墨忙上忙下了好一阵子才把屋子收拾妥当,本来就瘦弱的身子一口气忙活这么大半天让她有些吃不消,累的直喘大气。本来对大夫人还有那么一小丢丢的愧疚,这么一折腾,汐墨那一小丢丢的愧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本来还想打水把地板擦一擦,结果只收拾了屋子就累得爬椅子上了。不过汐墨的椅子可没有什么软枕,就一张硬硬的冰冷的木椅子。

  趴在椅子上,汐墨开始盘算着有了银子去买一张软榻,这样累了就可以倒下去。一想到银子,汐墨就又想起自己无缘无故又欠了‘见钱眼开’小成成一千两银子,一想到这汐墨就堵得慌,幻想自己能一掌把‘见钱眼开’小成成推到波斯湾去。

  正当汐墨无限YY的时候,依儿和雨帘、小幽三人有说有笑的回来了。

  汐墨累得只想给一个眼神给她们,可是有怕她们担心,硬打起精神站起来笑脸迎接。

  “总算回来了,千香坊生意可好啊?”

  小幽手中提着两个包袱,立马走过来打开给汐墨看,一个包袱里全是银子,一个包袱里全是制香的材料。

  汐墨看了看那些制香的材料,都是些高级材料,制高级香用的。再看另外一个包袱,善了个哉,这少说也有一百五十两银子吧。

  汐墨看着那白花花的银子,身上的疲惫尽扫,“全是今天收的银子?”

  小幽就等着汐墨这吃惊的表情呢,三人站成一排齐齐点头。

  善了个哉,汐墨心中顿时充满了希望,这才第一天就收入一百五十两银子,去掉材料费,大概也有一百两银子,这么算下来,只需要卖十天的香就能凑一千两银子给恶魔了。

  突然,汐墨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小幽的这一百五十两银子,说明她们这些天积存的香都被卖得差不多了。因为是第一天,汐墨制的香都是五两银子以下的,有的胭脂和熏香一两半银子就能买到一包或者一盒,所以能买齐一百五十多两银子,说明制的香已经卖得七七八八了。

  “香是不是已经卖得差不多了?”汐墨希望确定以下心中所想。

  依儿点了点头,俏皮一笑:“人可多可热闹了,有买香的买胭脂的,还有看热闹的,我们走之前已经没多少胭脂和熏香了,怕三小姐你等着急,我们把事情交给伙计就回来了。”一想起那火爆的场面,依儿就兴奋,有的小姐银子不够还和自己的姐妹们合伙买一盒熏香回去呢。

  “看来千香坊明天得关门了。”这些香和胭脂她可是做了好多天才存下这么多,没想到生意太好一口气就卖得七七八八了,那千香坊明天就没得香和胭脂卖了。

  “什么?”依儿没懂汐墨的意思,惊讶的长大了嘴。雨帘和小幽也是疑惑不解的样子看着汐墨,不知道汐墨何出此言。

  汐墨知道这些丫头是高兴坏了,还没反应过来问题的所在,立马耐心的给依儿三人解释了一番。

  依儿她们也聪明,汐墨只是轻轻一说就懂了问题的关键,三人立马蹙起了眉头,一副很迷茫不知措辞的样子。

  “怎么办,难道要关门半个月来制香?”她们人就四个,除去每天要做的分内事外,剩下的时间全拿来制香也是供不应求的。

  )更新:…最D快os上5N酷U匠k网f

  汐墨伸出手指在最近的依儿脑门上轻轻一弹,故作生气的道:“我还没吃饭啊,速去厨房领饭来,吃饱了本姑娘才有力气想法子啊。”

  依儿狠狠的拍了下被汐墨弹了的脑门,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脸皮,刚刚进门的时候还记着呢,一转眼就给……

  依儿立马转身往书房跑了去,那狂奔的样子都得雨帘捂嘴直笑。

  其实汐墨已经想好了对策,只是还差一些因素没有确定罢了。

  汐墨让雨帘去把屋子的门关了,防止有人窃听,顺便挡住外面的寒气。

  汐墨的屋子里都是些木椅子凳子,最朴素的那种,没有雕刻精细的花纹,也没有软垫软枕。随后拉过一张椅子给小幽,让她坐下说话。

  “小幽你在外这么多年,可认识一些家庭贫苦的女子,手巧灵活点的。”汐墨直奔主题,这是她的一贯作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