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了个哉,怎么忘记让大夫人把她屋子复原了才去关佛堂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自己收拾好了,这么一闹腾,估计大夫人想再出佛堂是不怎么可能了,就算再出来,汐墨还是有办法把她送进去的。

  大夫人今天有这么一出,不过是想她名声受损,然后嫁不出去罢了。到时候三皇子做媒,就可以找她的女儿代替了。

  说来说去,都是三皇子的错,没事给她做媒干什么,害的她来为这件事擦屁股。这三皇子难道是闲的蛋疼了不成!

  某宫殿,三皇子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周围的朝臣立马关心问候。

  对于嫡姐庶姐都想巴结的三皇子,都想揽过来的婚姻,汐墨可是丁点都不感兴趣。

  不过也好,解决掉大夫人,她睡觉也会香一些。

  不过好像苏云菀和苏雪才是最不好对付的,毕竟她们也是苏老爷的女儿,即使有错也会被原谅的。

  汐墨一边想着问题,一边收拾屋子里的残局,还好,东西只是被弄乱了,没有任何损坏。

  房顶上,两男子一站一坐,两人身边是揭开的几块瓦片,从瓦片揭开的地方看下去,正好能看见某女爬在地上捡东西。

  是的,没有任何形象可言!

  站着的男子看了看手上的几本书,面无表情,但是隐隐能看见那俊严的脸上缓缓泛起一丝潮红。

  再看男子手上拿的书面,是一个没有着半缕衣衫的男子,和一群容貌美艳,身材性感,衣着透明的女子。

  “主子,这书怎么办?”

  坐着的男子把目光从某女身上收回,懒懒的瞥了一眼那几本书,轻描淡写道:“丢她女儿的屋子里吧、”

  站着的男子点了点头,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主子,三皇子说汐墨姑娘不错,让你考虑考虑。”站着的男子又道。

  “不用考虑。”男子又把目光移到房檐下,看着某个正在铺床的女子,狭长的眸子半眯着。“就她了。”

  站着的男子点了点头,拿着书身子轻轻一跃,就消失在了屋顶。

  男子看着屋子下正忙得团团转的女子,心中顽心大起,用手轻轻敲了敲身边的瓦片、“咚咚咚……”

  汐墨正在收拾床铺,被大夫人翻得乱七八糟的,需要重铺才能睡。

  这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汐墨一跳。

  这不像是敲门声啊,而且依儿小幽她们没这么快回来的,就算有,也不会敲门的。

  汐墨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

  好像是……屋顶?

  汐墨疑惑的抬起脑袋,看向屋顶。

  只见昨儿下雨的时候还好好的屋顶却多出了一个大窟窿。

  而且这窟窿上还露出了一张俊美无铸的脸蛋!

  这脸好像有点熟悉啊!

  尤其是那双眼睛,就算是半眯着也遮盖不了那眸子的深邃,像个有引力的漩涡,要把人吸引进去一般。

  眼熟……确实眼熟……不过她好像来这个时代见过的男人没几个啊……

  突然,汐墨脑海里的一道不快乐记忆浮现了出来。

  “见钱眼开!”

  这不就是那个在河边趁火打劫的妖孽吗?

  当时还以为他长的跟个谪仙似得,一定善良死了,谁知道却是个黑心大强盗!

  “见钱眼开??”男子在屋顶上疑惑的蹙了下眉头,不知道汐墨为何见到他的第一反应会是这四个字。

  汐墨再一次被这男子的声音震撼了一下,就像是音律触到心灵的感觉。人长的帅就算了,声音还这么吸引人,还要不要人活了!

  “难道该称呼你趁火打劫吗?额,不对,这不是重点,你怎么会在我家屋顶上的!”

  汐墨仰着头,指着房顶上的那个洞质问着。

  她现在一看见这男子,就会想起自己那两百两银子,然后就会想起这厮趁火打劫的行为,再然后肚子里就有一团火在燃烧啊!

  i酷…。匠网唯E一F正版v,:其Ak他都2w是Kk盗版

  房顶上,男子薄唇轻启,如美酒香醇的声音飘出。

  “若我不在这,去佛堂的就是你了,说吧,这次给多少银子合适?”双眼带着戏谑,俯视着汐墨。

  擦!

  原来是这货把那些书拿走的!

  看看,趁火打劫的行为又来了!

  汐墨的之前的感激烟消云散,冷冷的瞥了一眼房顶上那男子,威胁道:“这是我的家,信不信我大喊一声就让人把你当贼抓了?”

  若不是看在他帮自己把禁书拿走的份上,她早就喊人了好么!

  ‘见钱眼开’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痞子般的笑容,肯定的回答:“不会的,我是来找你偷情的,除非你想陪我一起被抓起来。”

  无赖!无耻!下流!不要脸!

  汐墨气得牙痒痒,可惜她没有轻功,飞不了屋顶,只能拿眼睛干瞪着屋顶上的这个男子。

  火大啊,这男子的脑子长来就是显高的么,不知道做好事是不计回报的吗?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里是苏府,她就不信这男子能把她怎么着。

  男子伸出修长的手指摇了摇,妖冶的脸上带着几分得意。

  “你的命本来就是我救得,银子你要是不给,我就告诉大家,千香坊是你开的好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不过是别了二十来日,她就能白手开一个店铺,而且还是京城家喻户晓的店铺。

  他更没有想到,她居然出题难住了三皇子,虽然题目有些难登大雅之堂,可能在紧急关头想出这个问题也算技巧。

  正当他惊讶于她会的东西真多的时候,更更让他没想到飞累死了,三皇子居然要给她做媒嫁给他!

  难道这是缘分?

  今儿要不是得空来看看她,还不知道她在苏家过的怎么样的日子,更不敢想象,要是那些书被发现,汐墨被陷害成功,嫁给他的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

  汐墨仰着头看着房顶,下巴差点没有掉地上去。

  这货怎么会知道千香坊的事情?

  “那啥,银子的事情好商量,你别动不动就说没人情味的话啊!话说兄台怎么称呼?”汐墨开始套近乎。

  没办法啊,要是这人对外说了她是千香坊的老板,那就还真不是银子就可以解决的事儿了。

  “宸!”

  “啊,小成成啊,都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今生的擦肩而过,你说我们都擦肩两次了,前世也定是有交情的,银子的是钱你看能不能少点?”汐墨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小成成?

  听见这样的称呼,男子嘴角很是无奈的抽了抽。

  “行,那就一千两银子如何?”男子说的一脸轻松。

  汐墨:“……”

  她的心在滴血!

  她得连夜制多少香才能赚一千两银子啊?

  不带这样坑人的啊!

  不就是几本禁书嘛,充其量也就值半两银子,就算是镀金的也卖不了一千两白银的,这敲诈的太离谱了。

  “我忘记告诉你了,那几本书是珍藏版,不如你把那书拿回去慢慢欣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