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走到正屋前,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门。

  b更新最快o上U酷(匠!A网

  穿越过来一个多月了,这僻静的院子还是第一次迎接这么多人吧,虽然这笑容的目的有些肮脏。

  “给我搜,可得找仔细了!”大夫人让身后的几个婆子进去查找,那几个婆子领命就如同幽灵一样窜到屋子的各个角落了。

  四姨娘虽然猜到是大夫人做的鬼,但是心底依旧抱有最后一丝希望,让王妈妈去跟着那些婆子,不要翻乱了汐墨的东西,更不准摸出东西来放到汐墨屋子里。

  汐墨心底有些紧张啊,看着天花板吐了口气,不知道大夫人放是春.宫呢,还是洞房诀窍之类的书籍。

  幸好今天开业,依儿她们把香都拿出去完了,不然让那群婆子发现汐墨屋子里有这么多香,还是当下传的最热的千香坊的香,汐墨就算有一百张嘴也难辨。

  至于那些制香的工具,和材料,这群粗使婆子有几个看得懂,材料最多当做汐墨养身子的药,而工具,不是汐墨自黑,真的很像捣碎药材和熬药用的东西啊!

  所以这些汐墨不用担心。

  半响,那些婆子把汐墨屋子里所有的书籍都给抱了出来,全数堆放到桌子上,让大夫人和老夫人查看。

  老夫人本不想看,可是她是这个府里的老祖母,不能因为喜欢汐墨就偏袒汐墨啊。

  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愿意,就能拒绝的。

  双手有些颤抖的拿起一本书,翻了翻,然后放下,又重新拿起一本翻看。

  随着老夫人翻看的数目,大夫人的脸色是越来越紧张,越来越难看。而老夫人的脸色则是渐渐变喜,全都是普普通通的诗书之类的,没有一本带有禁忌字眼的。

  当老夫人把最后一本书也翻开看了看放下后,大夫人就坐不住了。

  “不可能没有的,老夫人你可别偏袒汐墨!”大夫人快要跳脚了,她可是站在院子外亲自看着丫鬟进来放的书,怎么会没有呢!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苏汐墨的丫鬟好像都出门采购去了,看门的婆子说了要是苏汐墨的丫鬟回来了会拦住的,这丫鬟又没有回来,怎么就不见了呢!

  大夫人白了一眼一边站着的四姨娘,挽起袖子走过去亲自翻看桌子上的书籍。

  诗书……百草录……诗歌……

  就是没有一本是她拿给小丫鬟放的禁忌之书!

  大夫人心底突然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难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那放书的丫鬟是绝对不会出卖她的,而且这是她亲自在外面看着丫鬟放的书,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了呢!

  老夫人见大夫人把桌子上的书翻看了一遍又一遍,怒道:“什么禁忌书能写得和诗书一样?随你再翻看多少次,没有就是没有、”

  刚刚她还一直担心,要是真在汐墨这找到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书该怎么办才好,现在终于知道是白担忧了,这根本就是大夫人一人挑起的事儿。

  大夫人对老夫人的花不理不睬,依然把希望寄托在那一堆被翻乱了的书籍之中。

  又仔仔细细的翻了个三次,还是没有看见半页禁忌书。

  这下子,大夫人心底那股不好的预感彻底的浮出水面了。

  汐墨在一边站着,从老夫人检查完书籍后就开始疑惑,按照大夫人这表情这猖狂的语气来推测,大夫人定是趁着她走后在她院子里做了什么手脚的,可是为什么会没有了呢?依儿和小幽她们是绝对没空回来的。

  现在见大夫人一脸的绝望颓废,汐墨敢肯定一定是有人暗中帮助了她,只是这府上能有几个人愿意帮助她?看四姨娘的表情就是完全不知情嘛!

  “胡闹,汐墨的名誉是你想毁掉就能毁掉的吗?”老夫人在桌子上一拍,对大夫人不满的吼道。

  大夫人嚣张的气焰全无,被老夫人吼得吓退了一步。

  苏云欣见状立马上前来扶住大夫人,想着若是大夫人再惹祸,那她和大夫人就又该被禁足了。

  “娘,你确定这些个婆子都把书找出来了?”苏云欣提醒大夫人。

  这些婆子虽然都是大夫人院子里的粗使妈子,但是指不定就被汐墨收买了呢!

  大夫人恍然,像是又抓住了一缕希望,转身就进屋子去找找有没有被那些婆子遗漏掉的书籍。

  床上,床下,就连枕头底下床单下面都被大夫人扯开了,里屋找了没有大夫人又去侧屋,总之没有放掉任何一个角落。

  这是在找书么?跳蚤估计都找到了!

  汐墨看着苏云欣那满脸的担忧,苏云菀表面上的歉意,就想冷笑,这娘三都能凑成一个戏班子了!

  “大夫人,你说的羞耻不要脸的书在哪里呢?”汐墨上前几步走到大夫人的面前,笑得一脸的无邪。

  “说,你把那些书藏哪里去了?一定是你藏的,错不了!”

  大夫人有些气急败坏了,她这次明明是算计好的,错不了的,为什么到了紧要关头还是出问题了?

  “程红梅,你真是够了!”老夫人瞪着眼,若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她真心一个巴掌给程红梅扇过去。这究竟是谁不知羞耻啊。大伙都长着眼睛呢,真是丢苏家的脸!

  大夫人现在是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和女儿尽心的策划泡汤了,不仅没有陷害到苏汐墨,还让自己在老夫人面前脸面尽失。

  苏云欣要冲过去帮大夫人出头,却被自己的大姐苏云菀给拉了回来。

  苏云菀低着头小声在苏云欣耳边嘀咕:“你别冲动,不然只会害了娘,苏汐墨太狡猾了,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苏云欣别的话听不进去,但是自己的亲姐苏云菀的话倒是能听见去五分,当下便乖乖的站着一边安静了,只用怨恨的眼睛瞪着汐墨。

  汐墨虽然不知道大夫人的证据确凿怎么变成了凭空捏造。但是大夫人想陷害她,那么现在该她反击了。

  “老夫人,汐墨有一个疑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老夫人重吐了口气,似把心中的怒火吐出,转而挂上几分微笑对汐墨道:“你说吧。”

  汐墨点了点头,走到桌子边,拿起那些翻得乱七八糟的书籍,一边整理一边轻轻的说:“汐墨的院子大夫人可是没来过的,汐墨的丫鬟今儿凑巧都出府买东西了,敢问大夫人是怎么知道汐墨这有禁忌之书的呢?”

  若今儿真的发现了什么禁忌的书,汐墨还真是百口莫辩,越解释只会越黑。但是老天照顾汐墨,这世界本来就是邪不胜正的,所以没能找到那些书,那就给了汐墨找大夫人麻烦的机会了。

  汐墨话一出口,屋子里的人都一脸的恍然,尤其是四姨娘好老夫人。

  刚刚她们一心在意事情的结局,却疏忽了事情的开始。

  大夫人又不上汐墨这来,汐墨的丫鬟忠心耿耿而且还出门去了,大夫人是怎么知道汐墨在院子里看禁忌的书了?还信誓旦旦的骂汐墨不要脸,这不是明摆着的陷害嘛!

  大夫人闻言想要解释,可是一时却又找不到最好的解释借口,嘴巴张了张,又闭上了。

  老夫人轻轻一哼,下了决定!

  “程红梅,你真是越发的荒唐了,你真以为我这个老人家是摆设是死人啊?居然在我的眼婆子底下耍手段陷害汐墨,你说我该怎么处置里!”

  老夫人之所以忍了这么久,也是因为她信佛,一慈悲为怀,能不处罚则尽量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