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娘站资媚态的在一边听着,虽然不明白细致,但是大概也能猜到是大夫人发现了汐墨什么,才会这般的出口不逊,扬起手中的羽毛扇子半遮住脸看继续看好戏。

  苏雪站在一旁那脸好似都要抽筋了,明明看好戏看的很想笑,可是碍于老夫人又只好憋着,那表情要多扭曲就有多扭曲。

  “就是,你凭什么这般辱骂汐墨,你还有点大夫人的风范可言吗?”老夫人还不明白自己这个儿媳么,那点点小心思用脚趾头猜也知道了。不过就是嫉妒汐墨了,看不惯汐墨受宠罢了。她受宠了十多二十年了,人家四姨娘可有多言过一句?汐墨可曾说过她什么不好的?都没有!

  大夫人就等着老夫人问这句话呢,得意洋洋的瞅了汐墨一眼,那眼神无疑是在告诉汐墨,你死定了。

  这一眼神把汐墨看得疑惑了,小眼神的确有些毒辣啊,她好像没做什么坏事吧,更没有做什么道德败坏不要脸不知羞耻的坏事吧!那大夫人这信心满满的小眼神从何处来的自信?

  “大夫人。你别拿眼睛瞪我了好吗,敢问汐墨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的……幸灾乐祸?”汐墨想了半天,只想到幸灾乐祸四个字来形容大夫人此刻的表情。

  老夫人被汐墨的话逗得笑出了声音,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对待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客气,她无理你也就更不需要有理!就好比狗对着你狂吼,你总不能好言好语的和狗去沟通吧,就应该拿起打狗棒吓退它!

  苏云菀听了暗自拉了拉大夫人的衣袖,现在不把证据拿出来,更本就站不了上风,一会把证据拿出来,有苏汐墨哭的了。

  大夫人被苏云菀拉得反应过来,瞪了汐墨一眼,和老夫人道:“老夫人你看看汐墨这规矩教的,我真担心意儿以后是不是嘴巴一样这么无礼。”意儿给她养多好,定会把意儿教得有家教,懂礼数,哪能和小妾教的一样、“我觉得汐墨挺好的,意儿也挺好的,你有事说事,没事回吧。”老夫人真的不想听大夫人再废话了,半天不蹦出个屁来。

  “儿媳没直接把事情说出来,是怕老夫人你一下子听了受不了,现在我可说了啊,汐墨这个丫头啊,犯贱,不知羞耻,居然在闺阁里瞧瞧偷看忌讳书籍!”大夫人把最后一句话着重强调的说了出来。

  “什么?”苏雪故意装作没听清楚一样,让大夫人把话在重新说一次。

  大夫人很满意苏雪这次的表情,很配合的又把重点重复了一次。

  “汐墨这个丫头,居然伙同丫鬟在闺阁里偷看禁忌书籍!”最后四个字,大夫人用了高音,生怕还有人没有听明白汐墨看的是禁忌书籍!!

  }?更新)最快》m上,Y酷匠6。网L'

  所谓的禁忌书籍,在这个时代有两种。一种是违法的,宣扬造反之类的。二另外一种,是道德上犯法的,那便是黄.书了。

  而大夫人在这指的,便是后者了。

  汐墨听完没有觉得好笑,直觉告诉她,大夫人一定在背后做什么手脚了。

  你想啊,大夫人没有十足的证据,会这么嚣张高姿态的把这事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吗?

  今天依儿雨帘和小幽都不在院子里,汐墨院子里就没有人了,婆子李妈妈都在大夫人的院子里呢,若大夫人弄些肮脏的书丢她屋子里,完全是轻而易举的嘛。

  汐墨暗自肺腑,院子得弄个锁才行了,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得想办法把大夫人陷害给她的问题结局了。

  这古代作风问题可是很被看重的,尤其是女子的作风名声,只要有一丁点的瑕疵,就休息嫁给一个好人家了,若瑕疵大一点,那定是一辈子嫁不出的。在这个时代,20岁还嫁不出的姑娘就是老掉牙的剩女,会被家人、族人嫌弃鄙夷的。

  想想,有点后怕呢!

  汐墨虽然不想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可是待在家里嫁不出去却是更可怕的,超过20岁嫁不出去,祖母会嫌弃,出门更是家族的耻辱,这样还不如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各过各的的呢!

  老夫人淡淡的瞥了一眼大夫人,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汐墨一定不是这样的孩子她敢肯定,可是和大夫人相处了近二十年,若没有十足的证据,大夫人定是不敢这么嚣张的。要是真在众人面前把汐墨逮个正着可如何是好,又没有证据证明汐墨是无辜的。

  想到这,老夫人的心就乱入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仅仅老夫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连汐墨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大夫人放了禁忌的书在她屋子里的必然的了,依儿和雨帘她们一时半会又回不来的。被污蔑看来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逃不掉的了。

  四姨娘已经被吓到了,她完全不敢想象汐墨要是被贴上道德败坏的标签会是个怎么样的结果。王妈妈在一边赶紧扶住四姨娘,帮着四姨娘顺气。

  “都是一家人,何必去盯着这些不放,能消停点就消停点吧!”为了汐墨,老夫人把语气放软了许多,这语气,大夫人怀孕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软的说过。

  “哪能啊老夫人,一家人是一家人,道德败坏是道德败坏,一码归一码的。”大夫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高兴坏了。她说过会复仇的,那是绝对会做到的,现在时机不就来了么。

  苏云欣在一边挽着自己的姐姐,见汐墨倒霉,嘴到药笑开花了,只要苏汐墨倒霉被罚,她的女戒就不用继续抄写了吧!一万遍呢,她才写了一千多……

  “就是就是,苏家可不能容忍有道德败坏的女子。”苏云欣为了早日获得自由,立马在一边帮腔。今天苏老爷进宫了,大夫人亲自来放她出来的,说扬眉吐气的时间到了。这都多久了,终于出来说上话了,都快憋死她了。

  只要在苏老爷回府之前把苏汐墨办了,那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解除禁足了。

  苏云菀牵着苏云欣,开始上演她的伪善:“妹妹休得多言,汐墨妹妹定是被误会的。”

  汐墨无奈一笑,这大姐还真喜欢伪善,喜欢在丑恶的内心外面披上一张善解人意的虚假外表,扮演她的温婉嫡女。

  她认栽了,千算万算,居然忘记锁门,忘记屋子里不可没人!她忘记了,苏府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家,不是在苏府就安全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汐墨也不知道,静观其变吧,反正她相信邪不胜正!

  大夫人扬起一张得意的嘴脸,让老夫人和四姨娘和她一起去汐墨的院子,一起去现场拿证据。

  大夫人心眼多,去汐墨的路上不许汐墨和别人走一起,害怕其他人给汐墨出主意,让汐墨一个人走前面。

  冷笑,还能有什么主意,她不过出门片刻就证据确凿了,她难道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把黄.书说出动作小说吗?

  越是希望路长一点,走慢一点吧,就越感觉到这路太短,一下子就到了。

  “请吧,三姐姐。”苏云欣幸灾乐祸的站着院子的大门口,往里面伸了伸手,示意汐墨走前面带路,她在后面盯着看。

  得瑟!

  汐墨懒得理会,反正躲不掉,好不如大胆的面对!

  推开院子的大红木门,汐墨跨过门槛直接走了进去。

  四姨娘扶着老夫人紧随其后,大夫人则站在旁边一脸奸笑,本来她是想忍住笑的,可是一想到汐墨以后的前途就没了,她的心里就乐得如蜜啊,然后笑容就情不自禁的表情出来了。

  汐墨走进了院子,看着后面跟来的一大群人,除了老夫人和四姨娘以及王妈妈,剩下的没有一个不是来看笑话的。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走吧,吃一堑长一智,邪不能胜正,就算是胜了,出来混的迟早也是要还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