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听见这个名字无力的闭上双眼,他爹不是翰林院的待见学士么,居然取个名字这么没有新意。

  “好好好,我们意儿是苏家的意外惊喜!”老夫人忍不住直点头,名字不需要取得多繁杂,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回来就好。

  四姨娘也点了点头,只要苏老爷取的名字,孩子叫什么都好。

  门外一个丫鬟捂着脸红着一双眼睛跑了进来,“老爷,老夫人,大小姐和四小姐来了,奴婢说了老爷现在没空,她们执意要奴婢进来通报。”

  不通报就直接给了她一个大巴掌,不愧是大夫人的女儿,嚣张跋扈不讲理。

  苏老爷自然看见了这个丫鬟的脸是被打过的,应该是那蛮狠的三丫头做的,不由的觉得头疼,这两个女儿定是为她娘的事情来的。

  老夫人知道苏老爷甚少管后院的事情,今天大夫人实在是罪有应得,一会两个丫鬟进来求情他一定会很为难。挥了挥手,让丫鬟下去擦药,然后让陈妈妈去把大姑娘和四姑娘叫进来。

  苏云菀和苏云欣均是一脸焦急的走进了屋子,她们突然听见大夫人被关进了佛堂,都疑惑得不得了,随后又得知自己的娘居然没有怀孕,四姨娘的孩子又找回来了,都惊呆了,想去佛堂见大夫人问清楚吧,门锁着不让进,她们只好来这里找苏老爷了。

  当苏云欣进了正厅看见挨着苏启年坐着的四姨娘后,脸刷的一下就黑了起来。抬头傲慢的走过去,质问道:“是不是你害的我娘关进了佛堂?”

  她就说嘛,娘昨儿都好好的,还说不过不了几天就能好好整治苏汐墨的,没想到才过了一夜,娘就被关进了佛堂!这一切一定是四姨娘和那小贱人苏汐墨的诡计陷害的!

  “放肆!”苏老爷把刚拿起的茶盏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看着毫无礼数又蛮横的小女儿,苏老爷的脸上挂了几分怒意。

  真是教子无方,做娘的都胡作非为,教育出来的女儿果然欠佳!

  苏云菀才反应过来,连把苏云欣往后面拉了拉,然后给老夫人和苏老爷行了礼,用婉雅的声音不急不慌的说道:“妹妹性子急,爹爹别生气,我们来只是想看看四姨娘的孩子,爹你生气会吓到小孩子的。”

  苏云菀心里明明也急切的想给大夫人求情,说出的话却是来关心四姨娘的,表现的懂事知礼。汐墨忍不住在心里膜拜这个大姐,大夫人教育的真不错,十五六岁的年纪居然能做到处变不惊。不错不错,一句话就让苏老爷有怒不能发,城府和大夫人一样深的很啊!

  四姨娘知道自己在这不便,现在退下去比较好。于是走到老夫人身边,轻声道:“我把意儿抱下去喂点奶吧。”

  老夫人点了点头,知道四姨娘现在退下是不想影响苏老爷和两个女儿的感情,比那大夫人懂事多了。

  四姨娘抱过意儿,正好意儿就醒了,也许是肚子有些饿了,有些哭啼。四姨娘抱着轻轻拍着,小声安慰着意儿:“不哭不哭,娘抱你下去喝奶奶。”

  四姨娘虽然说的很小声,只是想说给哭闹中的意儿听,可是苏云菀就站在旁边,听的比较仔细,本来伪装的较好的笑容瞬间隐了下去。

  “娘?四姨娘,你这么自称是不是太过分了?”妾永远都是妾,妾生的孩子只能叫嫡母做娘!如果妾敢自称娘,除非是上位做了平妻,或者,正室被休了……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苏云菀都不能接受,苏家的嫡母只能是她娘一个!

  苏云欣刚刚被自己的大姐拉回来,心里正赌的慌呢,现在见大姐都生气了,她也不想再憋着了。

  “四姨娘你胆子真大,我娘不过是去佛堂小住几日,你就老虎不在猴子称霸王了?”四姨娘一定是以为自己说的小声,没人听见。这下四姨娘死定了,一会老夫人和爹爹一定会惩罚她没大没小,不知天高地厚的。

  一个小妾而已,拽什么拽,就算孩子是你的,也是记到大夫人名下的!

  四姨娘停住下了脚步,不知道是该站这呢还是退到后厅去。

  汐墨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四姨娘身边轻轻拍下孩子,“意儿,快跟娘下去吃奶吧,别饿着了。”

  汐墨一句话说完,苏云菀和苏云欣脸上都透着杀气了。

  是的,她就是故意的。

  本来还寻思着该怎样才能唤四姨娘为娘,苏老爷只说把意儿给四姨娘自己带,没有说她啊。现在好了,苏云菀和苏云欣帮了她一把,她要跟着意儿一样唤四姨娘,谁叫她是意儿的亲姐姐呢!

  苏老爷没有反对,汐墨自然而然当做是默许了。

  四姨娘责备的看了汐墨一眼,意思是汐墨这么做不可,容易得罪人。可是意儿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姐姐被训了一般,立马放声大哭。四姨娘没有办法,只有抱着意儿退到后厅去找奶娘。

  老夫人虽然恨大夫人骗了她,但是苏云菀和苏云欣还是苏府的嫡女啊,大夫人的罪行估计她们也不知道,也就不把罪名迁怒到她们身上了。

  g(更oX新%}最快上!O酷a!匠h}网5

  “云欣、云菀,你们爹已经把意儿交给四姨娘养了,所以四姨娘才自称是意儿的娘亲。”

  其实她也觉得,把孩子教给四姨娘带是对的,虽然这么做很少有人理解,可是四姨娘虽然是妾,但是礼数什么的不比大夫人的差。看看汐墨就知道了,乖巧懂事,意儿交给她养一定没问题。

  苏云菀知道错在大夫人不该假孕,导致了失去了苏府长子抚养权。要知道长子若不是嫡母养的,以后长大了说不定就把嫡母赶到庄子上去过苦日子呢。如果她嫁出去后没有娘家给她撑腰,指不定怎么被夫家挤兑。

  云菀肚子里都是怒意火气,可是她必须憋着、忍着。找准时机,帮大夫人夺回该属于她这个嫡母的一切。

  苏云菀城府深,想的远,为了报复能够忍,更懂得如何伪善。但是苏云欣却不同,她肚子里有火气,她就要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