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翠想要上前去捉住汐墨,汐墨连连又往后退,不给白翠这个机会,她身子可灵活着呢,且是你想捉住就能捉住的。

  看正版kg章节上&;酷J'匠\网Kj

  算了算时间,爹应该要来了。汐墨对着差不多有房屋高的万年青使了个眼神,成与不成,在此一举了!

  见汐墨跑开了,大夫人气的手指甲都快要陷进手掌心里去了。这妮子就是看她行动不便才这般蛮横的吧!肯定是四姨娘指使这苏汐墨来气她,想气得她流掉孩子?可笑之极,这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情!

  只需要一天了,就一天了,整个苏府都将是她一个人说了算了。弄死一个小庶女还不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大夫人正盘算着心里的小算盘,苏老爷的声音传了过来。

  “红梅,今天兴致怎么这么好?”儒雅的声音,带着几分稳重。

  大夫人抬起头来,她想得太入神,居然没有注意到老爷来了,白翠居然也不提醒一下。

  大夫人立马委屈着一张脸站起来,酝酿着情绪要哭出来。她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告苏汐墨的状,上次是她凭空捏造的,这次那丫头可是真是训斥她的,一定要让老爷惩罚那贱丫头。

  大夫人才站起来迈出一步,突然一条冰凉的东西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她的脖子个肩膀上,凉悠悠的,还在缓缓的动。

  大夫人怔怔的侧过头去看肩膀,顿时吓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蛇!居然是蛇!这大冬天居然有蛇!

  大夫人吓的哇哇直叫,双手胡乱的舞动着,想要拍掉肩膀上那冰凉的蛇,又怕咬到自己的手。不去弄掉又各种害怕恶心。

  苏老爷也是吓了一跳,这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蛇!苏老爷走过去要帮大夫人把蛇取下来,走进一看才发现这不是一般的蛇,是五步蛇!

  五步蛇可是剧毒,如若不抓好被咬一口就危险了。

  苏老爷脸色严肃,这蛇要是咬到红梅的话,那红梅肚子里的孩子就危险了!想到这苏老爷大着胆子想要去抓,何奈大夫人双手在胡乱的挥舞着,根本就无法靠近。

  “你别动,我把它抓下来!”

  大夫人此时哪里听得进去,心里已经乱成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站怎么走了。

  白翠像才反应过来一般,才知道去叫人来帮忙,提着裙子往大夫人的院子里跑去叫人了。

  汐墨躲在远处静静的看着,看着大夫人那狼狈的样子。这蛇可是昨晚小幽半夜出门,出高价找农夫从地里挖来的,挖了半夜就挖到这么一条。

  万年青树上,小幽很满意自己丢东西的精准,轻轻拍了拍手,翻身边从万年青树里跃了出去,丝毫没有人擦觉到她的存在。

  依儿小跑着来到花园,给了一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眼神与汐墨。

  收到依儿的暗示,做了一个深呼吸,汐墨笑的一脸天真向大夫人走过去。

  苏启年伸手想去捉蛇,但是大夫人乱动的太厉害了,苏老爷根本不能近身,汐墨像是才看见大夫人身上的毒蛇,吓的直往自己的爹身后躲。

  “蛇,怎么会有蛇啊,爹你快想想办法,娘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苏启年早已急的团团转,他是文官,这一辈子都没有捉过毒蛇,只知道打蛇打七寸。想要硬着胆子把蛇逮下来,可惜红梅动的太厉害了,根本进不了身。

  苏启年已经急红了脸,这五步蛇的毒性他在书上看过,剧毒,据说被咬了走五步就会晕倒的。

  “红梅,你别动啊,你动着我怎么逮住它?”

  “娘现在根本听不见去的,为了娘肚子里的孩子,我来吧!”汐墨说的无比壮志,从苏启年的身后站了出来,又没忘记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冲过去就逮住缠在大夫人脖子上的那条五步蛇。

  其实这条蛇小幽拿回来,汐墨就给这蛇喂了点酒,现在只是一条醉蛇,加上是冬眠时期,这蛇根本不知道咬人。

  “啊!”汐墨尖叫着,然后把蛇往某个方向狠狠一丢,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大夫人吓得半死,见蛇终于被取走,心里顿时安了不少。

  受伤的心灵须要得到安慰,大夫人哭着就迈步往苏老爷面前走去,可是脚才跨出去,像是绊到了什么东西,大夫人狠狠的往地面摔去。

  摔的太快,苏老爷想要伸手扶住都没来得急,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夫人摔趴在了地上,滚滚的肚子被压在身下。

  汐墨用最快的速度收回脚,蹲下去扶大夫人。

  漂亮,刚刚这一脚真是绊得太是时候了!汐墨自己都忍不住夸赞自己了!

  苏启年见大夫人直接摔下去,脸都吓青了,这孩子还能保住不?赶紧过去抱起大夫人,先了看看大夫人的裙子,还好还好,没有出血!

  汐墨把苏启年脸上划过的庆幸尽收眼底,看来自己这个爹还真是得子心切,一会要是知道自己疼了这么久的女人原来是个骗子,不知道会不会受打击。

  估计是摔下去的时候磕破了嘴唇或者舌头,大夫人的嘴角有一丝鲜血,早上梳得光滑的发髻早已凌乱了,就连才换的衣服上沾了许多的泥浆,且是一个狼狈能形容的呢!

  “爹,最近汐墨对医术颇有研究,现在大夫还没来,让我帮娘把把脉吧!”汐墨开始下一步计划。

  苏启年想起刚刚自己都不敢过去抓那五步蛇,这个从小胆子就不大的女儿居然为了救自己的嫡母,舍命去抓毒蛇!这样的勇气,可嘉!

  苏启年正准备答应自己的女儿,没想正痛的咬牙切齿的大夫人猛的坐直了身子,嘴角的血渍都不去擦拭就说道:“你个黄毛丫头会什么医术,老爷,她可不会安什么好心,就刚刚她还气妾身来着,说妾身没家教!”

  汐墨眨巴着眼睛,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汐墨不敢,请娘别动怒,对身子不好,还是让汐墨来把把脉吧!”

  你不给我把脉,我怎么公布你没怀孕的事实呢?!

  大夫人瞪着汐墨的眼珠子都快要喷火了,这小贱人跟谁学的心计,太毒了,让她防不胜防!苏启年扶着大夫人在石凳上坐好,这时白翠正带着一帮家丁往这边走来。苏启年让家丁拿着家伙在这附近找找,看看蛇跑走了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