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大胆的迎上大夫人的眼神,嘴角带着一抹天真的笑容。

  反正她已经豁出去了,誓死要把得罪大夫人这条道走到底了!大夫人都不想她活在这世界上,她也绝对不会让大夫人好过。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正当四目对视的激烈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道中年男人嘶沉的声音。

  “红梅,我回来了。”

  红梅,是大夫人的闺名,来人正是苏启年,苏汐墨的亲爹。

  汐墨侧过头看去,一个儒雅的男子就映入了眼帘。

  苏老爷穿了一件青墨色蓝边的袍子,身披一件如意暗纹的褂子,腰间系着一条蓝底色印淡蓝色鸟雀的腰带。五官端正,一对眉毛浓密而有型,整个人看上去意气风发,却又夹带着几分儒雅的气息,是个文人。

  这个人便是苏汐墨的爹爹了,北御国的侍讲学士,官从四品。

  汐墨穿越过来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亲爹,多看了两眼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夫人已经扬起一张伤心的脸迎了上去,挽住苏启年的胳膊,声音带着委屈和难受。

  “老爷,苏汐墨刚刚诅咒妾身和孩子,她诅咒我!”大夫人手指指向汐墨。

  她就不信了,自己弄不死这个不受宠的小庶女!

  苏启年眉头轻轻一锁,伸手先在大夫人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怕以示安慰,然后才敛起眼帘看向汐墨。

  卧槽,不要脸啊不要脸!难怪四姨娘会不受宠,大夫人这歹毒心肠谁能比的过?如果二姨娘不是拥有一张姣好的容貌,估计也会被大夫人陷害的打入‘冷宫’吧!汐墨真心过去撕破大夫人的脸皮,看看这女人的脸究竟用什么做的!

  v酷%`匠网首发

  苏启年看着一脸无辜站着那里的汐墨,这是自己的四个女儿中最不出色的,连说话都甚少听见她说,今个怎么……

  “爹,我喜欢娘肚子里的孩子都来不及呢,怎么会诅咒娘和弟弟,应该是娘听错了!”汐墨十分无辜的解释,赶紧给苏启年行了个请安的礼。

  苏启年摆了摆手,不想在这件事上做过多的追问,“不过是误会罢了,红梅最近可好,孩子可好?”他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失去了,苏家的传宗接代可就指望这一次了。

  汐墨在心底点了点头,这个爹爹还不算糊涂,知道苏汐墨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做出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比汐墨想象中的好,知道岔开话题保护自己的女儿。

  大夫人脸色闪过一丝戾色,这贱蹄子越来越聪明了,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消除了老爷的指责。一计不成,她还有无数计量等着使呢!

  “那应该是我听错了,过来,扶住我。”大夫人一副高高在上,使唤小丫鬟的表情看着汐墨。你不是喜欢我肚子里的孩子吗,那就过来扶着吧!

  这大夫人真是小人得志,居然把她当丫鬟使唤!

  当着苏老爷的面,汐墨丝毫没有犹豫的点头了,乖巧的走向大夫人,脸上始终挂着一幅乖巧的笑容。

  苏启年点了点头,虽然四姨娘无知了点,但是这女儿倒是挺乖巧的,能屈能伸。

  汐墨过去双手扶住大夫人,食指和中指不经意的触在大夫人的脉搏上。

  大夫人很满意,很得瑟的点了点头,这个贱蹄子就和她娘一样,只有做贱人奴婢的命,看看,叫她过来扶住还这么乐意,真是贱骨头。

  大夫人让苏老爷陪着她去院子外的花园边逛一逛,透透气。

  汐墨搀扶着大夫人尾随在一边,苏老爷在询问大夫人肚子里的孩子近来的状况。

  汐墨看似微微弯曲着腰像是仔细的搀扶着大夫人,实则却是仔细的在把着脉搏,只不过这边走边把脉,难度加大了两分。

  片刻,汐墨背脊突的一凉,这个人都愣住了,浑身像是灌了寒冰一般僵硬了一秒。

  大夫人……居然没有,没有身孕!!

  震撼!

  太震撼了!

  汐墨震撼得都差点忘记呼吸了!善了个哉!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扶着我走?”大夫人见汐墨突然僵在那里不走了,不耐烦的瞅了汐墨一眼。

  汐墨把扶着大夫人的手迅速的抬起来往自己的脸上拍去,在拍到脸上之前用另一只手先挡在脸上。

  “啪。”大夫人的手打在汐墨的手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可这一幕在大夫人另一边的苏老爷眼里,就是大夫人扬起手打在汐墨的脸上!

  “我错了,我不该傻站着,别打我了。”汐墨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委屈得不得了,眨巴着眼泪像是在努力憋住眼泪,鼻子还一吸一吸的。

  行不行,看演技!

  苏启年有些错愕,红梅居然当着他的面打汐墨?

  立马站到汐墨和大夫人之间,脸色有些难看,问道:“你打汐墨做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他想要个儿子还继承香火,但是也不至于因为要个儿子就虐待女儿啊!

  大夫人抬起手看了看,又看了看被苏老爷挡住的汐墨,刚刚她打了那小贱人吗?明明是那小贱人自己拿起她的手扬过去的啊!

  “妾身没有,真的没有,苏汐墨你给我过来说清楚,我哪里打你了,你怎么越来越阴险了!”真是和四姨娘那贱人一样,趁着她不注意就耍手段。看来还是得尽快除掉这个贱人,不然就会后患无穷!

  “我都看见了还狡辩,难道是我看错了不成!”苏启年有些生气,今天红梅已经是第二次找汐墨的茬了。第一次他是没看见,但是这一次是他亲眼所见。就说汐墨这孩子怎么会说出诅咒人的恶毒话来,感情都是红梅在自编自演。

  苏启年本来还想说大夫人两句,可是看见大夫人那鼓起的肚子,只好叹了口气,语气降下几分,“不是叫你要好好养胎吗,你这叫好好养胎吗?”

  大夫人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若不是老爷在这,她一定扑过去把苏汐墨撕裂,最近本事渐长啊,越来越嚣张了!

  “是,妾身定尊老爷教诲,好好养胎!”大夫人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完这句话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