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夫人在后门去见了一个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总之脸色很难看,还给了那男的满满一荷包银子。”

  汐墨冷冷一笑,大夫人当然脸色差了,花钱买的杀手反而被打晕没完成任务,脸色不差才怪!只是汐墨没想到大夫人会出手这么狠,才几天啊就想要她的小命了!

  汐墨递了个眼色给雨帘,雨帘领意从袖袍里掏出一个蓝底荷花的荷包递给李妈妈。

  李妈妈不敢要,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代罪之身,哪里还有拿银子的道理,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都能看见脸颊的肥肉在抖了。

  “拿着吧,赏你的,以后只要发现有用的消息就都有赏!”汐墨让李妈妈收下。

  李妈妈这下真是感激得天昏地暗了,早知道跟着三姑娘是这么的好,她早就该弃大夫人于不顾的。

  接过荷包,李妈妈咽了咽口水,喃喃的道:“大夫人让你明天起早点去给她请安。”

  汐墨表示知道了让李妈妈先退下,看来大夫人一计不成又想着用别的法子来收拾她。她倒要看看,大夫人敢在老夫人的眼皮子底下做出什么事情来。

  回了屋子,汐墨、依儿和雨帘继续制香,这批香做出来留给老夫人一些,四姨娘一些,然后全部拿去市场上卖掉。汐墨的制香技术可是21世纪最精湛的,是古人制香的精华汇聚而成,比起这个时代的制香术自然要好很多,制出来的香那就更是如此了,卖的价钱一定不会低。

  一个多时辰前……

  苏府的后门处,大夫人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确保周围没人才出了后门。

  大夫人下了后门的石阶,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中年男子不知从哪个房顶跳了下来,安然无恙的落在大夫人的面前。

  “你们怎么办事的,那丫头居然好好的回来了,不但没死,连跟手指头都没伤到,气死我了!”大夫人双手环与胸前,很是不满。

  那黑衣中年男子留了一脸的络腮胡子,对着大夫人直瞪眼,语气很不友善:“什么小丫头?小丫头能折损我五六个手下?”

  大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黑衣胡子男,见那男人还是一脸的怒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折损?怎么会啊,她只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黄毛丫头罢了。”一定是搞错了,那丫头最近是胆子大了些,可好歹也是看着长大的,什么脾性她还不知道?!

  “少废话,这是你情报有误,银子多给两倍,不然休怪我无情!”黑衣胡子男愤愤的对着大夫人吼着,没有丝毫的客气。五六个手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心里窝火着呢!

  大夫人本不是省油的灯,可是这里是苏府的后门,虽然进出的人少,但是万一给人听见了传出去,她也不用在苏府混下去了。

  很不耐烦的从袖袍里拿出一个装的鼓鼓的荷包丢给黑衣胡子男,说了两句的两清的话转身进了后门。

  一定是这群饭桶搞错了,若不是因为现在是紧要时期,她是绝对不会给银子的。

  大夫人走着没几步,正好看见假装要出门的李妈妈,连把李妈妈招了过去,让李妈妈传话给苏汐墨,明天开始天一亮就要去给她请安!

  老夫人院子内……

  老夫人正在佛像前读着佛经,这是她每晚入睡前必做的事情。

  直到老夫人把一卷佛经全念完了,雪月才走上前去扶起老夫人。

  “今天厨房里有个婆子出门买菜回来,远远的看见一个男子在和大夫人在后门说话。”

  老夫人拿着佛珠的手微微一紧,道:“什么人要在后门见?哼,总觉得事情有些太巧了,四姨娘有了身孕没多久,她就传出有了身孕,十多年了,四姨娘怎么一有了她就跟着有了。”

  她可是过来人,后院的争斗她不是没有经历过,的确是大夫人这一胎来的太巧合了,十多年没有消息,四姨娘那有了消息没多久她也跟着有了,如今又让人看见在后门与男子私会,不然让多想都不成!

  雪月没有吭声,这种事情聪明人都知道选着沉默,这是苏府的家事,还是比较隐晦的那种,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都不是一个下人能揣测的。

  当太阳的光芒盖过繁星的光芒,夜幕渐渐消散的时候,汐墨已经穿戴整齐的出现在大夫人的院子外了。

  有丫鬟端着热水进了里屋,想必大夫人才起床吧。小半个时辰后大夫人穿戴整齐了,汐墨才被叫进了屋子。

  在院子外站了小半个时辰,汐墨冷的有些哆嗦了,进了屋子才感觉到一丝暖意,去街上买的布料和棉还没有做成新衣裳,苏府给的衣裳因为有大夫人使眼色,做的很薄,一点都不暖和。

  大夫人坐在饭桌边,两个丫鬟端着托盘在摆早膳。汐墨规规矩矩的给大夫人行了礼,大夫人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就拿起筷子开始用早膳。直接把冷了半个时辰的汐墨冷落在旁。

  "酷B匠dx网首=发J

  汐墨只好站在一边看着大夫人用膳,虽然最近伙食有所改善,但是比起大夫人的早膳还是小巫见大巫了,精致的及汤包,晶莹的水晶虾饺,名贵的燕窝粥……

  大夫人的食量不大,只吃了几只饺子和半碗燕窝就让丫环把早膳撤了,整理了下衣摆,似乎才注意到站了许久的汐墨一般。

  “昨天出门可有什么不妥?”

  盯着苏汐墨看了许久,始终觉得是那伙人搞错了,或者故意来讹她的银子的。这黄毛丫头怎么看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嘛!

  汐墨站在在心里冷冷一笑,看着大夫人那张有些不自然的脸色,反问道:“娘怎么这般问,难道应该有什么不妥的么?”

  一句话就让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大夫人的双眼立马充满敌意的盯着汐墨。

  看来她是知道杀手的事情了,可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是绝对不可能在专业杀手面前逃脱的,除非有人相助?想到这一点大夫人又立马否决了,这丫头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人没几个,有谁会帮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