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份心就够了,你银子都不够用还去给我这个老人家买东西,呐,你娘把这些年给你存的银子都拿来了,想买什么买吧!”

  老夫人让丫鬟把大夫人拿来的银子分成两份,一份给四姨娘送去,一份让汐墨拿回去。

  看着堆在面前的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依儿笑的都见牙不见眼了,若不是在老夫人这,估计会跳起来。

  汐墨顶着大夫人那想剁人的眼神收下了银子,瞪吧瞪吧,眼珠子瞪出来了才好。

  “你上哪买的地摊货?万一熏坏了老夫人你担当的起?”大夫人心情特别不好,六百两银子啊,以前私吞的时候没感觉,现在一下子拿出来差点心痛死她!都是这苏汐墨闹出来的,她不会让她好过的!

  依儿站在汐墨的身后端着银子,才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就听见大夫人的挖苦,毫不客气的说道:“小姐也有所顾虑,所以才在自己屋子里熏了一夜,发现的确有效果才给老夫人送来的。”

  老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夫人,不悦道:“汐墨一片孝心,你们不好好学学就算了,还挖苦她做什么?”

  大夫人心中的怒气又多了一层,这才几天?老夫人就帮着那小贱人生的说话了!大夫人恶狠的微微眯起眼睛,心中开始毒辣的盘算。

  陈妈妈已经拿了一颗香放在香薰炉里点燃了,没一会屋子就飘起一股淡淡的沁香。

  “三姑娘倒是个识香的,这味道闻着就心旷神怡的。”

  老夫人轻轻闻到那淡淡的香,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喜欢香,可是好香不仅仅价格高,而且还特别不好买,今天多亏了自己这个孙女才能用到这么好闻的香。

  “这香果然不错!”老夫人轻轻点了点头,又道:“今儿天气好,拿着银子上街买些需要的吧,顺便可以添两身衣裳和首饰。”

  汐墨听了顿时精神抖擞,坐直了身子看着老夫人:“我可以出门逛街?”

  要知道一个大家闺秀没经过当家主母的同意,是不能随便出门的,汐墨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见识到古代的大街呢!

  老夫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和早点回来,就让汐墨收拾收拾上街买东西了。

  汐墨行礼退下后,老夫人也去抄佛经拜佛了。客厅里大夫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汐墨离去的背影,嘴角挂起一抹狠辣的笑。

  汐墨让依儿随意的带了些银子就出门了,想来这个时代的治安应该不错,不然老夫人也不会放心她只带着丫鬟出门的。

  街上的繁荣和汐墨想的差不多,因为是京都,所以街上非常的热闹,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熙熙嚷嚷都在诉说着京都的繁华,大街上偶尔也会看见丫鬟陪同的大家闺秀。

  汐墨逛了几个卖香料的铺子,买了些好一点的香木,又去药材店买了些药材和补品。这些日子身子已经开始慢慢长好,但是前期亏的太多,还是得好好补补。当然,也给四姨娘买了一些补品。

  汐墨想去买一个铺子,以后可以卖香或者药膳食谱,让更多的病人不用吃苦苦的药也能康复。可是答应了老夫人午时就得回去的,时间有些不够用。

  “我和依儿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店铺,雨帘你去布庄买些布料回去做衣服,再去买两套简单的首饰,一个时辰后咱们在这里汇合!”

  更…新~Z最快》上q酷#n匠G`网

  分好工,雨帘去布庄买布,汐墨和依儿一人手里揣着一串糖葫芦去看店铺。

  京都的店铺都很抢手,好地段的店铺没有,僻静的地方汐墨倒是看上了一个,俗话说的好嘛,酒神不怕巷子深,可是一问价格差点把依儿吓晕了。

  善了个哉,两千两白银,少一子都不卖!

  汐墨想租,可是人家看她一个黄毛小丫头,根本就不租,万一租他的铺子做犯法的事,他可就难辞其咎了,必需要汐墨带父母去才会租铺子出来。

  汐墨内心有点小沮丧,穿越成一个小丫头,租个房子人家都不放心!

  这一沮丧,本就是个路痴的汐墨发现自己居然走迷路了!!

  善了个哉,这又没个路牌也没警察叔叔,她该怎么走?

  “依儿,咱们怎么走到这来了,怎么走回去?”

  依儿看了看周围,每一条路看上去都很陌生好像没走过,可是多看两眼好像每一条都又走过似的。最后也只能是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怎么走到这来的。

  汐墨也没辙了,用手指随意的指了一条,“相信我的第六感吧!”

  两人走了半刻钟发现这条路居然通向了一条小河边,纵然汐墨是路痴,可不是白痴啊,她之前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见有小河的!事实证明,第六感神马的都是浮云!

  这里应该属于住宅区,没有什么商贩,只有偶尔路过的行人。不过路在嘴皮子下,汐墨让依儿要去前面路口打听一下方向,叮嘱她小心别被骗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万一把她俩骗走也只有给人数钱的份。

  这住宅区路过的人不是很多,依儿在路口等着行人路过,汐墨在后面等的无聊,捡起一颗小石子在河边玩起了打水漂。

  汐墨用力的把石头扔出去,想着这力道应该来个十连漂了吧,谁知这时河面上漂过来一艘竹筏,竹筏上有两人一站一坐,小石子形成的抛物线稳稳当当的往那小竹筏上落去。

  汐墨闭上眼睛没敢看下去,感觉石头应该已经落下了才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竹筏已经在汐墨的旁边停下,刚刚没有看仔细竹筏上的人,汐墨还以为是渔夫呢,结果却是两个年轻的男子。

  站着的男子身穿一件蓝底暗纹的绸袍,腰系深粟黑边腰带,手里拿着一根撑船的竹竿,犀利的双眼用戒备的目光打量着看了汐墨一眼,只一眼,戒备消去,剩下的是一股漠然。

  汐墨知道是自己的石头砸得太突然,戒备一下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只一眼就看出她没啥攻击力是不是太打击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