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凉风挂过,院子里那几颗大树上的树叶唰唰的往下飘落。快要入冬了,树上的树叶都掉的七七八八了,一眼看去就能看见那光秃秃的树杆,没有一丝生气。

  “叶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苏汐墨披着一件洗的发白,依稀可以看见边缘磨破的披风站在窗前,愣愣的看着那些随着风慢慢舞落的叶子喃喃自语。

  刚刚她又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次,那种疼的感觉太真实了,这绝对不会是在做梦,疼的她想呲牙,她真的真的穿越了!

  苏汐墨的身后站着两个淡蓝色衣服,头梳双环髻的丫鬟,此时正满脸担忧的看着窗子边发呆的苏汐墨。

  “小姐真的不会有事吗?刚刚我看见她又在自个掐自个的大腿了,今天已经是第八次了吧?”依儿看着苏汐墨的背影,总觉的那背影透露出一股很生疏的孤寂感来,小姐昨天晕倒后,今早上才醒过来,一醒来就开始不停的犯傻,一会问什么年代,一会问当今的皇上是谁,最恐怖的是还问自己的年龄是多少!问了一大堆的问题后,就这么站在窗户边看着那些个落叶发呆,这一站就是四五个时辰,小姐难道真被昨天的事情吓傻了脑子不成?

  雨帘看了眼依儿,然后就又把视线放在了窗户边的苏汐墨身上。

  “嗯,小姐真是命苦,刚出生的弟弟就夭折了,四姨娘又被老爷狠狠的训斥了,能不伤心么?”本来还指望着四姨娘生了孩子,给苏府添得一个男丁,这样小姐的日子也好过一点,哪只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苏汐墨自然有听到后面丫鬟的议论声,好像自己醒来,这两个丫鬟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起四姨娘这三个字了吧,脑子里浮现出一些陌生的记忆片段,似乎四姨娘就是这身子的亲生母亲,而自己则是苏府的一个小庶女。苏汐墨又看了一眼慢慢落下的叶子,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自己的灵魂占有了人家的身子,她就要为那个苏汐墨尽孝道。而且老天给了她这样特殊的机会活下去,她应该珍惜才是,感叹什么的就到此结束吧。

  “四姨娘怎么了?”苏汐墨转身走过去,依儿立马搬了一张木头做的凳子过来让苏汐墨坐下说话。

  “小姐都不记得了么?”雨帘看着苏汐墨,脸上的表情全是担忧。这么大的事情,小姐怎么会不记得了,难道是昨天晕倒摔下去的时候伤到了脑子?

  “呃……啊……呵呵,我好像有些些忘记了……”苏汐墨笑的有些僵硬,难道要她说,她才醒来,这身子的记忆还没和自己完全融合么?那些片段出现的有些凌乱,她需要时间慢慢来适应和整理。现在还不了解具体情况,自然不能露出马脚来,万一让别人知道她不是之前的那个苏汐墨,那后果不堪设想。

  依儿走到一边的桌子旁给苏汐墨倒了一杯热乎乎的茶水来,“小姐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马上就要入冬了,天渐冷了。”

  苏汐墨接过依儿递过来的热茶,习惯性的说了一句:“谢谢。”

  依儿吓的立马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三小姐,是不是奴婢做错了,你惩罚奴婢就好……”

  “快快起来。”苏汐墨把手中的茶杯拿给雨帘,速速的把依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刚刚看着依儿突然跪下去,着实吓了她自个一跳,现想想,自己真是没记性,这是古代,封建的古代,主子是不可能对婢女说谢谢的,难怪依儿吓的直接跪下去请罪了呢。

  见依儿还是一副受惊的样子,苏汐墨直接把话岔到正题上去。

  “我依稀记得四姨娘在分娩,怎么孩子就夭折了?”四姨娘可是这身体的生母,现在也等同于她的生母,前世没能好好尽孝,那这一世一定要好好的弥补。四姨娘被苏老爷训骂,她必需了解清楚事情的原委。这古代后院纠葛,她可是在还没穿越过来的时候就略知一二的。这又是滑胎又是挨训,指不定四姨娘往后在苏府的日子将水深火热,不受宠的女人,连丫鬟都不如也说不定。

  雨帘小心翼翼的把热茶递给洛小汐喝,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语气里有愤怒也有无赖。

  “姑娘定是昨儿气晕了才会忘记了吧,前天是四姨娘分娩的日子,可是没想到请来的产婆进去看了会,却说四姨娘是难产。经过了一夜的疼痛,昨日早上,产婆满手是血的从四姨娘的屋子里走出来,宣告孩子夭折了……三小姐你也是那时候晕倒的。”当时把她都吓傻了,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爷被产婆的话气急了,也无暇顾及三姑娘的事情,还是依儿转过弯来,两人扶着苏汐墨回了院子,自己掏腰包找大夫开方子拿了药。

  苏汐墨听着点了点头,这身子骨的确很差,刚刚自己给自己把了一个脉,有很严重的营养不良和贫血,被吓晕倒过去也是正常。也不知道这苏家的三小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脑海中的记忆里这苏汐墨的爹爹可是北御朝廷的从四品待讲学士,苏汐墨的身子如此差,看来是及其不受宠的啊。

  “那为什么爹爹又会训斥四姨娘?”苏汐墨暂时把不受宠的问题放到一边,继续问道。

  A最32新}章节上a酷p匠网

  雨帘的脸上闪过一抹痛惜的表情来,眼眶里更是有泪花在闪烁:“那产婆说孩子保不住的时候,老爷大怒,质问产婆是不是经验不足才导致的滑胎。没想到那产婆居然说这要怪都怪四姨娘,说四姨娘不注意饮食,暴饮暴食,少了运动才会导致孩子难产,当下老爷就气得不行,站在门外狠狠的训斥了四姨娘,然后看也不看一眼就转身离去了。”雨帘说到这又想起昨天四姨娘那无比绝望的哭声,她心里就紧紧的疼。

  “那产婆一定是推托责任,四姨娘才没有暴饮暴食,每次吃了饭都会去散散步。那产婆一定是在为经验不足推卸责任!”依儿在一旁不满的嚷嚷道。以前四姨娘怀孕的时候,她们没少去看望她,怎么会不知道四姨娘的生活规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