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洁,妳一个人蹲在那做什么?」

王美兰透着落地窗,看着蹲在地上的唐映洁,不解的走过去问道。

唐映洁不停的发抖着身子,脸色惨白地注视着前方,王美兰凑上前想碰她,又不敢碰她,「映洁?妳别吓妈啊!这是怎么了?」

唐映洁没有说话,眼眶泛着泪水,抬头看着王美兰,便闭眼昏倒在地。

「映洁!」

王美兰还是不敢碰唐映洁,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唐映洁!」秦皓跑了过来,将她抱起,冲进店内,王美兰还愣在原地,看着自己女儿被抱起还送进自己家里。

在绿山丘的腰间上,矗立着一栋豪华的别墅,里边的装潢都是巴洛克建筑的美感,程立威坐在豹纹样式的沙发上,手上拿着红酒轻轻品味,吴惠林坐在一旁,穿着虽然贵气,但态度却十分谦虚。

 程立威看着吴惠琳一脸淡定,没有笑容的模样,不坊吐了她嘈,「​​妳这脸苦得跟什么一样!还好今天早上没给我丢脸!」

 「我能怎么丢脸?至少我和你还是这样的关系。」吴惠琳话中有话,语气平淡,却一针见血。

  「看来妳是在为早上的那场聚会吃醋?」

  吴惠琳瞥了他一眼,静静的直视着前方。

  「我跟妳說过了,我以前高中有四位好朋友,刚才见到的是其中一位,叶曼宁可是我们当年的校花。」程立威故意的说着,吴惠琳依然不为所动,低着头回答。

  「我是不会吃醋的,反正你那外面的野花,不也比这好多?」吴惠琳反讽的抬头瞧了程立威,程立威紧握着酒杯,用力的甩在地上,气愤地站起身,指着她大骂。

  「妳现在是反了啊?还是在记仇?要不是妳生不出个什么东西,我有需要……」

  「原来是这样,我才会被你们收养阿!」

  门口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

  「以倩……」吴惠琳起身,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程以倩。

  程以倩头也没回,瞪着程立威往楼上走去。

  「以倩!」吴惠琳赶紧跟上去。

程立威紧握着拳头,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坐在沙发上。

 「以倩!」

 吴惠琳打开房门,程以倩没有锁门,一个人坐在床边,不悦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以倩!别听妳爸乱说,我们收养妳,是因为爱妳。」

「我去看过那家花店了。」

程以倩看着镜子,冷静地说着。

  吴惠琳愣了一下,走到她身旁,缓缓坐下。

  「这几天,我都一直在那边徘徊……」

  程以倩转头看向吴惠琳,红着眼眶,继续说着,「直到刚刚,遇到了她。」

  「唐映洁?」吴惠琳喊出了这三个字,程以倩默默地点点头。

  吴惠琳抱着程以倩,不舍地看着她。

  「没事……没事……」

  程以倩将头靠在吴惠琳的肩上,眼睛然瞪着镜中的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秦皓和王美兰走出唐映洁的房间,秦皓担心的问着。

王美兰摇摇头,疑惑地盯着秦皓,「那你和我家映洁又是怎么回事?」

「我……我们很早就想跟妳說……」

秦皓正想解释时,王美兰已经心里有数。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王美兰看着秦皓,脑海中关于唐绍文的模样突然浮现出来,立刻别过头,显得不太开心。

「只是,孟子奇是你赶出国的吧!」王美兰故意刁难秦皓,秦皓疑惑的看着她,「孟子奇他出国了?」

王美兰没有多说什么,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便走下楼。

「阿姨!孟子奇不是……」

秦皓正想解释,杨秘书这时来了电话,他看着电话号码,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不要又拿杨紫恩来威胁我!」

「你想太多了!大爷!」杨秘书冷冷一笑,故意试探地问着他,「你人在哪?董事长有急事找你。」

「不干你的事,我马上回去!」

那头电话挂掉后,杨秘书转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秦贵正,走到他身旁,在耳边喃喃地说了些什么,秦贵正竟愤怒地摔了桌上的杯子。

「框啷!」

好不容易调配好的咖啡,从林晓美手中滑落下来。

「晓美,有受伤吗?」

林晓美的妈妈,黄洁担心的走上前,看着她手有没有被破碎的咖啡杯给划破。

「没事啦……只是,这咖啡很好喝的,怪可惜的!」

林晓美爽朗的笑着,黄洁看在心里实在难过。

他们住的家里,是租的套房,不大不小,刚好她们母女俩居住,唐映洁和林晓美的妈妈也很熟,只是很少来这里。

因为林晓美总是会拒绝要唐映洁来她家里面。

「晓美……」

「但是,家里充满着咖啡味,挺好的~」

「晓美!」

黄洁叫着林晓美,林晓美看着黄洁,难过的低下头。

「这是妳的梦想,妳确定要放弃?」

咖啡杯碎在地上,咖啡香味飘溢在四周,对林晓美来讲,这味道已经不香了。

「因为程立威回来了……他的假释期也要到了……十七年前的事情,也要被发现了。」

林晓美泛着泪光,看着黄洁。

黄洁愣了一下,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