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真的不去阻止吗?」

林晓美看着她这样,不禁开口问道。

唐映洁在咖啡厅内,发呆的望着桌上的咖啡,冒着的蒸气扫着她那白嫩的肌肤,有种说不上来的忧愁。

「那也是他的事。」

林晓美没有想到唐映洁竟然会这么无情,她又换个方式问着她。

「那孟子奇呢?妳不是也说他也在那辆车上?」

果然提到他,唐映洁那倔强的眼神收了回来。

「就算妳不是为了秦皓,至少为了关心妳的孟子奇吧!」

「未来的事,本来就会发生,我为什么要去打乱会发生的事情?」

唐映洁像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回避这件事情,林晓美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觉得她真的犯傻了!

「假如妳预知妳妈出事,妳还是会这样吗?」

「这是两件事!」唐映洁很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妈是我妈,他们是他们!」

「小姐,可不可以放下妳的坚持!」林晓美不是不了解唐映洁的性格,但这件事偏偏就是碰不着就预知的事,肯定有什么隐情。

唐映洁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噘着嘴,别过头看向外面。

一台名车行驶到补习班门口。

小朋友们好奇的探出头,张望着那辆黑得发亮的名车到底是家的,如此豪气、贵重?

孟子奇刚教完课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停着的名车,先是愣了一下,直到窗户给拉了下来,看见驾驶座那张令他不想再去看的脸时,不悦地别过头。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吧!」

孟子奇一上车,就不客气​​的问着秦皓。

秦皓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头开始隐隐作痛,孟子奇不理解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他从口袋拿出一张宣传单递给自己。

「这什么?」

孟子奇打开宣传单,上面正是「大唐花店」的宣传。

他一愣,疑惑的看着秦皓,「你给我这个,到底什么意思?」

「我时间不多了,只能求你,照顾好她。」

秦皓的神情十分挣扎,像是在抗拒着什么东西,孟子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懂他的意思。

一辆货车正行驶在道路上,货车司机的胸口还别著名牌,他叫做张洋。

他顶着大大的啤酒肚,身材有些肥硕,但不是过胖的体型,有点肌肉,却是松弛的,只是一般老百姓,开着车去送货,他嘴角露出上扬的笑容,因为今天只有早上的货,中午就能回家陪陪老婆以及刚出世的小孩,像他这种过半百的年纪,有小孩是一件大喜事,自己压根也没想到会娶到个美娇娘,替他生了个胖娃儿。

未料,一台黑色的名车像是失控般的朝他开过来,他可以知道,那台名车是有目的性的直接冲撞过来,还来不及闪躲,就和那台名车撞在一起。

十字路口上,冒着的灰烟下,一台小货车的头都变形,挡风玻璃整个碎掉,张洋露出大半个身子俯卧在变形的车头盖,身上插满着玻璃碎片,鼻梁被撞歪,嘴巴整个都是暗沉色的鲜血,由于撞击速度过快,玻璃穿过他的喉颈,早已失去呼吸以及意识。

名车内的那两个人,因为货车的撞击,让车头盖掀了起来,刚好挡住孟子奇正面的冲撞,但过快的速度让孟子奇陷入昏迷,驾驶座上的秦皓也没有例外,他整个人趴在方向盘,在即将失去的意识中,他看到了站在外头盯着他们看的唐绍文,他穿着制服,脸上露着诡异的笑容,就像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计画之内。

医生、护士在医院内忙进忙出,急救刚刚送来的三名伤患。

叶曼宁在杨秘书、大同的陪伴下,冲进医院的急诊室,他们还在寻找秦皓的下落时,就看到一名妇人抱着小婴孩跪坐在地上痛哭失声。

叶曼宁望向旁边的隔间,医生正在替一名伤患做CPR,那人正是秦皓,叶曼宁顿时心凉了一半,腿瘫软的跪在地上,还好有杨秘书和大同在一旁搀扶她,恐怕会直接昏了过去。

从店内接到电话的王美兰告知唐映洁,孟子奇出车祸的消息,也急忙得敢到医院,孟子奇陷入昏迷中,头部受到重伤,他手上还紧握着那张宣传单,唐映洁走上前,担心的望着他,却被护士阻止。

「不好意思!家属请到外头等候,我们还要做一些检察!」

唐映洁站在走廊外,神情呆滞的望着前方,她一直在想着这一切是不是自己害的?刚想到这,就看到叶曼宁、杨秘书、大同走了出来。

「秦皓?」

唐映洁才想起,秦皓也是车祸中的受害者,她抱着希望他没事的心情上前关心问候。

「请问,秦皓……他没事吧?」

叶曼宁没有心思搭理她,转过身不想见她。

杨秘书长看着唐映洁,便点点头,示意着他没事了。

唐映洁这才松了一口气。

「请问,你们谁是唐映洁?」

医生从病房走出来,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我儿子醒了?他没事吧?」

叶曼宁激动的问着医生,医生点点头,还来不及阻止,叶曼宁就冲了进去,可没想到却传出秦皓的怒骂声。

「滚!我要见唐映洁!」

叶曼宁惊讶的看着躺在病床上,才刚出车祸的秦皓,竟有这力气大声喊着。

在外头的杨秘书和大同心想不对劲,互相看着彼此,捏了一把冷汗。

唐映洁站在门口,看着歇斯底里的秦皓。

秦皓看着唐映洁,眼眶泛着泪,露出笑容的说着,「映洁……」

叶曼宁让步给唐映洁,她现在完全不知道秦皓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秦皓?」唐映洁心中的担心可终于放下,却还是很纳闷的看着他。

秦皓摇摇头,收起了笑容,眼神不再是以前的任性,充满着杀气,那种气是会让唐映洁一步都不想靠近,所以她停住脚步,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唐绍文,秦皓已经死了。」

这一句吊诡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