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老板的朋友,那个崔老板,看了一会儿,他也对最小的那块原石产生了兴趣。

与夏宇看石不同,这人要求在石上钻孔,看看翠的分布和走向。

那个黄老也掏出了放大镜,细细地看石,俨然一副专家的模样。经过穿孔后,小块原石露出几个翠点,这样做是想向夏宇他们表示,这块石的翠分布很广,而且成分极佳。其实那些孔早就钻出来了,现有一点点翠纹,马上封起来,合伙设局骗不懂玉石的富商。

那个黄老也拿出一副专家的派头,不断点头,神情微露出激动,手指带点颤抖,证明这块原石中确实贮含有上好的翡翠。

店老板的朋友崔老板按照剧本安排那样出手了,大手一挥,给出了一百万的价格。

“不,那是刚才的价格,老朋友,你知道,一旦钻出了好翠,确定这里面的确有这么大的翡翠,一百万的价格实在不行,绝对不行!三百万,一分也不能少,这还是老朋友的价格,刚才卢董也看中了这块翡翠,如果崔老板没信心,那也不要紧,你可以再看看别的……”姓陈的店老板给夏宇让开位置,有意无意地让夏宇他们更清楚地看见原石的翠点,又沾点翠粉在手指抚动,让夏宇和残阳看见他手指上的绿意,真真实实翡翠的绿意。

“我们出一百五十万。”夏宇上前捧起原石,不到三秒,他就将里面的能量吸收掉,再一口许下了高价钱。

既然店老板想和人合伙诈骗自己,那自己就跟他们玩到底。他们恐怕怎么也猜估不到,这块原石里面的翡翠能量在几秒钟之内就化为乌有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

夏宇心中冷笑,但表面却像个败家仔那样,装出目不识丁的样子,开口与那个崔老板竞争这块原石。看见夏宇上当,看见卢董有些意动,不过姓陈的店老板心中暗爽,大鱼终于上钩了,现在只看自己朋友哄抬价格的本事了,他抬得越高,那么自己赚得越多。

残阳看见夏宇装傻,扮猪吃老虎,也配合不语,静观其变!

“兄弟,这真的不行啊,一百五十万真的拿不下这翡翠,你也看见了,这翡翠吃透了整块原石,估计开出来,最少也得五百万以上,三百万的价钱已经很让步了。卢董是玉石收藏家,该知道这个价格!”姓陈的店老板马上又给卢董拍个马屁,偷偷又去看残阳,希望这个兄弟别看出什么端倪来,可惜他戴上一副大墨镜,整个一个严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反应。

“你放下,放下,这翡翠是我们看上的,也是我们鉴定的,你们凭什么横插一手啊?二百万,陈老板,这石头我们要了!”崔老板很财大气粗地开出两百万,他此时不再说原石,而是说翡翠,有意点燃战火。

“二百五……”夏宇差点开出二百五十万的价钱,但让残阳配合着阻止了,兄弟俩这默契,怎么也得让这个陈老板哭一把。

“我们要考虑一下,如果这位崔老板想要,那么我们不参与竞争了。”残阳很冷静,姓陈的店老板暗叫好惜,差一点,就骗到这个傻小子了,不过如果太着急,反倒会吓跑对方。

“没钱就不要学人赌石!”崔老板得意洋洋地冷笑,他负责使用激将法,只要能骗到他们,什么招都可以使出来。

“什么,老子有的是钱……”夏宇表现得很冲动,残阳配合夏宇都快抱着夏宇阻止他做出什么过激行为,夏宇最后装出忍气吞声的样子。

“崔老板,不行啊,三百万一分不能少,你看刚才卢董这边出二百五十万我都不能出手,你二百万实在拿不下来的,一口价,三百万!”姓陈的店老板配合着,留给夏宇机会,不让崔老板把话说死。

“小夏别生气,钱不是问题,既然残阳兄弟不同意,那我们再买另一块吧!”卢董呵呵地笑,他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夏宇暗叫好厉害,要说扮猪吃老虎,自己根本不算啥。这个哭包卢董才是真正扮猪吃老虎地行家!

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与他配合过。仅见过两面。但这家伙竟然懂得自己想要做什么。在残阳还在找机会开口之际。他先一步提出要夏宇再购别地原石。很明显。他知道夏宇自一开始地目标。就不在这钻出翡翠地小原石上。而是另有目地。

他这个开口,像是做和事佬,恰到好处,根本不会让人起疑心。

不但夏宇了。就是以前对卢董没有什么好印象地残阳心中也是微讶,原来这个卢董并不是一个废物。他只是一直装出废物地样子,迷惑外人,看来还真不能以武者的眼光去看待一些平常人,平常人的城府或许是他们这些武者都所不能及。

“买这块!”夏宇像挑西瓜那般,在石头上装模作样地看看,然后指定一块。

大家看他那架式,就是逞能充大头鬼地样子。

要购买地原石一点翡翠丝都没有,纯是石头。对方全体人都暗中嘲笑他是个白痴。姓陈的店老板心中更是笑开了花。虽然暂时还没能把最大块地卖出去,但又一块原石的钱袋袋平安到了手里了。

卢董找这个傻小子来。简直就是送钱。如果只带那个冷眼残阳来看的话,估计第二块怎么也不会买。

“五万,再也不能多。”残阳负责杀价,她不管姓陈地店老板怎么说,一口咬定。

店老板觉得,这块原石也许五百块都不值,纯是石头一块,傻子才会买下来,能卖五万那真是偷笑了。

不过脸上当然还是装出很为难的样子,他还想讨价还价,不够残阳再三表示放弃,卢董站出来做个和事佬,给点面子夏宇,可是夏宇也似有悔意,只是口硬,吓得姓陈的店老板赶紧答应下来。

卢董身边还跟着个司机,他暗中觉得夏宇不懂看玉,而且冲动,毕竟看起来还只是孩子,大学生,能有多大见识,这回肯定会像上回那样买了假货。 不过卢董没有意见,他做司机的,当然不敢吱声。

崔老板则与夏宇一直顶牛,冷笑道:“穷鬼,没钱就别学人玩石!”

夏宇似乎被激怒了,大声喝道:“等老子拿钱来,砸死你这个王八蛋,你等着,三百万算个屁!别拉我,卢董不买,我买,这翡翠我是要定了,姓崔的,有种你不要出手,在这等着老子去取钱来!”

“别生气,别生气……大家都是朋友,如果小兄弟真的要,那我愿以二百八十八万让给小兄弟,就当是大家交个朋友!”姓陈的店老板心里乐开了花,但崔老板表示不服,他买要三百万,怎么夏宇买怎么就二百八十八万?他表示抗议,坚决不同意。

  酷匠@Q网u*首发h

“你先跟我回去!”残阳叫了声夏宇出门了。

姓陈的店老板看见夏宇脸带不忿,卢董也似乎有意购买钻出了翡翠的小原石,只是残阳坚持价格过高,他觉得这个傻小子极有可能会杀回来,拿钱买下之前的原石,心中暗乐,又赶紧令人把之前买下的两块原石包好,给卢董送上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