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朝夷道杀去,信陵通往夷道的道路都是陆地,刘备当初起兵七十万为关羽张飞报仇讨伐东吴的时候就是在这条路上被陆逊火烧连营打败的。

  现如今刘备已死,陆逊亦死,而我。却万万不会在这条路上败得。

  这条路很长,信陵到夷道一共有八百里的路程,刘备当初连营扎寨,给了陆逊火烧连营的机会。

  大军一路横行无阻,我根本没有给徐盛禀报周顺信陵被夺的机会,便迅速消灭了徐盛,所以现在通往夷道的路上没有任何阻拦。

  离夷道城还有十里地的时候,周顺领军出现了,我知道,一定是他的线报告诉了他,估计他现在一定气个半死吧!

  “蔡子和,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偷渡信陵,杀害了徐盛将军,给我冲啊,为徐盛将军报仇!”周顺见了我就开口大骂,根本不给我还嘴的机会,就指挥士兵冲了过来。

  吴军士兵也很气愤,看来徐盛在吴军中有一定的声望,但是,我会怕他么?我拥有陆战无敌的骑兵团和陷阵营,我会怕他么?

  答案自然是不怕,我挥动手中太阿剑,首先是普通士兵冲了上去,再接着是陷阵营。最后骑兵团。

  两军厮杀在一起,吴军人数本来就少,我们这边有有骑兵团和陷阵营相助,不一会儿便打的吴军哭爹还娘,死伤大半。

  周顺在吴军后方气得咬牙咧嘴,但却迟迟不敢上前来,因为我们这边我,吕兴,乌利燕,孙尚香都在,周顺只要敢上前方来,一定会被我们就地生擒。

  就在我们快大获全胜的时候,突然之间地动山摇,地面裂开了好几个大缝,我知道这是地魔的地震术,我早就准备好了震地棍,往地上一敲。

  地面顿时一片平静,忽然砰地一声,一个人从地里飞了出来,正是姜维,姜维被震的飞出五米多高,随后狠狠地摔了下了,倒在地上,吐了口鲜血。

  碰巧的是,他正好倒在了我的脚下,刚想站起来,却被我一棍子打在头上,打飞了出去。

  在打到姜维头上的瞬间,我感觉震地棍在我手中猛烈的打颤,南华老仙给我说过,震地棍可以吸收地魔的法力,看来是真的了。

  姜维这次正好倒在了吴军的前方,因为刚才地震的原因,此刻已经停止了厮杀,分开两堆,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姜维被我一棍子打在脑子上,有点神乎不清,慢慢的站起来,他准备使用遁地术逃跑了,刚想念动咒语,姜维忽然觉得心口一疼,疼痛的方向是来自后方。

  姜维吃惊的回头一看,周顺正在狠毒地看着他,他简直不敢相信,周顺居然会杀了他。

  “扑通”姜维倒在了地上,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眼神里面尽是不可置信。

  我吸了口凉气,万万没有想到周顺居然会如此狠毒,杀了玄阴道人不说,竟然连地魔姜维也杀了,这样下去,以后谁还敢帮他啊?

  周顺冷冷的看着我,手掌里还捏着姜维的心脏,此刻姜维的心脏还再跳着,不到一会儿便被周顺尽数吸收了。

  “哈哈,地魔的本事已经全部归老子了!”

  周顺的笑声回响在两军周围,两军士兵全都为周顺的变态而感到一阵冷汗。

  我反应了过来,不就杀了个地魔嘛,怕他个毛啊,大叫道:“给我冲!”

  魏军被我这一叫,也反应了过来,全都冲向了吴军,吴军却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基本上全都抛下武器,跪地投降。

  也有对周顺忠诚的,仍然拿着武器护在周顺身边,死死的盯着冲上来的魏军。

  忠诚度再高,但也没有铜墙铁壁,哪里能抵挡得住如山似海的魏军,几百名忠诚的吴军瞬间被魏军砍翻在地。

  周顺被数万名吴军包围,只听他大叫道:“蔡霆,你有种,咱们武昌城见!”

  周顺刚刚说完,便念动咒语,瞬间遁地而去,地魔的地震术被震地棍吸取了,而遁地术却被周顺给吸走了。

  我知道周顺为什么说武昌城见,武昌是荆州最后一座城池,有长江天险,四周皆是水路,而魏军水战不行,周顺正是看在这一点,才在武昌城等我,即便他现在所拥有的兵力甚少,但是凭借水战也可以打败我!

  我听到周顺这句话,真是一忧一喜,喜的是周顺说从武昌城见,那就代表他把荆州给放弃了,接下来拿下来荆州剩余的城池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忧的是现在魏军没有一个水军,那么进攻武昌根本毫无胜算,纯粹的找死而已。

  拿下夷道城后,我问司马懿该怎么办?进攻武昌的时候该怎么办?

  司马懿呵呵一笑,说交给他就好了,他会留下来训练魏军的,一个月后训练出十万魏军。

  我点了点头,说好!一个月虽然训练出来的魏军不怎么水战厉害,但总比没有要好。

  接下来就十分好几路拿下荆州剩余的城池,周顺已经放弃了荆州,所以拿下来荆州市轻轻松松的。

  江陵,公安,江夏,这三个城池都是中等城池,结果我没有费一兵一卒就拿下来了。

  我感觉周顺很蠢,因为这三个中等城池怎么说也能抵抗我一阵子,这一阵子里足够吴军喘口气了,而周顺却直接将守军撤往武昌,连城内百姓都没有带走,是不是蠢到家了?

  或者说,他有信心短时间内夺回来,他就把机会赌在我在武昌会败这一个战役上了,他也不想想,万一我不攻打武昌了呢?

  酷l匠、1网}‘首MC发R

  当然,武昌我是一定要攻打的,因为拿下武昌,然后再拿下柴桑,就可以一路抵达吴国的首都建业。

  攻下建业后,也就代表吴国灭亡了,孙尚香拜托我,说等攻下了建业,一定要留他哥哥一命。

  我当然答应了,但是如果孙权誓死不降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半个月内,我便分兵攻占了荆州的所有城池,因为司马懿说过,要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训练出一支水军来,我便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四处安抚荆州的城池。

  我在安抚襄阳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位猛人投靠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