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您这是在说什么呢?您怎么会死呢?您还没有统一天下,怎么会死呢?”我口是心非的说道,其实看曹植这架势,肯定活不了多久了,可是我还是得安慰安慰他啊!

  曹植苦笑的摇了摇头,说:“四弟啊,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答应我,好好守卫我们的江山,好么?”

  我听到曹植说“我们”而不是“我”的江山,我鼻子一酸,妈的,我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嘛,于是我哭声说道:“陛下,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我们的江山的!”

  “那就好,那就好!”曹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冲角落里面喊道:“奂儿,你出来,见过你皇叔!”

  这个时候,只见角落里面有一个太监领着一孩子向我走了过来,那孩子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刚走到我跟前,便跪下说道:“参见皇叔!”

  “好孩子,快起来!”我慌忙站起来,将那个叫“奂儿”的孩子扶了起来,擦干了他的的眼泪。

  曹植看到这一幕,对我说:“子和啊,这是你的侄儿,叫曹奂,是我和惠子生的孩子,今年才七岁,等我死后,就麻烦子和了!”

  我知道曹植说的麻烦是指什么意思,便点头说道:“放心吧三哥,我一定会好好辅佐奂儿的!”

  曹奂哭着走到曹植跟前,说:“父皇,孩儿不想离开您,孩儿不想离开您!”

  曹植笑了,用枯干的手指抚摸着曹奂的额头,说:“奂儿,人终有一死,望你以后一定要做一个明君,好好听你皇叔的话,知道没有?”

  “嗯!”曹奂擦干眼泪,坚定地点了点头。

  “去找你皇叔吧!”曹植虚弱说道。

  曹奂走到我跟前,叫了声皇叔,我点了点头,拉住了曹奂的小手。

  曹植看到这一幕,笑的很开心,说:“四弟,拜托了......”

  曹植说完,白眼一翻,倒在了床上!

  “父皇!”

  “陛下!”

  我和曹奂包括一干太监,武将,文官全都跪了下去,朝曹植的尸体哭了三分钟,我便拿着曹植的遗书,先举办了曹植丧礼,丧礼过后,我拿着遗书,领着曹奂继承皇位。

  “魏永康十年,秋,九月,魏高祖曹植驾崩,忠孝王蔡霆奉遗诏,领着年仅七岁的太子曹奂继位,改年号永安,永康十年即为永安元年。同年十月底,驻守在豫州的大将军曹真领兵造反,忠孝王蔡霆奉命平反,同年十一月初,忠孝王大败曹真于寿阳,曹真与其子曹爽被亲信大将张合满宠斩杀,忠孝王命张满二人继续镇守豫州。永安二年夏,五月,忠孝王再次整顿军队,南征东吴,以驻守在襄阳郡的公孙五杰为先锋,继续攻占荆州剩余城池!”《大魏帝国史记》

  行军三日,到达襄阳,据公孙五杰的公孙龙交代说,孙权并没有要夺回襄阳郡的意思,而是派周顺领兵守在荆州南部,据守不攻。

  我点了点头,明白吴国尚未恢复元气,我们现在的优势就是比他们人多,我想了想,决定取消多路计划,从西陵水路出发,攻占夷道城,那夷道属于江陵郡,是个小城,所以易攻难守,攻占夷道之后,在攻占江陵,江夏,武昌,柴桑。切断荆州南部与江东的联系,拿下整个荆州。

  我说完计划之后,众将皆认为可行,只有司马懿和刘晔皱眉摇头,刘晔的计划是攻打夷道,但还是需要派一军奇袭公安,以防吴国援军。

  司马懿却说即便奇袭了公安也不能阻止江陵吴军援助夷道,他的计划是让益州太守郭修领兵进攻信陵,而我们不从西陵出发,而是改换道路从章陵出发,攻占江夏,武昌,柴桑。

  酷5匠R^网》#首N“发

  我听完他俩的计划,摆着手呵呵笑道:“两位先生啊,不用这么麻烦,现如今吴国早已经元气大伤了,根本抵挡不住我们的。”

  刘晔司马懿听了连忙劝我,说什么骄兵必败,小心驶得万年船啦,我一笑而过,还是按着自己的计划进行,司马懿刘晔二人也只能哀叹不已。

  从西陵往夷道的路上基本都是水路,我问众将谁愿意去?吕兴刚要说话,结果公孙五杰和周峻站出来说他们愿意去,我一口答应了,让他们领军十万水军先行,我在后军援助。

  吕兴听了,当即闷闷不乐,我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水战不和陆战一样简单,公孙五杰在荆州已久,而周峻也正好可以出个计谋啥的,所以这次就先让给他们吧,以后有了陆战,肯定让他第一个先去。

  吕兴听完,当即高兴起来,说一言为定。我也松了口气,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救了吕兴一命!

  公孙五杰还有周顺乐呵呵的走出营去,都为这次能获得进攻夷道的资格而感到高兴,公孙五杰是因为没有在军中里太多功劳,借此机会表现表现,而周顺则是因为有司马懿和刘晔出现,我渐渐淡忘他了,想借此来证明自己。

  六人领着十万水军当天晚上便往夷道进攻,西陵离夷道挺近的,也就是说上半夜加紧时间赶路,下半夜就能到达夷道,然后趁敌军疲惫攻占夷道。

  十万水军浩浩荡荡的行走在水路上,夜,静得可怕,但是公孙五杰和周顺的心却是兴奋的,因为今夜过后,他们偷渡夷道的事迹将会在军中广为流传。

  因为已经半夜了,尽管是夏天,军士们都穿的很薄,所以空气有一点降温,魏军们全都冷了起来。

  公孙五杰的老五公孙庆冷得直打颤,老大公孙龙看见了,连忙脱下外衣,盖在公孙庆的身上,公孙庆抬头看了眼公孙龙,公孙龙朝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自从公孙恭死了之后,公孙龙便像父亲一样照顾自己的四个弟弟,尽管现在自己已经娶亲,但是自己的四个弟弟还没有。

  不是不想娶,而是因为现在打仗,指不定那个时候就战死沙场了,那样岂不是对不起人家姑娘?

  正当公孙龙胡思乱想的时候,军队已经进入了一个芦苇荡中,现在半夜,风吹的芦苇荡左右摇摆,

  此时周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但到底有什么事呢?他不知道,他前思后想的时候,芦苇荡中突然火光四起。

  “哈哈哈,你们是不是很冷啊?来,我给你们加把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