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襄阳城外,在陷阵营和撞城车的配合下,城门被撞开了,不管是陷阵营还是骑兵团或是普通士兵,全都一涌进入了城内,城内的百姓诚惶诚恐的躲进自己的家里,紧闭家门。

  魏军士兵们没有来踹门,骚扰他们,百姓们觉得万幸了,他们知道,今天过后,襄阳城,这座荆州的首城,就要换主人了。

  襄阳城不光人口众多,也是全荆州城池里面最富有的城池,不管是商业,农业,还是治安,都是在整个荆州城池中排第一的。

  若是拿下整个荆州,以襄阳作为首府,就可以称王称霸,刘备就是这样起家的,而这也是孙权为什么不惜和刘备翻脸的原因。

  而今天,这座在别人眼里的肥肉城池被我给攻破了,我没有用任何计谋,攻城的时候完完全全就是硬拼人力。

  我们没有损伤多少人,第一是因为周顺被我们打的本来人就不多了,第二是因为陷阵营士兵,专克城池。

  是的,陷阵营士兵不光是打仗的好手,他们的最大优点就是攻城,他们的训练,都是按照攻城的顺序来训练的,当然,这也就大大提高了战场上的杀伤力。

  既能在战场上杀敌,又能简单的攻克城池,这陷阵营可谓两全其美了。

  以前我就很看好陷阵营,现在我是更看好了,把陷阵营和骑兵团视为掌上明珠。

  我手里有陷阵营和骑兵团,横扫天下,敢问谁能挡我?

  没错,这个世界上高手很多,可是双拳难敌四手,猛虎难战群狼,他厉害是吧?好,那我就用人海战活活的耗死他!

  酷匠Pq网$首d发c

  襄阳城的繁荣我可还是想延续下去,所以我下令不让士兵骚扰百姓,违令者斩,灭九族,你抢人家一个东西,你自己包括你的家人亲戚都得遭殃。

  军律不严,何以治军?

  守城士兵基本上全都被我们杀死了,可是我还没有看到周顺,奇怪,这小子去哪里了?

  我搜空脑海所有关于周顺的记忆,以这小子的性格,现在他应该会,忽然,我想明白了,召集所有陷阵营士兵,一共五万多吧,浩浩荡荡的朝太守府杀了过去。

  吕兴乌利燕这小两口看见了,也吵吵着要跟我去,我一想也是,周顺和玄阴道人我自己一个人不一定干的过他们,多个帮手总归好的,于是我便答应了他小两口,让他们跟着我去了。

  我领军赶到太守府,果然不出我所料,周顺已经领着三千多士兵在太守府门前等候了,他的左边是陆逊,右边是丁奉!

  “啧啧,周大将军,好威风啊?”我看着周顺,慢慢走过去缓缓说道。

  “废话少说!”周顺拿着魔龙刀狠狠的指着我:“蔡子和,来和我决一死战吧!”

  我愣了一下,说:“周顺,你这已经是第二次对我说这话了,有意思吗?”

  “卧槽,你他妈废话能少点么?要打便打,怎么这么娘们了?”周顺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行,周顺,你有种!”我的脸被气得铁青,拔出寒光剑和太阿剑说:“你们那边有三员将领,我们这边也派三员将领。你们那边有三千士兵,我们这边也派三千士兵,公平起见,你看可好?”

  “好!”周顺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怕我们几万大军一哄而上,他们这小小的三千人还不够我们包饺子的。

  周顺气势汹汹的准备朝我杀过来了,我突然又说:“我在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

  周顺愣了一下,说:“行,你问吧!”

  “玄阴道人哪里去了?”我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刚刚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才想起来,玄阴老头哪里去了,我得杀了他为雷明父子报仇!

  听完我的问题,周顺哈哈大笑道:“哦,你说那老不死的啊,被我杀死了,怎么?你还想见他么?见不到啦,他已经被我杀了!”

  卧槽,称呼从“玄阴道人”转化为“老不死的”,还把人家杀死说得那么轻松,大哥啊,人家可是来帮你的,你怎么?哎,不对啊,他死了我应该高兴啊,死得好啊死得妙,死的呱呱叫!

  想到这,我也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好啊好,杀得好啊,我还得谢谢你,帮我把他杀了,不然啊,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杀的了那老头,那老头逃跑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

  “哈哈,咱哥俩,不用谢!”周顺畅快的笑道,好像有回到我们前世一起打架,他帮我,我帮他的情景,那个时候,真好啊,周顺笑了一会,眼神突然一冷,双手握紧魔龙刀:“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我也握紧双剑,严肃的看着周顺,此刻我已经从陷阵营里面挑选出了三千名精英,陷阵营本来就是精英,陷阵营中的精英更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跟着我的两员将领自然就是吕兴和乌利燕了。

  “杀啊!”我大喊出声,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后面的人也跟着冲了上去。

  “妈的,这次竟然快我一步!”周顺大骂道,然后也一马当先冲了过来,他身后的人亦是如此!

  交锋,我对战周顺,吕兴对战丁奉,乌利燕对战陆逊,开打开打!

  我身上的刀伤和大慈大悲掌的副作用还在,我不敢用太大力气,但也不能用很小力气,上来便连续使用“寒光剑法第一式寒光无影”“寒光剑法第二式寒冰裂地”去攻击周顺,现在我耍起寒冰剑法来是越来越顺溜了,只是第三式我迟迟没有学会!

  第三式帅气啊,记得当天萧落雨使出的时候,那家伙,地面全都变成冰块了,紧接着全都一裂,再然后我们就全都倒了下去。

  也不能说我们站不稳,关键是寒冰裂地散发出来的寒气太重,得比第一式寒光无影散发出来的寒气厉害千倍万倍。

  尽管如此,我相信只用前两式就能对付周顺了,周顺那家伙挥动魔龙刀,耍起“魔龙刀法”也不是盖的,我俩打得难分胜负。

  我决定故技重施,嗖的一下闪到周顺的背后,然后一剑劈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