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骑马冲到吴军跟前,手拿寒光,太阿双剑,寒光剑法前两式我已经学会啦,最后一式“寒光剑法终极式寒冰裂地”实在太难学,而且我修为不够,就暂且不学了。

  不过有这两式已经足够对付这些麻瓜啦,我一个跟头跳落下马,左手挥动寒光剑使出“寒光剑法第一式寒光无情”,寒气迅速从我的四周散开,包围住了我四周的吴军,全部都冻得打颤。

  “唰”“唰”“唰”我双剑并用,挥杀了几下,转眼间,几十多名士兵便已经丧命在了我的剑下。

  “哈哈,子和,你好风光啊?”我的上空传来了声音,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周顺那傻逼。

  “找死!”我暴喝一声,把双剑往上一抬,“当”正好与周顺砍落下来的魔龙刀相撞,我用足力气,将周顺震飞三米远。

  周顺落在地上,仍然手拿魔龙刀朝我砍了过来,这小子,不作死会死啊?我也毫不退让,拿起双剑朝周顺攻了过去。

  “寒光剑法第二式寒光无影”

  我使出了寒光剑法第二式,顿时身影变得极快,堪称来无影去无踪,估计可以和陈宇的光影术媲美了。

  我闪到周顺身后,右手的太阿剑砍了下去,狠狠地在周顺背后留了一条大口子,周顺吸了一口冷气,转过身来就要砍我。

  我哪里能让他得逞,使出力气用左手的寒光剑挡住他的魔龙刀,右手的太阿剑朝他的脑袋劈了下去。

  我刚要劈下去,突然全身剧痛无比,该死,竟然是大慈大悲掌的副作用上来了,全身上下都痛,我哪里还有力气劈下去。

  周顺反应过来什么,毫不费力的挑开我的寒冰剑,然后“唰”的一下,我胸口顿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我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乘弧度掉落在地。

  “噗”我吐了口血,本来就有伤在内,现在是伤上加伤了。

  周顺这人很会把握住机会,就像他前世那样,被一个黑道大哥欺负的死去活来,但是他忍辱偷生,最后混大了,讲那个黑道大哥干翻了,那黑道大哥给他磕头磕的头破血流,周顺却硬生生的先把他五官割了,割破他的喉管活活整死,最后斩草除根将那位黑道大哥的家人全都杀死。

  周顺就是这样的人,你比他强的整他的时候时候他忍你,等到他翻过身来的那一刻,他会千倍万倍的还给你,心毒狠辣在我们那几个人里排第一位。

  当然,陈宇算不上心肠狠辣,他主要是什么人都看不起,认为自己最大,当然,他也有看不起人的资本和头脑。

  此刻,周顺就是抓住机会,他才不管我刚才怎么停下手不杀他,他只是看眼前,我已经被他给劈伤了,已经没有还手的机会了,所以他现在一定要抓住机会,整死我。

  眼见他的魔龙刀就要劈到我了,跟前出现了一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大刀,正是我给我儿子蔡忠的火龙烈焰刀。

  周顺砍下来的力气不算很大,因为我已经是将死之人,轻轻松松的劈下去就能把我的头颅砍下来,而我儿子蔡忠救父心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周顺的魔龙刀挑开,还迫使周顺猛地往后退了两步。

  “父亲,我来帮你!”蔡忠回过头来看着我,浓浓的眼睛里满是天真。

  -m酷匠.w网首发

  “好儿子,好样的!”我看着蔡忠,眼里满是欣慰,

  “我送你父子两个上西天!”周顺这个时候又拿着魔龙刀冲了上来,砍向我和蔡忠。

  “谁死还不一定呢!”蔡忠同样暴喝一声,拿着火龙烈焰刀冲了上去,和周顺打斗起来,我看着蔡忠娇小的身影,心里暗骂自己真没用,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蔡忠自然打不过周顺,蔡忠第一没有战场经验,第二和周顺年龄太大,很快便被周顺给压了下来。

  眼见蔡忠就要落败,却见一条红蟒蛇朝周顺咬了过来,周顺急忙闪身,红蟒蛇再度变回红蟒枪,回到了孙尚香的手里。

  “忠儿,你没事吧?”孙尚香走到蔡忠身边,问道。

  妈的,她丈夫我就在地上躺着,她竟然不管不问,还是我媳妇吗?

  “我没事,可是爸爸被那坏人劈了一剑!”蔡忠指着周顺,又看了看我说道。

  周顺嘿嘿笑道:“侄子,你可别乱说,这战场上可不分好人坏人,赢了便是王者,没有好坏之分。”

  卧槽,他竟然还好意思叫我儿子侄子?他妈的每次都对我儿子下死手,还好意思叫我儿子侄子?

  “谁是你侄子?你是我儿子,你就是坏蛋!”蔡忠指着周顺大骂道,现在有孙尚香做后台,蔡忠可是不怕周顺了,到让我觉得我这个做父亲的越来越卑微了。

  周顺脸色被气得铁青,但是又不敢上来进攻蔡忠,因为孙尚香在他旁边,要是孙尚香和蔡忠联手,自己恐怕真有可能不是对手,他倒不是怕孙尚香,而是孙尚香手里的那件武器实在厉害。

  周顺眼观四方,试图寻找玄阴道人,终于找到了,周顺心中先是一喜,但随即又失望了,因为玄阴道人现在正被雷仁,张虎,吕忠,司马师司马昭这一班公子哥缠住,根本脱不开身。

  据我了解,雷仁实力非凡,现在是那班公子哥的头,我儿子是老二,说来也好笑,雷仁的父亲雷明是我干儿子,雷仁却是他们叔辈中的头头。

  当然,关键是实力摆那呢,那班公子哥也愿意听雷仁的话,雷仁打谁他们就打谁,要不是我有难,恐怕蔡忠也要跟着雷仁去打玄阴道人了。

  孙尚香根本不把周顺放在眼里,回过身来走到我跟前,说:“你怎么这么废物,还需要儿子救你?”

  卧槽,他这是什么意思?她又不是不知道,我被宫本给打伤了,就算没有大慈大悲掌的副作用,现在起码余伤还在吧?打不败周顺也情有可原吧?

  正当我无比恼火的时候,孙尚香突然弯下腰来,将我扶起来,我一下就闻到了孙尚香的体香,真他妈的香啊,说实话,自从和她闹掰以后,我们已经很久没那个了。

  看着孙尚香将我扶起来,我心里暖洋洋的,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