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国这边,我领军用了三天到达宛城,进入宛城后,刘晔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跪倒在我的面前。

  “王爷,刘晔无能,雷明将军被玄阴道人用柳叶飞刀斩杀了,现在尸体还有流星双锤被敌军挂在营寨上示威,敌军连续攻打三天宛城,我等死战,方才守下宛城!”

  “什么?明儿他......”我大呼一声,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吕兴刘晔等人在一旁焦急的看着我,见我醒来,问我有没有事?

  我没有回答他们,只是一直皱着眉头,在我心里,早已经把雷明当作我儿子来看待,现在儿子被人杀了,尸体还被示众,我怎么能甘心?

  司马懿上前对我说道:“王爷,您不要伤心了,现在对付周顺才是首要的,还请王爷一定要振作起来啊!”

  我点了点头,忽然几个孩子闯进房中,我一看,是雷明的儿子雷仁,我儿子蔡忠,吕兴之子吕忠,张辽之子张虎,司马懿之子司马昭司马师等一班公子哥。

  雷仁上前抱住我,大哭道:“干爷爷,我爹,我爹他......”

  雷仁这一哭,我实在受不了了,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拍着雷仁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好孩子,我一定会给你父亲报仇的,一定会的!”

  雷仁却坚挺的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不,爷爷,我要自己报仇,您让我留在前线吧,好吗?”

  “这。仁儿,你才九岁而已,还是个孩子,留在前线太危险了。”我皱眉对着雷仁说道。

  “爹。”蔡忠突然说话,“您不要看不起我们这帮孩子好吗?我们照样可以上战场杀敌的!”

  我看着这些孩子一个个坚定的眼神,也不好意思拒绝,便答应下来,让蔡任看管他们。

  我恢复状态后,点齐兵马出城,前往迎战周顺。

  在城外,我与周顺的人马相对,周顺看见我,哈哈大笑道:“蔡子和,我听说雷明是你干儿子对吧?你瞧见我们营前那堆烂肉了吗?那就是你干儿子的,你干儿子死的可惨了,被我们的玄阴道长活活的用刀把左右胳膊给砍掉,然后又把肉割成一片一片的,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想来步他的后尘啊?”

  我闻言大怒,刚要发话进攻,忽然一将闪出说道:“末将愿意前去会战!”

  我看向那人,是后将军文聘,便点了点头,让文聘前往挑战。

  文聘骑马走到阵前,冲着吴军大喝道:“我乃魏国后将军文聘,何人前来战我?”

  文聘话音刚落,只听吴军那边一人飞马出来,大喝道:“我乃吴国左将军留赞,特来会一会你。”

  留赞和文聘迅速交战到了一块,二人大战三十回合,留赞不敌,被文聘刺死与马下。

  魏军这边连连叫好,我也得意的看着周顺那边,看他们如何收场?

  就在这时,只见那玄阴道人打开腰间葫芦,念动咒语,柳叶飞刀迅速的从葫芦里面飞了出去,然后玄阴道人手指指向文聘,柳叶飞刀直接杀向文聘。

  文聘这个时候正处在胜利的喜悦之中,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被柳叶飞刀一刀砍掉右臂,又一刀砍掉左臂,再一刀头颅也被砍掉了。

  我看见文聘被杀死,大骂道:“牛鼻子老道竟然施放暗器,给我杀,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我话音刚落,魏军便向吴军疯狂的进攻,周顺冷哼一声,也将手掌一挥,吴军也向魏军攻去。

  此时柳叶飞刀尚在空中,玄阴道人手指指向魏军,冲在最前面的数百名魏军士兵顿时被砍掉了头颅。

  然而我带领的这些魏军士兵都是远征西蜀回来的,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即便看到柳叶飞刀如此厉害,仍然不顾死活的冲向前去,甚至有人用自己手中的刀去砍飞在空中的柳叶飞刀。

  两军交战到天黑,各有损伤,我们这边丧命在柳叶飞刀下的士兵达到一万多人,吴军也好不打哪里去,我们毕竟有陷阵营和骑兵团,冲进他们的敌军之中左冲右突,以一敌百。

  天黑之后各自收兵,我们在城外扎营,原因是我们的军队有四十万左右,如果在城内会惊动百姓,不如在城外扎营合适。

  夜晚,司马懿对我献计说道:“王爷,我们今晚可以去袭击吴军大营,定能让吴军大败。”

  “这,我也想去袭击,可是,恐怕他们会有准备啊!”我皱着眉头说道。

  司马懿呵呵笑道:“王爷,您忘了陈宇说过的一句话了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智谋都是扯淡!”

  “这个我是记得,可是那玄阴道人的柳叶飞刀太过于厉害,我怕....”我皱着眉头,犹豫不决。

  司马懿见我犹豫,便凑到我耳边,说王爷只需要如此如此,则柳叶飞刀必克,吴军必败。

  我听完司马懿的主意,顿时来了精神,说道:“这真的能行吗?可要是失败了那可就....”

  @%酷#:匠5H网h永9久Bx免费7@看小说)z

  司马懿微微一笑,说道:“王爷,您这就不对了,仲达什么时候打过没有把握的仗?您放心就好,我自有安排!”

  “那好,就拼一拼吧,这一次,我一定要打得周顺狗吃屎!”我坚定的说道。

  深夜,夜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一支军队行走在树林里,那正是我带领的魏军,只听一声咕咕叫,穿着夜行衣的樱子还有艾琳朝我走过来,报告说道:“吴军丝毫没有防备,王爷进攻就好。”

  “嗯。”我点了点头,看了眼艾琳还有樱子,这俩女人现在是我们魏军的侦查员,现在大晚上穿着夜行衣在月光之下显得极其貌美,只是这侦察队就她们两个人,看来我得找时间给她们找几个侦查人才,组立一个真正的侦查组。

  就在我左想右想的时候,我们的军队到达吴军营前,果然营前就只有几十名吴军,我大喜,把手一挥,几名陷阵营的士兵立马静悄悄的跑了过去。

  守在营前的几十名吴军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陷阵营士兵用短刀切断了喉咙,这陷阵营士兵非常精悍,我看不如叫精兵团好了。

  我看见陷阵营士兵解决掉了守在营前的守卫,立刻拔出剑来,高叫道:“给我冲!”

  顿时,魏军像浪涛一样冲进了吴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