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赤吻剑就赤吻剑呗,你激动个大头鬼啊。”刚才南华老仙猛地一声吓了我一跳,我无语说道。

  “你懂什么,这赤吻剑可是上古神剑啊,一般人用不得,只有王者才能用之,看来这匈奴单于乌利尔可真不能小瞧他啊。”南华老仙啧啧道。

  “哇,原来我的岳父大人这么厉害。”吕兴假装惊讶道。

  “好了好了,你们别再吹嘘了,明日会一会他不就知道了么?我到要看看是他的赤吻剑厉害,还是我的太阿剑厉害。”我眼冒精光说道。

  而在匈奴营地这边,乌利尔坐在中军大帐的首位,旁边站着他的女婿公孙渊和他女儿乌利萍。

  “你们说的可是属实?燕儿真的嫁给了那吕兴吗?”乌利尔严厉问道。

  “父亲,孩儿岂会欺骗你,燕儿不光嫁给了吕兴,还用太阳神针破了我的火龙镖。”乌利萍抱怨道。

  “哼,明日我就将这不知羞耻的东西给擒回来。”乌利尔哼声道。

  第二天,我们领军来到阵前,只见匈奴那边的军队领头人是个手拿赤色长剑的老头,看来就是乌利尔了。

  “敢问阁下就是乌利尔吗?”我骑着马上前问道。

  “老夫正是乌利尔。”那老头喝道。

  “敢问单于,我大汉多次与你们匈奴联姻,百年修好,今日不知为何一直侵犯我中原啊?”我问道。

  “哼,蔡霆,你杀我亲家,这是一仇,吕兴抢我女儿,这是二仇。”乌利尔说着,然后转头看向乌利燕喝道:“不知羞耻的东西,还不给我滚回来。”

  乌利燕不知如何对答,吕兴却上前说道:“老丈人,你这样就不对了。怎么能骂你女儿呢?哪有父亲骂女儿的?”

  “呸,吕兴,你抢我女儿,敢不敢来会会老夫。”乌利尔拿着赤吻剑对着吕兴说道。

  “好,老丈人,请赐教。”吕兴说着,欲要上去,乌利燕却拦住了他,吕兴拍着乌利燕的手说道:“放心,我只是和老丈人玩玩,不会伤到他的。”

  “不。”乌利燕当场否定,说道“我爹下手不知道轻重,你一定要小心点。”

  吕兴:“.......”

  随后吕兴冲上前去,拿起方天画戟就往那乌利尔头上挥。乌利尔却纹丝不动,在方天画戟快要砸到他头上的时候,他手中的赤吻剑忽然冒起光芒,往上一挥。

  “呯”的一声,赤吻剑和方天画戟相撞。吕兴从马上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噗”的一声,吐了口鲜血。

  “夫君”乌利燕着了慌,赶紧从马上下来,扶起了吕兴。

  “二哥。”我着急说道,然后又对着乌利尔骂道:“卧槽尼玛,你个傻逼老头子,他是你女婿,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说完,我拿着烈焰火龙刀冲向乌利尔。

  “哼,孺子竟敢无礼,给我纳命来。”乌利尔冷哼一声,挥动着闪闪发光的赤吻剑朝我劈来。

  “呯”赤吻剑和烈焰火龙刀相撞,我倒是没有飞出去,可是我手中的烈焰火龙刀却脱手而出。

  “给我去死吧。”乌利尔大喝一声,拿起赤吻剑朝我头颅劈来。我大吃一惊,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出太阿剑来抵挡。

  “呯”在我以为我要飞出去的时候,可是下一秒并不是我飞出去了,而是乌利尔。

  没错,就是乌利尔飞出去,也不算是飞出去了,而是摔在了马下。这下可把匈奴那边给急坏了,连忙冲上前来搭救乌利尔。

  可是已经晚了,我命左右士兵将乌利尔给绑起来。然后将上来搭救乌利尔的几名匈奴士兵给砍死。

  两军随后便厮杀起来,到最后我们成功地俘获乌利尔回营。

  再回营的途中我问南华老仙:“这赤吻剑也不怎么厉害嘛?怎么一碰到太阿剑就不行了?”

  “哎,赤吻剑厉害是厉害,但是太阿剑更厉害啊。”南华老仙无奈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像看傻逼似的看着南华老仙。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就已经有了太阿剑,我琢磨着你怎么也得到达神境才有吧,谁知道你小子竟然碰到狗屎运。但现在太阿剑虽然在你手中,你却不能把它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毕竟你现在太弱了。”南华老仙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颔首道。

  回到营中,我命人把乌利尔给压上来,然后命吕兴给他松绑。然后我对着他说道:“乌单于,在下真的不想与匈奴为敌。今日擒获单于,在下绝不敢害单于性命,还请单于回去退兵。至于赤吻剑,恕在下不能给你,因为我的三哥曹植正缺少一把佩剑。”

  乌利尔冷哼一声,说道:“回去后我可以退兵,其实我也不想与汉族结下仇恨。赤吻剑我也可以不要,我们匈奴宝贝多的是。但是,请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这个,”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为难道。

  “父亲。”乌利燕突然叫道,然后跪倒在乌利尔脚下,哭着说道:“女儿真心爱着吕兴,现如今和他成为夫妻,请父亲不要为难女儿。”

  吕兴也跪下低头道:“岳父大人,我一定会好好疼爱燕儿,请您成全我们两个。”我从来没有见过吕兴这么低三下四说话。

  *?酷匠~网f:永H久!免w!费}看G小Zo说4

  乌利尔看着跪着的夫妻二人,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然后将乌利燕还有吕兴二人扶起,对乌利燕说道:“只要你俩幸福就好,以后如果想起爹,就去魔纹城去看看爹。”说着,眼角眼泪滴下。

  “嗯,爹,你不要走了,和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女儿给您养老。”乌利燕说道。

  “这怎么能行?爹是匈奴单于,更何况你娘还有皇后都在魔纹城,你幸福就好,爹走了。”说罢,转身离去,我看着乌利尔的背影,貌似有苍老了十岁。

  乌利尔回到匈奴营中,公孙渊还有乌利萍将她接回营帐内,乌利萍问道:“父王,你没事吧?”

  “没事,咱们即日退兵吧。”乌利尔哀叹道。

  “啊,岳父大人,为什么?难道不给我爹报仇了吗?”公孙渊上前问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更何况燕儿已经嫁给了吕兴,退兵吧。”乌利尔说着,将一杯酒喝下肚中。

  “不,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公孙渊摇着头对乌利尔喝道。

  “夫君,你冷静一下。”乌利萍见公孙渊这样,上前安慰道。

  乌利尔摇着头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胸口一痛,“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然后指着刚刚喝下的酒杯说道:“这,这酒里有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