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禁并不算是一位将才,甚至我都有点厌烦他。因为张典兵败他竟然为了士气就把张典给杀了,对此良心上确实说不过去。但是要想占领幽州还必须得有他,所以我不得不招降他。我上前将他扶起来,说道:“魏将军请起,既然您投降了我,那么就要竭尽全力的辅佐我。只是我实在不明白您前几天为何忍心杀死您的副将张典呢?”

  魏禁苦笑道:“将军一定是认为我是一个冷血的人吧?那张典虽是我的副将,但是却是韩浩派来监视我的。我的一举一动他都会汇报给韩浩,因此前天我见他兵败便借机杀了他。与将军交战我发现将军神勇盖世,回到城中我便有投降之心。只是我怕属下知道后会兵变。所以才等到今天被将军活捉,魏禁甘愿归降。”“好,我得将军则幽州可得也。哈哈。”我大笑道。

  {更x新最#+快p上。0酷f)匠网^g

  当夜,蓟城剩余的一万五千多名士兵全部被活捉。在魏禁的劝降下,一万五千多名士兵全部归降。加上我们原本带的一万多名士兵总共有两万五千多名了。

  第二天,曹植领军赶到,看见蓟城城门大开,吃惊不已,我领军出来笑道:“三哥,你来晚了,蓟城已经被我拿下了。”曹植哈哈大笑道:“四弟,你果真神将也。”

  我谦虚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周峻的功劳。”“将军过奖了。”周峻自谦道。曹植入城后,我们坐在太守府,商议如何对付韩浩。魏禁道:“我前些日子让士兵向韩浩求援,恐怕他现在正在来的路上。不过将军放心即可,那韩浩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并且他在幽州不得民心,将军想要对付他易如反掌。”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韩浩原本是袁术的部下,袁术兵败后投靠了曹操。曹操待他不薄,没想到他竟然反叛了。”“将军怎么知道这么多?”魏禁疑惑道。“呵呵,天下之事尽皆在我掌握之中。”我笑道,心里暗骂一声该死,我总不能给你说我是穿越来的吧?

  只见周峻眼光一闪,说道:“将军,我有一计可拿下幽州。”“什么计谋?”“那韩浩赶来就蓟城,肯定会倾巢而出。将军可以东击拿下阳乐切断他与公孙康的联系,然后再拿下渔阳。那个时候韩浩无家可归,我等两面夹击,则韩浩必败。”周峻说道。

  我连连拍手道:“妙计,妙计啊,好一个关门打狗之计。只是从蓟城到阳乐再到渔阳路途甚远,到那时韩浩恐怕早已经到达蓟城。这该如何是好?”“将军放心,将军可派李严张辽守住蓟城。那韩浩就必定不敌,但他仗着兵多肯定不会撤兵。到他想撤兵那时恐怕我们早已经拿下渔阳和阳乐了。”

  “嗯,既然这样那就得越快越好。张辽李严你俩还有三哥留三万士兵守住蓟城,其他人等跟我前往先拿下阳乐再去拿下渔阳。”我下命令道。“诺。”众将齐齐抱拳道。

  当天下午我便领着一万五千士兵和吕兴等一干将领直逼阳乐,那样阳乐太守乃是韩浩的族弟韩睿。听到我在城外叫阵,仗着自己会点武功便拿着自己的斧头骑马领着阳乐守军一万多名冲出城来,喝到:“我乃韩浩族弟韩睿,谁敢与我一战?”

  魏禁在我旁边悄悄的说道:“这韩睿虽然有些武力,但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待末将前去擒他。”说完,魏禁刚要上前,忽然蔡任拦住他道:“那小子跟我用的是一种兵器,还是让我前去擒他吧。”说着,蔡任便骑马拿斧冲向韩睿。

  来到韩睿跟前,大喝道:“我乃大将蔡任,纳命来。”说完拿起斧头劈向韩睿,韩睿大怒。亦是拿起斧头来与蔡任厮杀在一起,他俩战了三十回合,蔡任虽然占据上风,但一时难分胜负。我心急不已,这速度太慢了,必须赶快拿下阳乐。

  随即我拿出了弓箭,“嗖”一声射中了韩睿的肩膀,韩睿痛呼一声,蔡任抓住机会一斧将他斩为二段。接着我对韩睿带出来的士兵叫道:“你们主将已死,还不快快放下武器投降?”“哗啦”一声,武器掉落声一片,士兵们全部归降。

  等我进城安抚士兵完毕,命蔡任为太守领一万士兵守住阳乐。接着我继续领大军进攻渔阳。果然不出周峻所料,渔阳守军很少,差不多只有两千多人。等我们赶到,守将慌忙打开城门投降放我们进去。拿下渔阳后,我命马帅为渔阳太守,领五千士兵驻守渔阳。

  接着,我们便从渔阳前往蓟城的路上出发,前往夹击韩浩。话说韩浩领着七万大军去援助蓟城,到了蓟城城前才知道魏禁已经投降我们。韩浩勃然大怒下令攻城,谁知道张辽和李严竟然亲自领兵出城迎敌。

  这可让韩浩高兴不已,因为己方的兵力是对方的一倍之多,这仗还不是赢定了?随后他便指挥大军冲向张辽他们。可是一交起手来韩浩就惊呆了。因为张辽威猛无比,而李严又指挥得非常得当。所以当即便杀的韩浩军大败。

  可韩浩却因为自己这边兵多,不愿意撤兵。就命士兵就地扎营,等待时机。这天晚上他正在营中苦恼无破敌之策,忽然一士兵慌忙跑进来说:“主公,不好了。”韩浩皱眉问道:“何事这么惊慌?”“敌军袭营了。”那士兵说道。

  “什么?”韩浩大惊,慌忙走出营去。只见外面火光冲天,自己这边的士兵早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降的降了。韩浩慌忙前去指挥大喊不要乱,无奈终究还是停不下来。

  韩浩只得骑马同一千多名士兵冲出营去,向渔阳而逃了。韩浩出来匆忙,又没穿盔甲,现在大半夜的冻得韩浩浑身发抖。韩浩对着一名骑兵说道:“把你的盔甲给我。”那骑兵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盔甲脱下来给了韩浩,韩浩穿上盔甲顿时身子也不发抖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炮响,只见闪出一军。领头的将领笑道:“韩太守,怎么现在弄了个要抢自己部下盔甲来穿啊?”

  学长说:“下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