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城外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有人出来。吕兴大骂道:“这狗娘养的,怎么还不出来?”“呵呵,二哥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我笑着上前拍着吕兴的肩膀说道。

  话刚说完,只见蓟城城门大开,约莫有一万多士兵冲出城来。为首的一员将领身穿黑色铠甲,手拿长矛指着我问道:“我乃幽州牧韩浩旗下,镇守蓟城太守魏禁是也,汝可是曹操派来的先锋官蔡霆。”

  “呸,韩浩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自称太守,听着,你爷爷我正是蔡霆。你们这些叛贼哈,丞相如此信任你们让尔等镇守幽州,为何无故投降公孙康?”我大骂道。

  “哼,天下人皆知曹操乃汉贼也,我等为何要屈身于汉贼旗下?一城一池虽小,但是皆应入主。啊哈哈哈。”魏禁哈哈大笑道。我说不过他,恼羞成怒对着身后众将说道:“何人愿意前去给我拿下这伶牙俐齿的叛贼?”“末将愿往。”张辽手持紫金抢,身穿紫色战甲闪出举枪说道。“好,快去快回。”我答应道。

  只见张辽冲向阵前,大喝道:“我乃蔡霆旗下将领张辽是也,谁敢前来与我一战?”“什么?张辽,居然是张辽?”“天啊,竟然是张辽,他怎么会在这?”“完啦完啦,张辽在这里我们肯定打不赢了。”只见敌方士兵那边一阵噪动,真到魏禁大喝一声安静后才安静下来,不过看敌方士兵脸色还是胆怯不已。

  我奇怪的看向吕兴问道:“对方士兵们怎么如此惧怕张辽将军?”吕兴呵呵笑道;“四弟你有所不知,张辽与我父亲曾在并州共事过并州太守丁原。所以在并州那边很有名气,而并州与幽州又离的很近,所以幽州人大多都知道张辽的名讳。”“哦,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说道,表示明白。

  只见魏禁上前抱拳道:“张辽将军,听说你不是投降曹操了么?怎么现在又反过来跟着蔡霆了?”张辽冷哼一声,说道:“我的事岂容你这种鼠辈来管?快快前来应战吧。”

  魏禁大怒,回头对众将说道:“谁给我去拿下这狂妄匹夫的人头?”“末将愿往。”一人闪出,魏禁视之,乃是他的副将张典。便说道:“好,速去速回。”

  “诺。”张典答应道。随后骑马直冲张辽,张辽大喝道:“匹夫少催坐骑,本将军不斩无名之将,你是何人?快快报上名来。”张典见张辽问他,便答道:“我乃魏禁太守副将张典是也,张辽,你虽然小有名气,但是我张典却不把你放在眼里,纳命来吧。”举起刀来向张辽砍去。

  张辽见张典说不把他放在眼里,勃然大怒。挥起紫金枪,聚齐真气朝张典刺去。之前我教过他怎样练气,但他现在并不是真气二重,而是一重,我说过,有的人这一辈子也最多直到第二重。

  “呯”张辽的紫金枪与张典的打到撞在了一起,二人厮杀起来。不出十回合,张辽抓住机会,一枪刺中张典的左肩膀。张典痛呼一声,咬牙拿着刀向张辽身子砍去。

  张辽哪里能让他得逞,把刺进他左肩膀的枪往外一挑,枪头连同肩膀上的肉筋一同挑了出来。张典的左胳膊废了,右胳膊一只手拿不起大刀,大刀掉落在地。张典急忙拔马回阵,回到阵中,张典垂着头对魏禁说道:“将军,对不起,我败了。”

  “哼,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反正如今你已经败了,左胳膊也废了。从今天开始也没办法在做我的副将了,那你就去死吧,免得影响我军士气。”魏禁大喝一声,手里的长矛向张典胸膛刺去。张典躲闪不及,被魏禁一矛刺死马下。死前还睁大了眼睛,似乎并不相信魏禁竟然会杀他。

  e-酷匠网I&首d发

  杀死张典之后,魏禁忽然对我这边怒喝道:“蔡霆,你杀死我的副将张典,我要为他报仇,兄弟们给我冲啊。”我靠,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我大骂道:“你个傻逼玩意,张典明明是你刺死的。你却赖我,妈的给我冲,杀死那个傻逼玩意。”

  我刚要冲上前去,只见周峻拉住我说道:“将军不可要了那魏禁的性命。”“为什么?”我问道。“我们想要攻占幽州,必须有个熟人才行,而魏禁则是最好的人选。”周峻解释道。

  “原来如此,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说完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冲向前去。两边军队也都厮杀在了一起,我直奔魏禁面前骂道:“你个傻逼玩意,张典明明是被你刺死的,你怎么说我杀死的?你他妈是不是脑残?”

  “你找死。”魏禁大怒,举起长矛朝我刺来,我拿起火龙烈焰刀,将真气横贯在上面向魏禁的矛砍了过去。“呯”的一声,魏禁的长矛被我砍为二段。

  魏禁吃惊的看着手上被砍掉矛头的兵器,连忙将它朝我扔了过来。我猛地一闪身,那断矛从我身边飞过,而魏禁也借此机会逃跑了。

  我也不急着追赶,拿出了弓箭来。既然周峻说我不能杀他,那我就让他受点皮肉之苦。“嗖”的一声射了过去,正中魏禁的后背,魏禁痛呼一声,但还是忍住奔回城内。

  而他这边的士兵见主帅败了,战意全无,我们则乘机大杀一阵。他们那边的士兵本来就没有我们这边的精悍,这一乱就更弱了。不一会儿就被我们杀得血流成河。本来一万多名士兵出来的,结果只有不到四千多名奔回城里。

  我们本来是想乘机攻城的,可我们刚一到城下那城头上的箭支和石头便砸了下来。我们无奈只得退后一里地就地扎营。当天晚上,我问周峻道:“这蓟城乃是一坚城,强攻的话我军会损失惨重,这该如何是好?”

  周峻笑道:“将军可派人不分昼夜向城内挑战,然后秘密差人挖一个通向蓟城的地道。等地道挖成之后,我等可在夜里从地道向蓟城里面去。然后再从外面向城内进攻,里外夹攻,蓟城必得。”

  “好,周峻你可真是我的子房啊,哈哈哈。”我大笑道。周峻谦虚道:“为将军效力,万死不辞。”在接下来的几天,我派张辽天天去叫阵,而我则和其他人去挖地道。

  两天下来,地道终于挖通了。我当夜便下令夜袭蓟城。张辽领董轩,周峻,马帅等人在一个小时后见城门大开便率军冲进去。而我则和吕兴还有蔡任领一千兵现在进入地道通向蓟城,杀死守城门卫,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计划完毕,我们当即行动。钻入地道成功通向蓟城城内后,我们赶到城楼,杀死那值哨的五百多名士兵。放开城门,城外大军一哄而入。

  而我们则直冲太守府,擒贼先擒王,先拿下魏禁再说。此时魏禁箭伤未愈,听到外面喊杀声起。连忙拔剑出去查看。刚到外面就碰到了我和吕兴还有蔡任。魏禁大怒一剑朝我劈来,结果被吕兴一脚踹到在地。我看着躺在地上的魏禁,问道:“魏禁,你愿降否?”

  魏禁羞愧的站起来,半跪在地上说道:“蔡将军威武,末将愿降。”

  学长说:“早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