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到底是谁?”“周顺。”那人答道。我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将那人扶起问道:“你是顺子?”“废话,子和,你现在打架还是这么猛啊。”那人笑道。

  我握住他的手说道:“好兄弟,你没死啊?”“废话,你才死了呢。”“那其他人呢?”“不知道。”“.......”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便说道:“跟我回合肥吧。”“不行。”“为什么?”“咱俩现在各为其主,他日战场相见我绝对不会留情。”周顺突然严厉道。

  我却不以为意,说道:“你别闹了,咱俩可是好兄弟啊。”“兄弟归兄弟,但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使命。”“什么使命?让我们兄弟情义都不那么重要。”“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呆在原地,久久没说出一句话来。

  “你知道孙权让我来做什么吗?”周顺问道。“做什么?”我反问道。“杀了你。”“我已经知道了。”“那你还问我做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想怎样?杀了我吗?”我看着周顺,心里别提多复杂了。

  虽然我的实力在他之上,但是他如果真想动手的话我绝对不会还手。因为我们是兄弟,前世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我不会杀你的。”周顺闪开了身子。“你走吧,从今天开始咱们再也不是兄弟了。”

  我的心好像被刀割一样,“真的要这样吗?”“没错。”周顺态度坚决的说。“那好吧,告辞。”我咬牙说道,然后转身离开。既然他根本不在乎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那我也没必要在乎。

  到了吴国太房间,我的心情还很压抑。我看到吴国太和孙尚香正在开心的聊着天,不忍心打扰,我便站在一边看着她们。最后,吴国太发现了我,看着我笑着说道:“霆儿来啦?”

  我心里猛一紧,孙权派周顺刺杀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见我不说话,孙尚香问道:“夫君,你怎么了?”“没,没事。对了,小妹,咱们现在走吧?”我反应过来,连忙转移话题道。

  “嗯。”孙尚香答应着,然后依依不舍的看向吴国太说道:“娘,女儿走啦。”“走吧。”吴国太哀叹一声说道。之后,我和孙尚香赶到驿馆去寻找吕兴,只见吕兴和董轩还有前些天被董轩砍掉一只手的汉子高兴的喝着酒。

  我走了过去,说道:“二哥,董轩,咱们回合肥吧?”“吆喝,四弟没想到你竟然一点也不留恋啊,啧啧。”吕兴看到我惊奇道。“哈哈,反正媳妇已经拐到手了,回去合肥照样快活。”我无赖说道,孙尚香在我背后捏了我一下。

  “哈哈,好。四弟,你还记得这个人吧?”吕兴指着那个断了一只手的人说道。“当然记得,要不是他咱们还找不到结婚地点呢,我得好好谢谢他啊。”我笑着说道。

  那人上前说道:“将军客气了,在下姓雷名放。愿意跟随将军鞍前马后。”“将军已经有我这个小弟了,不需要你。”董轩说道。“董轩,不得无礼。”然后我又看向雷放说道:“恩,雷放是吧?那个我们要回合肥了,如果你要是独自一人就跟我们去。如果还有家人的话,二哥,给他些银子,算是咱们断他一只手的谦礼。”

  只见雷放跪下道:“在下有一妻子和儿子,儿子雷明天生力大无穷。我不甘心这一生碌碌无为,请将军收留我吧。”“那好吧,你把你妻儿和儿子接来,咱们一起走。”我无奈,只得答应。

  “谢将军。”雷放激动道。等雷放接完他的妻儿,我们便在吴国太安排的五百士兵护送下出城了。待离开吴郡十里多地的时候,忽然一队军马拦住去路,领头人正是陈武和丁奉。只见陈武说道:“蔡将军,近来可好?”

  我冷哼一声,说道:“好的很,你们来做什么?截杀我么?”陈武笑道:“现在你已经是姑爷,我哪敢截杀您啊?只是奉周都督之命,不能让你和郡主过去而已。”

  “陈武,你找死么?”这时,孙尚香突然从马车上下来,对着陈武喝道。陈武看见孙尚香,就像耗子看见猫,连忙下马说道:“郡主,末将只是奉周都督之命而已。”

  “呸,周瑜算个什么东西,赶紧给我滚开。”孙尚香大骂道。陈武无奈,不得下令让士兵们闪开。我们走后不久,只见又一军马赶到,陈武看见说道:“程老将军,周泰将军。”程普问道:“郡主拦下没有?”

  “没,没有。”陈武垂下头说道。程普冷哼一声,拿出剑来说道:“主公佩剑在此,命尔等取下郡主和蔡霆首级复命。”“诺”众将齐齐抱拳答道。

  V、更@)新√;最A快上1酷@匠@M网g

  我们行至濡须口,忽然出现一军,领头人喝道:“关羽在此。”我心里大惊,关羽怎么会在这里?但是我立即下命令道:“给我撤。”随后我们改道而行,行至不出五里,又出现一军,领头大喝道:“常山赵子龙在此。”

  我大怒,与赵云厮杀一阵,突围出去。走了不远,又出现一军,领头的二人,一人是我的师父黄忠,另外一人与关羽相似,看样子是魏延。只听黄忠大喝一声道:“孽徒还不快快下马。”

  我在马上抱拳道:“师傅,您这是要子和的命吗?”黄忠默然,可魏延却不这样,指挥军马朝我杀来。我们厮杀一阵,又突围出去,又遇一军。领头人正是孙权,身边是程普周泰陈武丁奉。

  孙权大喝道:“给我拿下蔡霆。”忽然那五百士兵突然反戈,攻向我们。我大怒,厮杀起来。等杀散那五百名士兵,孙权身后杀出一人喝道“董袭在此。”吕兴刚想上前,只见雷放一马当先冲了上去,那雷放的手本来就已经少了一个,只见他一只手拿着刀冲了上去和董袭厮杀起来。结果不出一回合就被董袭刺死与马下。“父亲。”忽然一声父亲从孙尚香马车里传出,只见马车出来一位十四多岁的孩子。

  正是雷放之子雷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