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卷起裤脚,原本白皙的脚踝上多了几条痕迹很深的勒痕,此刻已经红肿了一大圈,顾青小心的触碰:“很疼吧?”

  “有一点。”十七低头看着受伤的脚踝,疼痛感倒是不明显,可能是藤曼在脚上缠绕了太久,血液不畅通,所以没了知觉,暂时走不了路了吧。

  天空中的太阳渐斜,光亮却也依旧刺眼。

  “上来,我背你。”

  “嗯?”

  蹲在地上的顾青早已转过身去,侧头,等着身后的人,十七不知是没听清还是怎么的,在原地愣了一下,便有炙热感袭上脸颊。

  “喂,是不想让我背你回去,还是想和我在树林里多待会儿呢?”

  “才不是呢。”

  听着顾青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十七急忙否认着,俯身,搂上了少年的脖子。

  十七将脸靠在顾青温暖的背上,衣服上有淡淡的肥皂清香,大概是第一次和顾青靠得这么近,十七僵硬着身体有些不知所措。

  零碎的光映出两个人的影子,搂在顾青脖子间的手还清晰的感觉着少年身上的温度。

  原来,他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冰冷。

  “顾青,谢谢你。”轻轻的说着她的感谢,靠在背上的她感受着他的心跳。

  顾青没有说话,微微侧头,嘴角的笑意更加灿烂。

  从最开始讨厌他的她,捉弄他的她,到后来温暖他的她,他都还记得。

  那碗面,或许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一碗面,却是真真温暖过他的一碗面。

  那提醒他要按时吃饭的声音如今还能回荡在耳边。

  他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什么题都不会难倒他。

  可是他也是一个会渴望温暖的人,或许那只是她随意的一个举动,他却一直铭记在心,慢慢生根发芽。

  那时候或许他还不懂,习惯了用冷漠态度去保护自己的他,见到她后竟会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会因为想要捉弄她答应她的打赌。

  也会因为她对苏南的好感而觉得心情不畅。

  球赛的时候故意让她跑很远去买冰水,只是想向所有人证明她是任他使唤的小奴隶。

  后来,因为林婉的摔倒,他竟然有了想保护她的想法,或许就是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对她好像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吧。

  再后来,她对他的逃离,和苏南的亲近,都让他心情一度低沉。

  校运会上,她抱住他,他以为她是要和他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可她抬头看清他后却狠狠的推开了他,任由身后的苏南将她拥在怀里,那时候,他的情绪是真的因为她爆发了。

  5酷B}匠^网X唯#一正◇)版,m'其h他、n都是盗t…版g

  原来,早在某个夏天的傍晚,那个冷漠的少年就将那个牵住他衣角,带他跑过整个校园的女孩映在了心底。

  好庆幸,在我年少时就遇见了你。

  背上,有浅浅的呼吸传来,顾青突然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或者脚步再慢一点,这样他就能和她呆得再久一点。

  “十七,以后我教你做题吧。”顾青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望着不远处的渐渐飘零的落叶。

  高中的三年很长,因为每一天都会有做不完的题目。

  可是,高中的三年很短,他怕突然有一天他会去到没有她的城市。

  “我智商那么低,你教得会吗?”背上的十七嘟嚷着,每天吃饭,睡觉,打豆豆才应该是她的人生。

  “我们的打赌还有效吧,我说我以后要教你做题,你敢说不吗?”

  “我···好吧,但愿你能教会。”

  算着日子,今天应该是他们打赌的最后一天,十七将已经到了嘴边的‘不’字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只能无奈的撇嘴。

  “顾青,我不是还欠你一个约定吗,你干脆一次性都说了吧。”突然想到上次篮球赛时,她还输给了他一个约定。

  “这个啊,我暂时还没想到。”眼里闪过一丝狡捷的光亮,他才不会这样轻易就放过她呢。

  这个约定一定要先留着。

  “你累不累。”大概是感觉到顾青的脚步慢了许多,十七仰头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轻声问道。

  “你这么重,当然累啊。”

  “额···那我下来自己走吧。”

  没听出顾青语气里的一丝调笑,十七作势起身要下来。

  “哈哈哈,不要,我喜欢背着你。”没有给她下来的机会,顾青继续向前走着。

  “啊···”在听到顾青说出某两个字的时候,身后的女孩一惊,早已红透了脸颊。

  微风还在摇曳着落叶,飞鸟依旧排着队在空中掠过。

  林间小道上的两个人沉默不语,可嘴角扬起的弧度却是一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