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木家的新成员(1)

  处于鸡山村最中央的,如同众星拱月般建造在那里的,就是鸡山村村长和村干部们办公的地方。

  灰白色的墙壁,略有些陈旧的三层楼房,大门还是木质的,连个装饰的东西都没有,只有墙壁那块挂着绣球的牌子,证明了这座建筑还是鸡山村最高权力的象征。

  虽然只是一栋模样极其破败的房子,但这座房子,却已经是鸡山村唯一的洋楼了,说起这类似城里小区套房的房子,还是何老头在城里工作的侄子帮忙建的。

  何老头此时的心情很不错,这从他早上开始就不断哼着歌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了。

  至于为啥,桌子上摆着一个大包,里面七七八八的摆放着就像街边小摊的东西,但这却是一批古董。

  说起这古董,还是那两个胆大包天的城里人回来偷的,没错,就是偷!何老头肯定的想。

  要说在农村,子承父业,儿孙们继承自己家的遗产那是天经地义的铁理,没有谁能用歪理抢走别人家留给子孙后代的贵重玩意,然而这两个城里人却不得了了。

  何老头眯着眼,打探着坐在红木椅子上的生死二人组,不由得暗骂了一句“白眼狼!”

  此时,中年男人和三八妇女齐齐坐在椅上,两人的形象有些统一,眼睛毫无疑问的青肿成一条缝,眼珠又紫又胀,只是一个是左边,一个是右边,而且不仅如此,两个“高贵”的城里贵族的名牌衣服,无一例外的碎成了比前苏联领土还要破碎的布片,中年男人还好一点,有件印满了黄泥脚印的背心做遮挡,但是隔壁的肥婆却有些糟糕了,要不是何老头心善,把自家闺女不要的破衣服给她挡一挡,那可就遭咯。

  似乎是察觉到何老头的视线,两人抬起头,望了他一眼,然后又重新把头埋在了膝盖发呆。

  “哼!装什么装什么大以巴蛆!还不是两个白生的肥猪!”何老头背过脸,心里暗骂道。

  其实古董,也就是阿雅奶奶祖传下来的一些玩意,村长何老头在老人家去世的时候已经收到了一些了,老人家亲手握着他的手拜托他,自然,于情于理,何老头把胸前的排骨拍得“梆梆”作响。

  只是想不到啊,他活了几十年了,还真想不到有人居然连自己奶奶的葬礼也不参加,要让外人负责搞好老人家的身后事,他是那个气啊!

  百姓以孝为先,他实在是想不到世界上会有这样的白眼狼,根本就不明白城里人是不是都这样的。

  这还不止,阿雅奶奶的遗嘱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是大家都知道的,她的那些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古玩,是要捐献给国家的,这两个混蛋倒好,居然不远千里回来就想要拿走这些东西?

  这跟你们有关系吗?哈?

  要是别家的人去世了,何老头还愿意把这些东西还一些给人家,毕竟是后人,但你要想啊!

  这两个混蛋在阿雅奶奶生前基本都没看过她,要这种孙子干嘛?要这种白眼狼干嘛?

  他没受过什么教育,但也知道道义是怎样写,哪个农村人不是把赡养自己的老父母当做最重要的事的,哪个人的生命不是父母给予的,虽然阿雅奶奶不是两人的父母,但也是他们的奶奶啊。

  而且,回来抢东西还不止,居然还想打他们鸡山村的娃娃,造反了,简直就是!

  虽然二娃是调皮捣蛋了点,但怎样调皮,怎样捣蛋,也不是他们两个白眼狼可以管的!咱们鸡山村的娃娃,哪有让别人欺负的道理。

  想到这,何老头不禁冷哼了一声。

  “你们啊,你们两个是阿雅奶奶的孙子吧!”何老头努力皱紧了眉头,让声音继续平和,让表情看起来威严:“古董就留在这里了,阿雅奶奶遗嘱写得很明白,这是要交给国家的。”

  “什么!”两个非洲难民同时抬起头,忿恨不甘的表情让别人很容易以为是他们被贪官迫害了一样。

  “你说什么!”三八肥婆顿时就不干了,她站起身,恶狠狠的瞪住了何老头,脸上白色的粉底和黄色的鞋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们不让我们拿走属于我们的东西,还打伤我们,现在就这样就要我们走?”

  “小瘪三,姑奶奶告诉你!”肥婆肿得像猪头的脸很有威迫力的对着何老头:“要不就把死死老太婆的东西还给我们,要不就赔钱,还有那个死农村小孩也要给姑奶奶过来!”

  “你说够了吗?”何老头皱着眉打断了肥婆的话:“说够了就赶紧滚吧,咱们鸡山村不欢迎你!”

  “你说什、”

  “阿雅奶奶的遗嘱上写得明明白白,如果你们硬要死杠的话那你们偷得的就是国家的财产!”何老头冷冷的望住了沉默的两人。

  “那你们打我,我死也要找回公道的,我告诉你,狗屁村长,我在城里可是认识大把有能耐的人的,识相的话你就、”

  “够了!”何老头粗暴的拍了下桌子,发出的巨大声音很快就让嚣张跋扈的三八妇女停下了嘴盾:“我告诉你们俩!”

  他一字一顿的道:“我们村子里的孩子被你们打了还没跟你们要医药费呢,你再在废话的话,有你好果子吃的,咱们村可不是吃素的!”

  “你、”

  “算了二妹!”中年男子死死的拦住了肥婆妇女,在肥婆耳边不停的劝告着。

  “哼!”何老头才没有空理会两人,他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做,的人,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去探望“英勇保卫国家财产受伤”的二娃要紧。

  ……

  春雨徐徐,毛毛的细雨打落在芭蕉叶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斜风中半弯腰的细柳经过了雨珠打湿,越发的青绿了。

  也不知哪儿的庄稼汉子忙里偷闲,在唱着小调,随着风飘得老远。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随手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带发间……”

  歌唱得很大声,似乎随着斜风和春雨,誓要传遍整个鸡山村一般。

  浅浅的一层白雾从地头升起,鸡山村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都冒出了徐徐黑烟,黑与白交织出了一副美丽的田园画卷。

  这个时间正是中午吃饭的时辰,虽然美丽的鸡山村依旧幽静无比,然而二娃家却是无比热闹的。

  “只见他端起了磨盘大的拳头,说时迟那时快,咱不惧不退,拿出鱼雷就丢……二娃口沫横飞地说道。

  ¤酷j8匠网正-版p首@f发

  “二娃,你可真厉害!”

  “二娃,你太棒了!”

  “二娃!”

  ……

  在一群小伙伴的包围中,二娃无疑得到非一般的爽快感。

  这几天被厄运缠身的他似乎品尝到了否极泰来的甜头,只一上午,回归村子的二娃便一下子就成了家家户户赞扬的五好少年兼职热情小伙。

  鸡山村谷地广场的“村务公布栏”处,红纸黑字的写着他二娃的名字!

  “鉴于李子淑小朋友保卫国家财产有功,鸡山村村委会特奖励……”

  “啊哈哈哈!”这个时间,二娃在自己家席位上不停折腾着肩膀,学张飞猛男样哈哈大笑。

  “来,敬咱们鸡山村的英雄一杯!来干。”

  “来,为鸡山村的胜利干杯,城里人都是臭狗屎!”

  “来!”

  农村人并不忌讳酒水,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现在二娃一手拿着一大碗白米酒,一脸傻笑的和已经喝翻了的酒鬼们进行着持续作战,无疑让在厨房忙前忙后的佟海担心不已。

  “也不怕二娃这死孩子喝醉!”佟海埋怨的望了丈夫一眼。

  “来来来!干!”二娃的老爹和爷爷同样在席上喝得不亦乐乎,酒桌上的气氛热闹无比。

  来的人都是村子里熟悉的村民,有十几围呢,客厅内摆不了那么多张桌子,只能在院子摆了,也幸好二娃家院子不小。

  保卫了国家财产,维护了鸡山的脸面,二娃作为鸡山村又一期的当红辣子鸡自然是射杀了无数的眼球。

  在农村,有喜事自然是要摆酒了,作为保卫了国家财产的英雄,二娃受到了鸡山村村委会的嘉奖,特奖励800元,要知道,这个时期的800元可是不少的。

  这也是因为阿雅奶奶那些古玩古董比较贵重的原因,事情,似乎就要告一段落了,虽然二娃脑袋又习惯性的起了个大包,但阿雅奶奶的东西没有被那两个人抢走,而且还教训了一顿不知好歹的两人,喜庆的气氛,笼罩在二娃的家里。

  不仅如此,在二娃旁边,一只毛茸茸的小黑狗摩挲着二娃的裤脚,不时的哼唧着。

  尽管所有鸡山村的村民都坚信二娃在一个月之内会把这只小狗活活整死,但至少现在的小家伙,是幸福的。

  喧闹与吵杂的人声,从二娃的家中传出了很远很远,而不远处,飘在空中的阿雅奶奶和阿福,望着二娃与小小的狗崽,两个相扶与共十几年的伙伴对视一笑,慢慢的化为了光点,消散在了鸡山村的土地。

  那一片充满生机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