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身高原因,虽然肥婆压在他身上让他逃不了,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肥婆雄壮的身体也成为了他最好的掩护体。

  在裤袋里掏出了鱼雷,二娃心底里冷笑一声,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掏出并且点燃了鱼雷,把黄色的小玩意扔到了肥婆身前不到一米5左右,这个距离既不会伤害到他,但却可以很好给肥婆和冷笑走着过来的中年男子一个教训。

  “快点回村搬救兵!洁若!”丢完鱼雷,二娃马上转头对还在踌躇的洁若喊道:“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快点回村!”

  说完,他也没有理会洁若有没有走,瞬间就躲到了还傻笑着什么也不知道,说着“你死定了”之类的话肥婆的怀里。

  这些动作只在一瞬间的事。

  很快,“哄”的一声在不远处响起,伴随的,便是三八妇女凄厉得如同杀猪似的尖叫,以及中年男子气急败坏的咒骂。

  “你这个小逼样的,老娘跟你拼了!”三八妇女精心打扮的发型被迫变成了非主流的产物,脸上更是被鱼雷爆炸产生的尘土刮花了脸,但被怒火埋葬理智了她现在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死也要先整死眼前的混蛋。

  “啊哈哈!”被人死命捏着脸的二很爽快,很开怀的大声笑了:“死肥婆,你活该!”

  说完,没等三八妇女反应过来,他又是一口吐沫帮她来了个洗礼。

  “你这个小鬼!”三八肥婆再次尖叫一声,想也没想就伸手擦掉了脸上的污垢,随后蒲扇般的手掌已经狠狠的一巴掌扇向了二娃的脸。

  “啊!”但二娃何许人是也,长期的战斗让他养成了鬼神莫测的战斗天赋,肥婆只要做出一个动作他就能做好下一个反应与反击的计划。

  人的咬合力有多大,最鲜活的例子便是拳皇泰森在一场战斗中直接将对手的耳朵咬掉了半边,相传,据科学家和有关专家估计,泰森那一咬,相当于一条成年鳄鱼一咬的威力。

  于是,三八妇女悲剧的一幕便注定了,她肥胖的手指才刚刮到二娃不远,二娃就一口咬住了她的手。

  “我的手!”肥婆的脸扭曲着,左手想扇过去,又不小心触碰到了被咬住的右手,顿时疼得她眼泪都飙出来了。

  一旁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吞了口吐沫,他发现,眼前的农村小鬼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二哥,你个王八蛋还不来救我!”肥婆望着自家二哥的鸟样,顿时就气不过来。

  “知道了知道了!”中年男人不耐烦的回答道,他走着过去,手里不自觉的挽了个剑花,这让他郁闷的心情好过了些,不过一想到等下就可以折磨这个可恶的小鬼,中年男人立即感觉气顺了,腰直了,连走路也生风了。

  他走到了自己妹妹面前,正要说出一番漂亮的话,但是下一秒,嘴巴却因为吃惊而撑大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地步,或者说是可以网罗天上所有鸟粪的地步。

  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家,漂浮在妹妹头上,冷冷的注视着肥婆女人。

  “头、头……”因为恐惧,中年男子的两条腿不争气的哆嗦起来,牙齿也在很活跃的相互交错着,联想到死老太婆刚死,这里又是她的地方,再看一眼漂浮在空中一脸淡然表情的老太婆,他再怎么愚蠢也知道是啥回事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漂浮在空中,一直注视着肥胖妇女的老人家转过头扫了他一眼。

  这种眼神瞬间让他从脑门冷到了屁眼。

  “你还头什么!混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三八妇女向中年男子怒骂了一句:“还不赶快过来,我的手快痛死了,死小鬼,快给老娘松开。”

  二娃朝她翻了个白眼,任凭肥婆怎么怒骂,二娃对她的声音也选择性的过滤了,并且很坚定的执行着“咬定青山不放松”这一至理。

  尽管嘴里的味道很臭就是了。

  “头、头头顶!”中年男子本来想用剑指上去的,但最后却换成了用手指了指肥婆头上。他的语气急促,手舞足蹈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精神科出来的患者。

  “头顶?”中年男人夸张的反应让肥婆和二娃都生出了好奇心,两人忍不住同时向头上望了上去。

  但这一望,肥婆就呆住了,相反二娃却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注视到二娃的目光,阿雅奶奶很慈祥的挥了挥手。

  “鬼啊!”三八妇女再次发出一声“两岸抵不住”的嚎叫,连被二娃咬着的右手也不管了,冬瓜型的身材以一种博尔特也要甘拜下风的速度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中年男人握着剑的方向,似乎这把冷冰冰的玩意能给他带来胆量一般。

  “呸!”二娃用力的吐出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吐沫,仿佛是嫌脏似的,连续不断的朝地上吐着口水。

  “王、王八蛋小子!”看在眼里的肥婆也管不了头顶上的不明物体了,张口就开始大骂:“你这个该死的农村鬼、”

  “闭嘴!”说话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在二娃头顶上的阿雅奶奶。她的话瞬间就起了作用,两个不断骂咧着不堪语言的人顿时没了勇气继续着刚才的行为。

  面对着阿雅奶奶冰冷的目光,中年男人“噗通”一下便跪倒在了地上。

  “奶奶,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故意回来打扰你的,我们只是想回来看一下你而已,你就可怜一下做孙子的我们吧!”

  他的语气凄凉且悲伤,一丝丝哭音配以在空中不断挥舞着晦涩玄奥地手势,加上以头抢地地悲怆动作,很快就释放出了一个名叫“终极求饶”的禁咒魔法.

  身旁的肥婆也不傻,一怔之后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迅速配合起了中年男人的动作,动作整齐而统一,语气悲伤而绝望。

  这一瞬间,善良的二娃都有些可怜他们了。

  “我不会找你们麻烦的。”阿雅奶奶平淡的话语让两人的脸色一喜,接着阿雅奶奶转头向二娃和蔼地说道:

  “二娃,你把桌子上的手镯和古董都拿回来,里面有你喜欢的就拿一个走,其他的是阿雅奶奶的东西,这都是要交给国家的。”

  她的话让脸上尚保持着欣喜表情的两人一窒,中年男人和三八妇女两人的目光顿时就变了。

  “哦。”二娃点点头,不疑有他,对那啥子玉啊翡翠的更是没有丝毫想法,因为他潜意识觉得,自己要是拿回去了,怕是又要被佟海逮着问从哪里来的啊之类的。

  大厅内很安静,跪着的两人大气都不敢出,然而他们的目光却在飞快的闪烁着。

  桌子上的古玩很快就被二娃收拾好了,因为中年男人早就准备好了包的原因,所以二娃只是把桌上的东西放进去而已。

  二娃把包拿在怀里,慢慢的走着回去,然而就在这时!

  “你别过来!”中年男人一手拿着长剑,一手迅速横架在二娃脖子上,因为两只手都用来拿包的原因,二娃只一下就被制服了。中年男人脸色狰狞,眼里全是诡谲和阴影在跳跃闪烁:“死老太婆,你宁愿给政府也不给我们,好,你做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了!”

  “你滚开!死混蛋!”二娃挣扎着道。“不要吵,农村佬!”中年男子一手夺过了二娃手里的包,顺手用剑柄狠狠的敲了二娃的脑袋一下,这一下,瞬间就让男孩疼得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只有阿雅奶奶依旧漂浮在空中,没有一丝表情的望着中年男人的动作。

  “走!还发什么呆!”男人凶狠的瞪了眼还傻站在原地的肥婆,把手里的包给了肥婆,然后一手架着剑,一手拖着二娃就想逃走,然而这时,背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嘶吼。

  一个黑色的庞大的身影,如同死亡的疾风般刮过了两人。

  “汪!”黑色的大狗凶恶的瞪着眼睛,眼里泛着的,是不属于生灵的诡异绿光,她的嘴角残忍的拉出了一个弧度,露出了白深深的锋利牙齿。

  而二娃,已经在两人受到攻击手忙脚乱而被救下来了,此时的他捂着小脑袋,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斗大的泪珠更是“啪嗒”、“啪嗒”的从眼里掉下来。

  中年男子和妇女一瞬间脸色木然,呆若死灰,他们再怎么傻,也知道目前的状况怎么也不是他们能应付得过来的。

  而这时,阿福咆哮一声,黑色的身体乳闪电般弹射出去,眨眼间,肥婆手里黑色的包已经被阿福抢了回来了。

  “辛苦你了阿福!”阿雅奶奶笑着摸了摸阿福的脑袋,再看了眼在旁边瞪着她的二娃后马上尴尬的笑了:“对不起,二娃,我的不孝孙子给你带了那么多麻烦,里面有一个观音的玉,你一定要带走,那是阿雅奶奶的心意。”

  “切,我才不稀罕呢!”二娃朝她翻了翻白眼,又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大包,眼睛顿时又湿润了。

  而这时,走也不能,留也不肯的生死二人组刚想使出终极求饶大法,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喧闹的人声。

  “二娃,你在哪里!”

  “哪个王八蛋敢欺负我们鸡山村的人!”

  酷匠e-网永久q免%费◎看小O‘说)

  “快,快走进去!”

  “该死的城里人,今天一定要揍死他们,往死里揍。”

  庄稼人的地域情节都是浓厚的,像护犊子般保护着自家村里的一草一木,更何况是他们村子里的娃娃。

  于是,悲剧的一幕又要准备上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