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波(2)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们伟大却傲慢,聪明却懒惰,侵占了这个蓝星,以主人的姿态遍布全世界。

  因为有了创造力,所以有了「爱」、「恨」、「孤独」与「道德」。

  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情感与法则,人类的世界才得以安稳的发展下去。

  就好像世界没有一颗完全相同的沙子一样,在人类的世界里,更是所有的人都是不同的,对比起只会遵循潜藏在基因法则的动物而言,人类有更多的情感,也有更多的欲望。

  人,也是有差别的。

  毫无疑问,当今社会也有很多这种不一般的人。

  “我就踢了怎样,你能拿我干嘛!”向二娃放出狠话的是一个身上穿着西装,头发用大量啫喱水定型成苍蝇飞上去也能滑倒,奸诈无比的大背头,典型的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中年男子。

  怒气值爆满的他捂着大腿,脸色铁青。大腿被二娃用水雷炸了一炸,目前红肿糜烂得就像荡妇的肥唇,让他无比疼爱的西装裤也被炸成碎布条那样的存在。

  “日你娘的小狗崽子!”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着,举起手就想一把掌朝二娃扇过去,横行无忌的江湖岁月给了二娃非一般的敏捷身手,对长期活在烟酒与女人身体的中年男子的攻击,二娃自然是轻轻一躲,就躲开了,并且,还顺手无比的瞄准,用力的踢了他的裤裆一脚。

  中年男子立马河豚样一般鼓着腮帮子,捂着裤裆,吸气的频率能把这里变成青藏高原。

  “你个小瘪三!”又有一浓妆艳抹的三八妇女尖叫着,双手伸出长指甲,活像要逮人的丧尸。

  “去死吧!八婆!”小男生的双眸就如同浸在冰水中的干将与莫邪,浑身都散发着冰冷无比的感情色彩。

  小腿一用力,二娃的脚瞬间就把三八妇女拐倒了。

  愤怒,是燃烧的火焰,是鲜花上的蛀虫,也是侵害心灵的毒药。

  男孩他从来也没有想到,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感到了愤怒。这种压抑不住的冲动,让他牙关紧咬,脸色铁青。

  “二娃……你没事吧?”洁若担心的在旁问道,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事实上应该说已经哭出来了。

  他的怀里还抱着那只阿福的那只小狗崽,小狗崽躺在洁若怀里,不时的发出细微的哼唧声。

  当胆大的两人进来后,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小狗躺在地上生死未知,而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在一旁擦着裤脚,不爽的骂骂咧咧着。

  二娃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他的心里像是高压锅在蒸发,怒气“蹭蹭”的往外冒。

  然后犹豫都没有犹豫,在中年男子和浓妆妇女惊讶的目光下,瞬间二娃就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这或许在村子人眼里,甚至是对于二娃来说,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曾经的他,喜欢恶作剧,没事就尽找一些小动物的麻烦,周遭邻居家的猫猫狗狗们,没有哪一些没中过招的。那时的他在作弄那些猫狗的时候,并没有如愧疚,或者不安的心情,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得意洋洋以及一种孩子的破坏的快感。

  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经历了阿福的事情之后,二娃就发现自己对作弄动物没兴趣了。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男孩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这样做事错的,是不好的!

  更何况,即使是当初被誉为鸡山小霸王的他,也没有这样对待过一只小狗。

  “你敢打我!”三八妇女摔倒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望着二娃,似乎难以想象有人会这样对待她,但她很快就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以及臀部的伤痛都是现实。

  “你这个死农村鬼!小逼养的!”脸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化妆粉,只需一件清朝衣裳就可以拍香港鬼片的浓妆女子再次尖叫一声,化身为一台斯卡图人型轰炸机,尖啸一声,闭着眼就朝着二娃冲了过来。

  “!”轻轻一闪,依旧是同样的结果,养尊处优闭着眼横冲直撞的浓妆女子并没有撞到二娃,却反而自己收势不及傻头傻脑的撞在了厚重的大木门上。

  农村的大门无疑是厚实的,在一个世纪之前,这些大门不失为了抵御强盗就是为了抵御敌人。油着红漆的门栓与浓妆女子的头部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发出“乓啷”的一声巨响,女子很快软软瘫倒在地,声音也惊醒了还在一旁哀嚎中的中年男子。

  捂着裤裆的中年男子目光满是怨毒,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夹紧裤裆,努力的试着站了起来。

  ☆E看正/版M◎章节》上¤酷匠√网'(

  “你们两个……嘶,农村小鬼,你给我记着!”中年男子咬着牙,汗津津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和忿恨。

  成年人的健壮体魄很快就给予了中年男子二次起身的战斗能力,他望了不远处瘫倒在地上的妹妹,又看了眼在自己面前一脸深仇大恨的小鬼,胯下的疼痛以及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凉和怒火从他的脑门传到了他的屁眼,冲动很快就使他做出一个令他后悔无比的决定来。

  “我今天就让你这个农村佬放放血!”中年男子就像一台暴怒的雄狮,嘶吼着就从旁边的纹着花纹的杏木桌上抽出了一把古剑,上面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古玩玉器,似乎是阿雅奶奶留下的遗物。

  望着那把泛着寒光的长剑,还在小声啜泣的吕洁若立即傻掉,二娃看得也是目瞪口呆。

  这种只存在于电视与古代战场的冷兵器立刻展示了古代的铸剑水平并不是名不虚传的,只一下,夹着凌厉风声的剑光一扫,“哆”的一声砍在了木门上,木屑乱飞,要不是二娃见机逃得快,可能项上人头就不保了。

  “你躲!”中年男人如同挨了一记嗜血加狂化的增强版魔法,一脸狰狞外加青筋乱冒让他看起来就像打了一夜通宵麻将并且还狂输钱的悲剧。

  “我看你往哪躲!”中年男人一步接一步的逼迫着二娃,手里挥舞着的长剑也不断砍向二娃的身后。

  他确实想不到自己会那么倒霉,明明只是想和妹妹瞒着大哥,回到老家拿走老太婆留下的遗产,然而谁知道却遇到二娃这个煞星。

  老太婆是他的奶奶,但从小就生活在城里的他对老太婆却没有任何感情,虽是如此,但无意中他却听自己父亲说过祖上收藏有一批古董,这让在城里混得不怎么如意的他起了小心思,谁知道,好不容易等老太婆死了,她却立下遗嘱说要把留下来的古董给政府!

  他立马不干了。

  火急火燎的拉着自己小妹一起去了祖宅,还别说,真让他找到了一把长剑和一些古玩,他暗想,老太婆倒是死得其所,死了也造福后人啊。

  只是现在的情况却打翻了中年人的发财梦,好不容易拿到了古董,来到这个狗不拉屎的地方已经让自诩高贵城里人的他很不爽了,现在居然又遇到这样一个小鬼,他今天说什么也要好好收拾一顿那该死的农村人先了,反正是农村的,大不了塞点钱找个熟人说一说就没事的。

  这样想着,中年人挥剑便挥舞的越发卖力了,但是灵活得像只猴子一样的二娃却在这里跟他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气得他眼冒金星,嘴唇起泡。

  两人在屋子里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倒是忘了一直在哭鼻子的吕洁若,但心里一直担心自己发小的洁若却不想走,虽然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但小男孩还是鼓起了勇气,选择站在二娃身边。

  “你……你还跑……”中年男人停下了脚步,伸着舌头喘着粗气,如同一条被太阳暴晒的癞皮狗

  “你给我去死!该死的王八蛋!”终究是年轻人体力旺盛,特别是对于二娃这种运动神经发达的小家伙来说。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一想到这可恶的家伙一脚把小狗踢成那样,他就忍不住想一脚踹死他。

  但长时间的躲避也让他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这样想着,二娃悄悄把手伸进了口袋。

  正想着发出大招“正义的鞭炮”,谁知道一双手却从身下紧紧的抓住了他。

  “抓住你了,小鬼!”三八妇女一脸奸诈狡猾,猩红的嘴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妖怪。

  “二娃!”吕洁若在一旁焦急的喊道。

  “你别过来!”冷笑连连的中年男人拿着剑向洁若挥了一下,锋利的剑锋马上吓了小男生一跳。

  “二娃!”

  “可恶!你给我放手!”二娃想提起脚,狠狠踹那个女人的脸,然而这个动作反而让他一下子就被绊倒在地。

  “哈哈哈,小鬼,挣扎啊,看老娘怎样收拾你!”三八妇女喃喃自语着,肥胖的身体整个都压在了二娃身上:“二哥,你还看个屁啊,快过来收拾他啊!”

  “是是!”中年男人忙不迭的应道,望着二娃不断挣扎的狼狈模样,中年人很爽快的笑出了声,然后脸色迅速变阴沉,他还没忘记二娃刚才是怎样对他的。

  想着想着,中年男人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土豆形状的身材一摇一摆,看起来就像风中打滚的冬瓜,颇为滑稽。

  “可恶!”二娃暗骂一声,想不到今天居然阴沟里翻了船,早知道就不带洁若过来了,想着,他望着不远处一脸担心却迫于武力不能过来的洁若,很快做了一个决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