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

  人死如灯灭,纵使生前如何高贵,掌握着怎样的权力,都抵不上岁月与生命的侵蚀,人们从出生、成长到死亡,一个个阶段,一段段回忆,终究,人还是会回归无尽的虚空中。

  在农村,所有的农民都是一样。

  淳朴,老实,永远像个老黄牛一样耕种着,为那嗷嗷待哺的儿女与年迈体弱的父母服务,直至,当身体不能耕种时,与那历史一同,消散在无际的黄土里。

  而阿雅奶奶的一生,同样也是这样的。

  “你说什么!”刚回到家,还大着舌头的阿木听了二娃的话,本来还眯成缝的眼睛瞬间撑大至极限。

  “嗯,就是养那条小狗啊!”二娃低着头:“是阿雅奶奶拜托我的!”

  “你又说阿雅奶奶!”喝了酒的阿木好悬没忍住自己的脾气,他瞪着二娃,凶巴巴的说:“二娃,如果你想找打的话,老爸现在可不奉陪的。”

  当然,阿木并不是说养不起一条狗,只是他对自己宝贝儿子整天都拿死人来开玩笑感到头疼无比,这不是说笑的。农村人可是十分重视这些的,而且人家阿雅奶奶刚死不久,二娃就在这里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屁话,万一,万一真的那就……

  “本来家里就拮据了,你还说养条狗,你找抽么你?”阿木摇了摇头,好让自己更精神一点:“整天都说鬼啊鬼啊,二娃我警告你,你不要再撒谎了,小心我揍你一顿!”

  “我没有啊!”二娃感到十分委屈,怎么个个都不信我的。

  “你还说、”

  “哎呀!你们两父子又干嘛啊!”佟海刚准备好柚子叶和洗澡水,回到客厅就发现阿木凶狠的表情,连忙跑过去把二娃拉到一边。

  /…酷匠网(:唯一正…A版*?,{Z其他都-是盗版=o

  “二娃,你又说阿雅奶奶的话了!”佟海压低着声音说:“小心你爸爸等下揍死你!好了,听妈的话,快点去洗澡,用柚子叶洗完澡就什么衰运都没有的了。”

  “是。”

  二娃连死的心都有了,本来还想试着拜托一下老爹的,谁知道无缘无故差点又挨了顿揍。

  他哀怨无比望了眼在房梁处朝着自己傻笑的阿雅奶奶和阿福,用力冷哼一声,想着就这样算了,但又怕阿雅奶奶会继续来纠缠自己,郁闷的他只能想着找一下爷爷会不会比较好。

  阿木一家人回到家里,不管男女老少都用柚子叶洗了一顿澡,特别是二娃,更是被要求还要去自己奶奶的香台那里跪了好一会儿。

  等弄好一切之后,疲惫的父母和爷爷很快都去睡觉了。

  “要养那条狗啊!”刚准备脱外套的爷爷李书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想了一会儿,道:“我觉得让阿木养也没什么关系的,反正家里养条狗也比较好,省得你每天都说见鬼见鬼,狗可是会咬鬼的!”

  “真、真的!?”二娃瞪大了眼睛,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狗也有这种作用呢,二娃不禁兴奋的朝爷爷的位置移了移,嚷道:“那养啊,养啊,本来阿雅奶奶叫我养我还不乐意呢,原来狗有那种作用啊,好耶,明天我就跟老爸说!”

  “等等等等!”爷爷收敛起了慈祥的微笑,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变形金刚一把捏住了睾丸:“你、你说是阿雅奶奶让你这么做的?”

  “对啊!”二娃没有察觉到爷爷的异常,依旧自顾自的兴奋着:“哈哈哈,真是太好了,这样阿雅奶奶那个死太婆就不会来找我了!哟呵,万岁!”

  爷爷李书昊坐在了床边,脸色就像三个月便秘不出的模样。

  ……

  二三月的雨总是特别多,对农民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春雨贵如油,一年之计在于春,村里的庄稼好手都知道,只有在春天把庄稼种好,秋天才能收获到甘美的回报。

  细雨随着云幕,在微风中斜斜的洒落,珠帘帷幕似的雨水洗刷过村子里的土屋,雨滴落下,与褐黄色的泥土滚成了一个小珠,聊聊炊烟在村子里升腾翻滚,在一帘春雨中,与忙碌的市井茅舍化成了一轴徐徐展开的水墨画。

  似乎是那丝丝的雨幕影响,阿木家内亦是静悄悄的。

  “嗯哼哼!”二娃的心情很好,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把嘴巴咧大,向阳光露白牙的小家伙很是高兴。

  那当然,困扰他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

  虽然自从他遭到车祸而大难不死,仿佛运气在车祸中用光的样子,但有句话咋说的。

  否极泰来。

  二娃姑且可以算是那种状态吧,没有了阿雅奶奶的骚扰,他现在看谁都顺眼极了,包括自己家又肥又丑的姐姐看在二娃眼里都可爱了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二娃还胆战心惊的想好台词,准备跟老爸好好商量养狗的事的,但就在今天早上,盯着两个眼圈,脸色不用化妆也能去演僵尸的爸爸还有爷爷李书昊,两人一见到二娃就对他说,批准他养那只狗了,甚至不惜让他旷课先把那只小狗带回来再说。

  自然,二娃的心情会好啦,虽然不知道自己老爹和爷爷突然之间发什么神经,但结果达到了不就成了吗?

  “你快点去啊!快点到阿雅奶奶的家里把小狗找回来,告诉你二娃,不要贪玩!”佟海催促二娃快走,末了也不忘警告他不准贪玩。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着,真见鬼,想不到自己丈夫也信了。

  想到这,她就想起了昨天晚上阿木在床上睡着的时候满脸大汗的样子,再联想到他现在的表现,不会是……

  不是的!

  佟海拼命的摇了摇头。

  一定是想多了,想多了,不会错的……

  家人的心情年幼的二娃自然是体会不到,心情颇好的他,很快就去拉了自己的战友吕洁若帮忙。

  因为是阿福孩子的事情,善良可爱的小男生洁若自然是义不容辞答应了。

  “二娃,你知道那只小狗在哪里吗?”在路上,洁若问道。

  “大概在阿雅奶奶家里吧。”二娃随口答道:“反正我老妈也就让我去阿雅奶奶家里找,不是在那里还会在哪儿呢?”

  “为什么会在阿雅奶奶家里呢,那只小狗在那里有人照顾吗?”听了二娃的话,洁若很快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但善良的他却是不知道,作为陪伴死人的狗啊,猫啊,在农村都是不吉利的表现,所以虽然村里的人都可怜那个小狗,却只能任由他自生自灭。

  “谁知道呢!”二娃撇了撇嘴,转头说道:“洁若,咱们两快点走吧!要不然那只小狗走丢了那就惨了。”

  “嗯!”

  初春的雨很快就停了,春雨把地皮淋得发软,踩上去“噗”的一下很容易就冒出黄色的泥浆来,若人一不留神了,踩到隐在草下的小水谭,保管你全身狼狈。

  两个小男生踏着黄泥路,沿着阿雅奶奶家的方向,很快就到了那间大屋。

  说起阿雅奶奶的屋子,那可是村里最大的,听村里的人说,阿雅奶奶祖先是地主的原因,所以土地,还有房屋都是鸡山村修建得最好了,虽然因为历史的原因有些破旧,但毫无疑问,比起村子里那些瓦屋之类的存在,阿雅奶奶的大屋毫无疑问是别墅。

  阿雅奶奶的屋子在村尾,所以平时有些车子停在屋子前也不是件奇怪的是,但今天,二娃两人却发现,一辆车子和几个不速之客,却出现在了阿雅奶奶的大屋子里面。

  “二娃……”望着里面隐隐约约的人影,洁若有些担心的叫道。

  “没事的!”二娃眯着眼,想看清是谁会来阿雅奶奶的房子里,好奇的他不由得道:“洁若,你说会是小偷吗?”

  “小、小偷?”洁若的脸顿时白了。

  “我们去看看吧!”二娃有些兴奋的指了指里面。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总是那样充满了经历与好奇,特别是二娃这种没心没肺又胆大包天的家伙。

  “不、不要吧,要、要是小偷那怎么办呢!”

  “唉哟!不要怕啦!”二娃拍了拍胸脯,拉着吕洁若就走:“我知道阿雅奶奶有个地方可以进去的,是阿福的狗洞,咱们偷偷进去,要是真的是小偷,哼哼!”

  二娃停下了脚步,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黄色的小玩意。

  “哦……”吕洁若也只能镇定精神,胆战心惊的跟着二娃走。

  对二娃这个鸡山村的小霸王来说,除了后山这个被大人明确规定不可以去的地方外,鸡山村那块地差不多都被他走完了,所以一些什么小路、捷径,他都比较清楚。

  两人绕过了停在大门口的白色轿车,很快就钻过了阿福的专用通道,而这时,屋子里面的声音也清晰的传进了两人的耳里。

  “大哥,这地方好丑啊!真是的,我真的是受不了了,都说我不来了,就一块破地方,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有女声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小妹,这你就不知道了,老太婆虽然死了,不过她的好东西可不少,以前咱们家里可是地主,就爸给我那块玉,就值几万块呢!这次来一定要拿一些好的!”

  “也不知道老太婆发什么神经,明明都死了还不肯给我们这些作孙子的,还把那些金银珠宝都给政府了,天,那可是玛瑙啊,想不到咱们家以前还这么有钱!”

  “就是,呵呵,这次大哥他们都不知道,咱们兄妹俩找一找,看一下老太婆把其他的古董放到哪里了,我就不信她没藏起来!”

  “等等,哥,你看,这是什么!”有嘶吼声传了出来。

  “汪汪!”

  “我cao,是一只狗崽子,滚开!cao你MA的!”男人用粗鲁的声音说道,接着,就是有什么东西用力相撞的声音。而蹲在草丛的二娃两人,顿时也听到了小狗像是哭泣般的呜咽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