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雅奶奶的拜托(2)

  狭小的客厅内,正弥漫着一股险恶的气氛。

  明明已经开饭十分钟了,但众人的视线还是紧盯着一脸倔强的二娃,没有丝毫移开目光的意思,这其中又以佟海为最。

  佟海只觉得心口闷地就像一只高压锅,一股热血直往脑袋上冲,这让她不得不扯了扯胸口的衣服,好消散一下胸口的闷气。

  她实在是不明白二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从发生车祸之后就一直说撞鬼撞鬼,这让她生气的同时也不禁害怕起来,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这些鬼神之说。

  “日头不论神,晚上不说鬼。”

  这也是所有生活在农村的人都奉行的一句话。

  但对这个倔强又顽皮的儿子,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做好。

  刚才在房间的声音这么大,爷爷李书昊和李子德都听得清清楚楚,本来,二娃被骂或者二娃被揍,可是阿木家特有的娱乐表演之一,可是这次佟海骂二娃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这让在客厅等着佟海的爷爷两人也开始紧张起来。

  “二娃,你不应该这样说的!”爷爷也黑着脸,凶巴巴的警告了二娃一番。

  在把事情说出来后,平时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可是第一个发火的,那也是自然地,他这个年龄的人,对这些事自然也看得比较重。

  先不说背后说不说人坏话,就二娃说的话,也让老人家生气极了。

  $更t新+(最{快\m上酷匠网`

  “人和人之间是不能随便嚼舌头的。”老人家苦口婆心的熏熏导善:“记住了,二娃,阿雅奶奶是村子里的老人家,是必须尊重的人,你这样说小心要遭到报应的!”

  “就是!”姐姐李子德也数落起二娃的不是,只不过这次可是真的是看不惯他的行为:“你记得吗?阿雅奶奶小时候可是带过我们一阵子的,你这样说,小心又像上次那样遭天谴!”

  “子德!”佟海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不要再说了,大清早的就说这些,还有你也是二娃!”

  “我警告你,你再说见鬼这些谎话,我就、我就。”佟海左右望了望,发现实在是没啥子称手的武器,只能郁闷的瞪了二娃一眼。

  然而面对着众人的讨伐,刚才又甩出了把眼泪和鼻涕的二娃却只顾埋头吃饭,诚然一副,任他惊涛骇浪,我自岿然不动的得道高僧表情。

  “爷爷,阿雅奶奶就坐在你旁边。”

  “啊、啊!”先前黑着脸的爷爷李书昊一下子移开了凳子。

  “二娃,你还说!”佟海只觉得眼前被塞了团火,额头的青筋也是突突的跳:“爸你也是的,怎么就相信二娃的鬼话呢?”

  “你又说蠢话了!二娃!”

  “你才是,死肥婆!”

  “你再说一遍。”

  “死肥婆!去死!”

  佟海捂着额头想:“必须要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下二娃了,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正惆怅着,大门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去开门!”望着你揪我脸,我插你鼻孔的二娃和姐姐,佟海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心思,小步跑着去开门。

  “妹子!妹子!”刚出门,邻居的张大嫂就焦急的打断了佟海准备好的寒暄语。

  “什、什么事吗?”佟海心里一跳,忍不住又想:“一定是二娃那家伙又闯祸了!”

  因为太多次经验的原因,往往已有人来自己家敲门,全家人都会想着二娃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张大嫂没有注意到佟海的心思,她压低了声音,一副神秘的样子“听我说,我告诉你,咱们村子里的阿雅奶奶,死了!”

  “你不知道啊,是一些辈分大的老人想去看她的时候刚好发现的,唉,想不到啊!不过阿雅奶奶也算是……”

  剩下的话佟海已经听不到了,现在的她,混乱占据着她的思维,导致她无法思考,整个脑袋里,填充的都是刚才听到的消息。

  “怎么可能!”佟海在心里大叫着。

  “这只是二娃随便乱说的话罢了!”

  “但,阿雅奶奶就真的是……那么换句话说,也就是说……”

  “我都说了嘛!”二娃还在和饭碗的米饭持续着战斗,没办法欣赏家里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你们都不信。”

  “真、真的假的?”爷爷的位置已经挪过了佟海的旁边了。

  “不会吧!”姐姐李子德同样也是玻璃体暴突的模样。

  “切,谁管你们,我去上学了!”

  时间转眼过得飞快,阿雅奶奶逝世的消息在村子里也已经传开了,很快,大伙们都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为阿雅奶奶准备起了葬礼。毕竟是村子里的人,再怎么冷血,在这个时候也不会选择说不帮忙的。

  在农村,老人死了可是一件大事。

  法师,哭女,拜祭的焚香纸人只一天便准备好了,因为不想让老人走得太凄惨,连个送终的儿女都没有的原因,村里老一辈的商量过后,很快就选了一批8、9岁的孩子,来代替阿雅奶奶亲人的位置,在灵柩前行跪拜大礼。

  虽说也只是做做样子,但对于无比重视死者为先,逝者为大的农村来说,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的。

  “我警告你啊,二娃,如果你在哪个时候闹出什么事了,我一定会收拾你的,我保证!”临走前,穿戴整齐的阿木和佟海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警告着二娃,这样重大的场面,要是闹出了篓子,那可是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被人骂父母没教养的。

  “是!”即被选中成那几个孩子,又被父母无休止谩骂的倒霉二娃只能闷声回答道。

  葬礼很快就开始了,来阿雅奶奶葬礼的人很多,或者说差不多全村的人都已经到了,毕竟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去世,无论如何也必须来的。

  穿着黄色袍子德道士开始了开坛祭法,踏着歪歪斜斜的步子,守着一堆根本就不知道啥意思的话,男人们坐在一起聊着天,大多都是关于阿雅奶奶生前的事,因为年龄的原因,所以很多人小时候都受过阿雅奶奶照顾,也就是说可以算是被阿雅奶奶带过一段时间的,很多人说着说着,很快就会掉下了眼泪,不管真诚与否,总之,阿雅奶奶的家里很快就哭声一片了。

  女人们都去准备饭食,无论死了的人怎样,人活着,最终还是离不开米饭的。吃饭准备的材料都是家家户户各自出一点,事后也会有统计的,这也避免了有些来混白食的王八蛋,自古以来,这样的人也不少。

  “阿雅奶奶也算是寿终正寝了,都已经八十有九了。”不少人都这么说。

  “阿雅奶奶一直都独居着呢!”

  “不是还有些城里的、”

  “不要说了!”有声音打断了骗人的不识风景:“那群白眼狼,来了也没用!”

  “就是!”剩下的人也赞同道。

  阿雅奶奶去世后,村里的人赶紧跑到城里去通知阿雅奶奶的后人,谁知道他们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连门都不让村子里的人进。

  “好大的口气哩!”回来的人忿忿道:“定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农村人!”

  现在阿雅奶奶的葬礼都已经开始了,却连个人影都没有来。

  灵台前,竖立着阿雅奶奶生前的黑白色遗照,七八个小孩子跪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哭着,其中以善良的小男孩吕洁若哭得最是凄惨,听说小时候阿雅奶奶曾经带过他一段时间。

  但只有二娃是特别的。

  此刻,这个鸡山村的恶霸,所有家禽见了都退避三舍的家伙,正艰难的睁着自己的眼睛,与可怕的睡神作斗争。

  不管身后的老爹老妈一脸悲愤欲死的表情,二娃也有自己的烦恼。

  望了眼站在灵台前,笑眯眯的与往常一样的阿雅奶奶,二娃嘀咕着:“不就在那里吗?还用得着用哭?”然后又投进了梦乡。

  至于二娃为什么这么困的原因,还得从阿雅奶奶旁边的小狗说起。

  这只瞪着无辜的双眼,像个被抛弃的孩子,确实也已经被抛弃了的小狗,就是阿福那次意外留下来的狗崽儿,二根叔喂养几天后,很快就交还给了阿雅奶奶,但是没想到的事,阿雅奶奶会这么快就逝世了,而狗崽儿,也成为了阿雅奶奶家里唯一剩下的家族。

  小家伙望了眼身后的一大圈人,没有丝毫安全感的他只能呜咽两声,又呆呆的注视回灵台阿雅奶奶的照片。

  “二娃,你就答应我吧!”阿雅奶奶上前,再一次拜托二娃:“替我收下这个孩子,他是阿福的崽儿娃。”

  “不要。”二娃转过头,不爽的拒绝道。

  自从那天早上阿雅奶奶来了之后,就一直要他收养阿福的孩子。

  “你说什么笑话,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你还要我照顾小狗!”

  “而且我家里又不许养,养了我老爹一定会揍死我的。”

  二娃愤愤不平的嚷着,他觉得委屈极了,怎么所有死了的人都往他这里跑,还把一大堆有的没的东西塞给他。

  “二娃,你就答应奶奶吧!”阿雅奶奶拉下了老脸,为自己老伴儿的孩子求情:“阿福陪了我这么多年,我必须要帮她的,如果你答应阿雅奶奶的话,阿雅奶奶一定会记得你,好好保佑你的。”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你记得我!”

  “真的吗?”

  “当然,不要就是不要!”

  “那……”阿雅奶奶拉长了语气,然后拉长了自己的脸,瞬间,二娃的脸色便白了。

  就像烧过头的陶瓷一般,阿雅奶奶布满皱纹的脸,瞬间碎裂,颜色也从正常人的颜色变成了泥浆一样的黑紫色,两颗布满血丝的硕大眼珠子就像弹簧一般从眼眶里弹了出来,差点碰到了二娃的鼻头。

  二娃的脸色发青,只觉得心脏像装了加速器,下一秒就会从嘴巴里跳出来。

  就这样,在这一天内,无论是何时何地,几分几秒,二娃奶奶都会跟着二娃,然后做出这个变脸的动作。

  在灵台前,在阿木和佟海欣喜的目光中,二娃终于哭出来了。

  “我、我知道了……”二娃抽泣着道:“我会跟老爹说一下的,呜呜……又吓我,死老太婆!”

  “谢谢你,谢谢你,二娃!”阿雅奶奶和在她旁边的阿福,终于露出了笑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