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娃的名头在鸡山村,又一次出名了。

  得益于三姑六婆八卦的力量,这不,只隔一天,谁谁说亲看看到二娃乘坐神秘人轿车回村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得沸沸扬扬的。

  “我亲眼看到的!阿木家的小恶霸,坐着一台轿车回来,黑色的,什么,何老头那台,嗤!那台烂面包车就只能唬唬咱们这些农村人,我亲眼看到的,人家那台可是小轿车,看起来就是比较光鲜。”

  “乖乖,那不得了啊,莫非是阿木的亲戚,那可真是了不起。”

  “瞧我看啊,一定又是二娃这小子不知道又到哪里恶作剧的!”

  “老王,你是羡慕吧?”

  ……

  这年头,轿车可是稀罕玩意,一般人见得最多的不是拖拉机就是面包车,那轿车,可必须是大老板或者领导才能坐上的,一般人见到没有见过,这次二娃莫名其妙的被人载了回来,又莫名其妙的带了一大堆礼物留回家,早就让村子里的人好奇的不得了了。

  先不管鸡山村的村民们在谷场如何折腾阿木还有佟海这件事,就二娃目前的状况而言,也是不太好。

  “二娃,听说你昨天是坐豪华轿车回来的耶!是真的吗?快告诉我们!”

  “对啊,好羡慕啊,居然能坐上轿车,快点说一下啊。”

  “就是,二娃,是不是要比何子玄家的那台面包车好啊,一定把!”

  “二娃……”

  “二娃……”

  若往前被这么多伙伴围在中心,那二娃定会早已笑得见牙不见脸了,但现在面对这么多兴致高昂的伙伴,他却没有这个心思,原因就是二娃他。

  又撞鬼了。

  而且,还是熟人来着。

  ……

  那天张文送二娃回家之后,拿着大包小包礼品,趾高气扬且得意洋洋的二娃自然免不了被家里人一番盘问,当然,问得最多的自然就是神秘男子,以及为什么送礼物给二娃的问题。

  被家里人团团围住,面对着家里人好奇的表情,自觉成为焦点中心的二娃毫无疑问的把张青的拜托以及整件事说了出来,大致上二娃虽然说不太清楚,但阿木和佟海还是明白了。

  “见鬼!你又说见鬼,我都跟你说了世界上没有鬼了!”阿木脸色通红的说,也不知是喝酒的原因还是生气的原因,伴随这吐沫横飞,还有老爹熟悉的铁拳。

  “好痛啊!”对此,二娃只能捂头喊痛,却只能在老爹的淫威下乖乖认错。

  “真是的!自从撞到脑袋后就一直说见鬼了,二娃,你这小子!”佟海同样是即生气又无奈。

  面对着老爹老妈的狂轰乱炸,二娃郁闷得半死,偏偏姐姐李子德还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玩着新收到的芭比娃娃,看得他又是一阵火大。

  只有爷爷李书昊一脸欲说又止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

  二娃在心里想。

  似乎自从撞到车之后就变得这么倒霉了,不是见鬼就是三天两头被老爹揍老妈骂。

  "酷匠f网首发

  二娃还在低着头胡思乱想,谁知道好不容易接受完老爸老妈的“水系魔法”洗礼,姐姐李子德又不知发哪门花痴了。

  “诶诶!”闹剧过后,全家人开始吃饭,好不容易稍微提起点精神的二娃被旁边的姐姐一肘子肘到了肚子里,差点连饭饭都喷出来了。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哦!”姐姐李子德的目光惺忪,满脸的青春痘都开始膨胀起来:“那个帅哥,很帅的帅哥。”

  “什么「帅哥」啊,帅哥是什么?可以吃吗?”二娃斜乜了姐姐一眼,默默的把散落在桌子饭扒回了碗里。

  当打击够多的时候,人已经郁闷不起来了。

  “帅哥就是帅哥!”李子德没有察觉到弟弟的心情,自顾自的捧起了双手,做出所有花痴的专属动作:“身材高大,面目冷峻,而且又有钱,啊!真的像是白马王子一样呢。”

  “然后呢?”

  “然、然后?然后当然就……”李子德被二娃不识风情的话郁闷得半死,说出的话也越来越小声,最后她恼羞成怒的瞪了二娃一眼,不说话了。

  “啊哈哈,就凭一点小礼物就想娶我们家闺女?”把一切听进去的阿木咧开了大嘴,嗤笑道:“我们家子德可是鸡山村的第一美人,没一栋楼一台车就别想进我们家门,对吧老爸!”

  “嗯嗯!”爷爷李书昊亦是抱胸点头。

  “老爸!”满脸通红的李子德娇羞的横了自己的无良老爸一眼,惹得对方又是一阵狂笑。

  “人家可是有轿车的人,而且还要十几二十个手下,听说还是城里的老大,就凭你这个死肥婆?”从来就不懂得阅读气氛为何物的二娃毫不留情的揭露出现实,没有理会石化的姐姐和父亲,二娃蛮横推开了挡道的姐姐:“我去添饭!”

  “……子、子德!”

  “呜呜……”再一次,李子德泪奔着回到了房间内。

  二娃家平凡而又快乐的日子,似乎就这样继续着了。

  只是第二天,安稳的日常却再一次受到了侵袭。

  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开始了新的一天,4月的阳光透过了木窗的窗口,温柔的舔舐着二娃稚嫩红润的脸庞。

  “起床了!二娃!”母亲佟海用一如既往的大嗓子唤醒了熟睡的懒猪,然后又马上转身去应付煮饭,喂猪挑水之类的农活。

  爷爷做不得粗重的体力劳动,但老人家对前院的小菜圃,却在意得不得了,不管风吹日雨打,总是火急火燎的赶着过去救灾,对爷爷李书昊而言,这是老伴留给他的所托之物了。

  全家人之中,除了喜欢赖床的二娃外,父亲已经出去干活了,村西的老张家新买了两头猪崽儿,要赶着帮两头小家伙修建一个窝呢!姐姐李子德早早的也已经起床了,现在在客厅那里帮忙拿碗筷。

  二娃艰难的穿起了衣服,然而眼睛眯着的他怎样穿都穿不进去,过儿好一会儿,感到不耐烦的小家伙终于努力的撑开了眼皮,发现自己居然在用力的把裤子往头上套。

  “二娃,你快点!快吃饭了!”母亲催促的声音传了过来,二娃打起精神,连忙飞快的穿起了衣服。

  “啊!”但是刚套好裤子,二娃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人影居然一直都坐在自己旁边!

  “二娃。”阿雅奶奶向二娃招了招手。

  “什么嘛!是阿雅奶奶啊!”二娃被吓了一大跳,他开始抱怨:“干什么突然跑出来啊,吓死我了。”

  二娃站了起来,连忙把遮住了自己的光屁股,虽然小孩子不懂得大人那么多道道,但已经知道啥是害羞了。

  “你吃过早饭了吗?”二娃问:“这么早跑来别人家里不觉得奇怪吗?”

  阿雅奶奶也站了起来,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阿福的事、”

  “阿福可不是我弄死的!”二娃连忙打断了阿雅奶奶的话,他害怕被妈妈听到了,到时又少不了一顿胖揍,现在听到阿雅奶奶的话,以为对方又是来兴师问罪的,自觉委屈的二娃忍不住嘟起了嘴:“是城里人的车撞死的,大家都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阿雅奶奶摆摆手,阻止了二娃的长篇大论:“我来不是说阿福的事的,阿福的事不是二娃的错,只是阿雅奶奶有事情拜托你才来的。”

  “我才不要!哼!”尚气在火上的二娃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阿雅奶奶,穿好衣服的他马上就想拿起镜子,来看一下自己的头发有没有长好,因为手术的原因,脑袋被剪得坑坑洼洼,恰似月球表面,可没被同学少嘲笑过。

  “嗯嗯!”二娃满意的点点头,心想过不了几天头发长出来了你们就不能笑我啦。

  然而二娃照着照着,却发现不对了。

  “阿雅奶奶,你走了吗?”二娃好奇的问。确实,宽大的镜子内,并没有映出阿雅奶奶的身影。

  “我在这。”身后的阿雅奶奶招了招手。

  “……”

  “咕!”这是二娃喉咙蠕动发出的声音,他艰难的回过头,望了站得好好的阿雅奶奶,又转头看了眼镜子里倒映出的事物。二娃顿时就明白了。

  “阿、阿雅奶奶,该不会你……”

  “一点也不奇怪。”看着表情僵硬的二娃,阿雅奶奶显得很不好意思:“奶奶都这把年纪了,什么时候脚一蹬,也就是这样的事了。”

  “诶!脚一蹬!?”二娃的鼻涕又甩出来了。

  “嗯。”阿雅奶奶点头应了一声。

  “那、那你来这里?”二娃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

  “二娃,你这个死孩子,你作死啊,还不出来吃饭,快到上学时间了,等下迟到了看我不抽死你!”这时,拿着饭勺的佟海走了起来,看见二娃还傻站着,揪着他耳朵就是361°旋转。

  “啊啊,好痛啊!”二娃龇牙咧嘴的喊道:“不是我啦,是死了的阿雅奶奶来找我啊!”

  “死了的阿雅奶奶?”佟海松开了手。

  “就是啊!”二娃朝不远处有些尴尬的阿雅奶奶瞪了一眼,道:“刚才就坐我床边呢!真是的阿雅奶奶,死了还跑到这里干什么啊!”

  “……”佟海黑着脸,凶巴巴的望了二娃一眼,那种眼神只一秒,便让一直以来就无法无天的二娃顿时没了声音。

  “二娃,你给我听着,你再说见鬼的事,看我不打死你。”说出这话时,佟海像是在吃蚕豆,从牙齿缝里嘎嘣嘎嘣逼出话音。

  “什、什么嘛?我明明没说谎!呜呜……”被母亲如此恐怖的语气吓了一跳的二娃,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佟海这么生气也是有原因的。

  农村人、不,应该说是所有人,对人与人之间,特别是邻居街坊街里的都无比重视,在这方面,背后说人坏话自然是十分让人不齿的。

  而阿雅奶奶,是村子里的唯一的80老人,平时哪怕一些五六十岁的老爷子老婆子见到她,也要恭恭敬敬的问一声好。作为一个活了差不多一个世纪的人,在村子的地位毫无疑问是崇高的。

  但村里的人都知道,阿雅奶奶的生活,过的十分清寒。按理来说,一个年过80的老人,自然过着儿孙满堂的好日子,只是阿雅奶奶却是意外,她不是没有儿女,只是她的儿女却比她死得更早,剩下的孙子成了家,也因为在城市长大的原因,对这个陌生的奶奶,自然是没有羁绊,没有问候,甚至一年都来不了一次。

  村里不少人都骂过这些白生的白眼狼,应该戳脊梁骨的混蛋。

  然而不仅仅他们,很多逃出了农村,重新到城里的生活的人都是这样。

  忘记了生养自己的土地,忘记了白发苍苍,死守黄土的老父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