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迟来的生日礼物(3)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鼻孔寻找光明。

  流行线的造型,简洁而又不失张扬的设计,纯黑色的跑车如同潜伏在黑夜阴影的猛兽,追逐着慌不择路的猎物,行进之间,在荒芜的公路刮起了一阵又一阵尘埃。

  “啊哈哈哈!太棒了太棒了!真是太棒了,张文,想不到你的车子那么厉害的,如果何子玄那家伙知道我坐上这么好的车一定会羡慕死的啊哈哈。”

  华贵的跑车内,在前座疯狂摆动着腰肢的,毫无疑问的就是二娃。没有了先前的窝囊与憋屈,此时的李子淑,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发光,黝黑的小脸上也布满了得意洋洋与跋扈。

  “可不可以不要吵!”贵为江湖大哥的张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觉得今天遇到二娃真是郁闷到家了,无数凄风冷雨与横行无忌的江湖岁月带给他的涵养与内敛,在碰到二娃这个孩子时,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总是莫名其妙的会生气。

  “不就是一辆车吗!笨蛋,如果你喜欢,我到时候送你。”事实上,张文并不是像暴发户那样炫耀自己的财富,他只是觉得对二娃这个家伙快没辙了才这样说的。

  在二娃说出那句话后,张文就发现自己的状态并不理想。

  惊讶?

  伤心?

  狂喜?

  总之就是心理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99分的事,是他小时候对哥哥张青说的一个小慌,也是他一辈子藏在心底最不想提起的一个秘密。就读于农村学校的他,把哥哥的辛苦与努力看在眼里,只能通过艰苦的学习希望能回报自己家人的期望,但是在一次考试中,他却考了99,差一分没有满分。

  就像每个向自己父母邀宠的小孩一样,幼小的他,对亦父亦兄的哥哥充满了崇拜的心理,因为渴望他的夸奖而选择撒谎,这并不能说错,然而,这件事在哥哥去世后,却一直如同一根尖刺一样刺进了他的心里。

  “你送的东西我才不要。”发完神经的二娃嘟着嘴,干净利落的拒绝了张文的好意:“你可是坏人,手下的人都那么凶,一看就不是好人,我老爹说了。”

  二娃装出了一幅恐怖的样子:“不要收陌生人的礼物。”

  “是是!知道了知道了!”通往目的地的交通并不发达,除了开始那一段路比较平坦外,剩下的很多路段都是维修建完成的黄泥路,一路上坑坑洼洼摇来摆去,心急火燎的张文才不会像二娃那样没心没肺。

  他的思想,他的心灵,他的感情,他的回忆……所有的一切都飞往了远方,飞向了他誓死脱离的故土。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神经粗大的二娃一样,对跑车那狂风般的速度无动于衷并且享受其中的。

  “到了!”

  跑车的轰鸣声渐渐减小,闪烁的车灯照射着夜的一方,风在耳边狰狞的大笑着。

  “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关好了车门,张文一脸复杂的道。

  “啊……”二娃小心翼翼的望了望四周围漆黑一片的环境,顿时就吞了一口吐沫,疑神疑鬼的他探头探脑的缩在了张文身后,一副紧张得不得了的样子。

  “快走啦!”见二娃还是这么磨磨蹭蹭,早已经心急如焚的张文忍不住怒吼道。

  处于紧张状态的二娃对此并不买账:“那么凶干嘛啊!你知道吗?那、那么黑,可、可是有鬼的……”

  说到后面,二娃忍不住缩了缩脑袋。

  事实上,在二娃和张文一起从城里出来的时候,张青就已经不见了,对此,二娃除了疑惑,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而到了这样一处既陌生又荒凉的地方,这让一个在这几天能见到鬼的二娃能不害怕吗?

  “你快走!”张文没有丝毫顾及这个胆小的家伙,马上就把他抱了起来,对此,二娃也只能翻了翻白眼,以示自己的不满。

  因为车子不能进村的原因,两人只能步行到目的地所在处,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黑暗的环境中不得不提起了万分的小心,深一脚浅一脚的沿着长满半人高杂草的道路走着。

  四周围还是漆黑一片,月亮吝啬的躲进了乌云里,收敛了自己的光华,而这片无丝毫人烟之气的地方,除了猫头鹰不时发出的“咕咕”声外,就只有风吹过树木发出的声响。

  在黑暗下,沿着漆黑的小路走了一段时间,张文和二娃两人终于来到了村门口,但奇怪的是,村里的房屋有很多,但有很多很明显都是破旧的,而寥寥几家灯火,也为这座村子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来到了村门口,站在树下,张文把二娃发了下来,望着二娃有些疑惑的模样,他淡淡的说道:“是不是在想这座村子为什么会这么荒凉呢?”

  “荒凉,那是什么?”二娃歪着头问。

  “那是因为这里太穷了,穷到连土生土长的大家都受不了。”张文没有理会二娃的疑惑,继续着道:“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好的资源,这座村子只有荒凉,还有绝望。”

  “曾经,我生长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很美好很美好的童年,长大后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但最后,我还是回来了。”

  “人、人好少啊……”二娃对张文的感叹并不感兴趣,或者说年幼的他并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望着眼前的村子,他是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哪里不舒服又说不上来。

  尽管人烟稀少,但农村人一定会养的狗却不少,甚至许多野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破旧的房屋钻了出来,跑到离两人不远处,低吼嘶鸣。

  渐渐地,村里的狗吠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但莫名其妙的却是,家家户户的灯火,却一盏一盏的熄灭了,整个村子,只剩下一片黑暗。

  在被惶恐与不安包围的黑暗环境下,只有无数双泛着绿光的眼睛仿佛鬼火一般瞪着两人,幽幽的漂浮着。

  “可恶!该死的烂狗,居然敢这样瞪我!”二娃本来还对这个村子有没有鬼感到害怕的,但他看见这么多狗居然敢来吠他的时候,他的脸色霍地变成了铁青,瞳孔猛烈收缩,凶巴巴地一巴掌拍开了想要护住他的张文。

  }酷\7匠h☆网P首…发Z

  这让准备从胸口掏出手枪示警的张文吓了一大跳。

  就看见二娃咬牙切齿的伸出手一挥,“啪啪啪!”的突然一阵响声,黑暗中火光顿现,凭空乱蹿的雷鸣声不仅把一群土狗吓得半死,也把张文吓得半死。

  我们都知道,有种小玩具叫做鱼雷,威力大,声音响亮,乃顽皮如二娃之类的恶霸必备的坑人玩意。

  使出了自己秘密武器的二娃一脸得意洋洋,就差左边写着“嚣张”,右边写上“张狂”了,见这群土狗还在不远处不肯走,王霸之气狂振的二娃立马瞪了自己的小眼,右手假意的挥了挥,马上就把狗吓跑了。

  乖乖!

  张文在旁边看得眼珠子暴突不已,他根本就不知道二娃是啥时候掏出鱼雷的,更不知道他是用什么东西点燃的。

  有了这个小插曲,尽管夜依旧深沉,路依旧难行,但两人之间也没有刚开始进村的沮丧与惧怕了。

  “扣扣!”

  手指敲在被岁月腐朽的木板上,发出的声音格外响亮与诡异。

  “扣扣……”

  见没人反应,张文又加大了力道。

  “谁!”

  黑暗中传来一把充满警惕的声音,没有人来开门,但稀疏的脚步声不断逼近。

  “……是我,大牛哥。”

  隔了好一会儿,张文才回答道,黑暗埋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是小、……”被叫做“大牛哥”的人声音中带着疑惑,似乎觉得熟悉又不大敢确定的感觉。

  “我是小文。”张文说道:“大牛哥,我……今天回来有事找你。”

  随着“吱呀”一声响声,破旧的木门终于开了,一双眼睛从门的边沿露了出来,依旧带着怀疑与不相信。

  这是一个两鬓秋霜,体型雄壮的男人,半弯着佝偻的腰像是被岁月磨掉了锐气,眼神中时刻充满着不安与愤怒。

  “你……真的是小文吗?”他皱着眉道。

  黑色的毛皮风衣,成功男人特有的淡定气场,内敛的眼神与紧抿的嘴唇,让这个男人看上去就像一把藏在剑鞘的锋锐宝剑。

  “嗯,我真的是小文!”张文点了点头,目光望着眼前的沧桑男人,第一次有了明显的波动:“我、我是青哥的弟弟!”

  门“哐”的一下开了,大牛哥一把握住了张文的手,粗糙的大脸顿时染上了枣红色:“真的是小文吗?是你吗小文,你快点进来,快点!”

  与所有的农村人一样,大牛哥也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

  再喝退了自家孩子好奇又畏惧的小脸后,大牛哥把张文请到了客厅内。

  “你们先坐,我这就去泡茶,我这就去泡茶!”

  “不用了大牛哥,我今天来是有事情找你了,很重要的事,必须马上解决!”张文反手拉住了大牛哥的手,脸色严肃。

  昏黄的灯光下,幽暗漆黑的客厅仿佛渲染上了一股静谧的气氛,张文拉着大牛哥的手,眼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

  “我想要回我大哥的遗物!”

  仿佛是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一般,张文咬紧着嘴唇把话说了出来。

  “小文,你终于还是想通了。”大牛哥沉默了很久,最后一脸复杂的叹了口气。

  他坐了下来,目光仿佛回到了从前一般:“当年的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那个东西既是你哥哥的遗物,也是他要给你带回来的生日礼物。”

  “我和你哥哥一起出去打工,我俩感情最好,最谈得来,本来以为可以出去城里打工,出去赚点钱,回来的时候就光宗耀祖的,谁知道,你哥……遇到那样的事的时候我也很伤心,我甚至想过把你和你妹妹也接过我家的事,只是我家里的条件也不好,我什么也帮不了你,我本来想等你不伤心的时候再把东西拿回给你的,谁知道你一下子就跑去城里打工了,我又有事情跑不开,你知道吗?你哥临死前说要把你们托付给我,但是、但是我却做不到!”

  大牛哥的右手紧握着,脸上充满了忿恨之情。

  “十几年来,我一直都不能安乐,我很想养你,很想帮助你们家,但是村子里的情况你不知道吗?大家都走了,我的根在这里,父母和儿女都在这,我也不能走,祖宗的屋子更加不能丢的,可是村里的人走了之后,日子更加难过了,我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养不起,我、我对不起你啊,小文!”说着说着,这个早已被泪水模糊了双眼了中年男人居然就要向张文跪下来。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听着大牛哥的话,张文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是我不好才对,我在外面有本事了,赚到钱了,却从来没有想过村子里的大家,甚至还忘恩负义的直接就离开了村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这个是你哥哥要给你的遗物,我一直都保管着,等着你回来拿,你拆开看看,大牛哥没什么可以招待你,我现在就去杀一只鸡去!”大牛哥郑重的将手里的白色包裹递到了张文手里,说着就要离开。

  “不用了,大牛哥,我等下就要走了。”接过包裹的张文显得十分紧张,他的手颤抖着,想要试着打开包裹,却始终伸不出手。顿了顿,张文拿出了一个信封:“这是我的心意,你千万不要说不收,要不你就扔了他,我张文,谢谢你了!”

  在向大牛哥鞠了一躬后,张文二话没说,马上就拉着二娃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