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你要好好照顾好爷爷奶奶,妹妹们也要交给你了,哥哥明天就要到城里打工了,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赚到钱回来的!”

  ……

  “好了小文,不要和妹妹她们抢,你是做哥哥的要懂得谦让,来这里还有糖,哥哥给你。”

  ……

  “哥哥啊,哥哥自然是做一些体力活了,你可不要小看体力活,这也是一门本事。”

  ……

  “真的小文,你真棒,居然考到了第一名,你放心,你生日的时候哥哥,哥哥一定会送一个你最喜欢的礼物给你的!”

  ……

  与所有的贫困家庭一样,我的家庭人很多,因为断腿,无法下地耕种的父亲,年迈的爷爷和奶奶,两个妹妹,还有哥哥和我,以及,那个从未谋面的妈妈。

  酷√;匠《网$永久免费D看小p说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清楚的知道自己家庭的贫困了。父亲无法工作,全家人只能靠爷爷奶奶耕种着几亩地的粮食,从小,米饭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我们家每天除了窝窝头,就是窝窝头。而只要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家的人就只能看着村子里的其他人吃鸡肉猪肉,自己傻傻的流口水,往往这个时候,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无论是雨天还是冰雪天,哥哥一定会出去找好吃的给我和妹妹们。

  鸟蛋、田鸡、老鼠蛇、麻雀……所有能吃的东西,无论是会飞的爬的还是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哥哥,都能从外面带回来给我们,这个时候的我一直都认为,我的哥哥,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生活就这样平淡而艰难的过下去了,我和两个妹妹上学之后,哥哥早已经辍了学,在家里耕地,不同于爷爷奶奶,哥哥总是会想出一些鬼点子,种上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我和妹妹们解馋。

  我以为,我们家的生活能这样平平淡淡而快乐的生活下去,但是,随着爷爷奶奶一年比一年差的身体,父亲无休止的哀怨和发脾气,我终于知道了,这个家再继续这样,会散的。

  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我向哥哥说:哥,我也辍学吧,咱们去帮村尾的李大户耕地,也收他一些粮食,这样,妹妹和奶奶就不用挨饿了。

  哥哥没有答应我,这让我很生气,我已经大了,我也可以做一些家务和农活了!

  第二天,哥哥收拾好了衣服,留下了卖粮食的一点钱,笑着对我们说要去县城里做活。

  我没办法,爷爷奶奶已经做不了农活了,两个妹妹还小,家里的几亩田地虽然不多,但必须要我照顾。

  过了二个月之后,哥哥果然回来了,他身上还是穿着一开始去的那件麻布衣,但哥哥的的眼神,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果然,和村里人说的一样,果然去了大城市的人就会这样,我有点羡慕。

  留下了一点钱还有一些糖果,哥哥第二天又走了,在这之后哥哥回来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往往隔几个月才会回来一次,但是每次他都会托村里的人带钱回来,当然,还有妹妹和我都喜欢的糖果。

  “你哥哥,做那样的工作,不容易啊,真是个好小伙儿!”每次,带东西回来的人都会这样说。

  那是当然的,我心里美滋滋的,既为自己的哥哥自豪,又好奇哥哥究竟是做什么赶走的,不行,下次一定要问他。

  然而,在隔了几个月后,哥哥还是没有回来,我着急了。拼命的问也去城里做工的大牛哥。

  大牛哥也连忙拍着胸脯说,一定帮我带我哥回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哥哥终于回来了,他瘦了,也精壮了,眼里透着精光,看起来还是比村里的很多人都强多了。

  哥哥回来之后还是带了很多零食和糖果,因为我生日要到了的原因,哥哥问我说有没有想要的生日礼物,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咬着嘴唇说没有。其实,我是有想要的生日礼物的,我的同学,李大户的儿子手里有一台小霸王的游戏机,就是我想要的,每次只要一放假,他抖会拿出那台游戏机玩,而那个时候也会有很多男生到他那里,我很羡慕,但是想着自己家的环境,我还是懂事的说不要。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顾虑,哥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不用想太多的,有什么东西想要救说吧,现在哥哥赚的钱可不少。

  我很感动,又觉得有些羞愧,但游戏机对我的诱惑还是让我扭扭咧咧的想说要,只是下一句哥哥的话却让我打消了这个想法。

  哥哥说,因为工作原因,他过年可能不能回来看我们了,不过还是会带礼物回来的。

  我听了,顿时生气了,过年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以不回来呢,两个妹妹都这么想他,而且奶奶的日子也不多了,天天都念叨着哥哥的名字,怎么可以不回来呢!但想着哥哥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才这样的,我也只能轻轻的说了声嗯。

  第二天,哥哥就走了,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的哥哥了,教育我,养育我,一直保护着我的哥哥。

  他,死了……

  当一脸惭愧的大牛哥将裹着白布的哥哥送到我家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感觉,或者说,当时的我已经没有感觉了。

  大牛哥说自己不应该介绍哥哥去做那样危险的工作的,虽然钱多,但太危险了。

  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没有兴趣去追问哥哥做的是什么工作,也没有收下大牛哥给我,说是哥哥留下的东西。我只是默默的收好了属于哥哥的那一份包在红色袋子的钱,那个袋子,是妹妹缝给他的。

  无论家里人怎样伤心,自始到终,我一点眼泪也没有流过。

  因为我知道,在这之后,我就要担负起哥哥的责任,属于这个家的责任。

  ……

  “小霸王游戏机?”张文仿佛恢复了正常,他向手下挥挥手,顺便掏出了洁白的手帕擦了擦二娃扔过来的黄色粘液,脸色平静的说道:“那种东西我连说都没有说过,不要骗我了!”

  “小朋友,你走吧!有多远,走多远,我不想再在这个场子看到你。”

  “啊……”保持着扔鼻涕姿势的二娃瞪大了眼睛,就像一只被人踩了一脚的癞蛤蟆:“走?可你的生日礼物、”

  “都说没有了!”张文再次怒吼道:“什么生日礼物不生日礼物,我告诉你,我不需要,我现在有的是钱,我的家人生活得很好!最后一次。”

  “不要再来烦我!走!”张文招呼一声已经傻了眼的手下们:“还看什么,给我滚!”

  “是!”十几个人高马大的魁梧大汉顿时点头如捣蒜。

  “不行,你不能走!”回过神的二娃又是一蹦三尺高,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抱住了张文的裤脚:“你今天一定要收下那份生日礼物,不然张青哥哥就无法成超生的,真的会变成鬼的!”

  “……”张文停下了脚步,任由二娃抱着自己的裤脚:“好!”

  听到了这个“好”字,二娃瞬间露出了傻笑。

  “看来你真的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诶……诶!?”

  瞬间,二娃被人单手提了起来,而且在他的眼前,也出现了一样曾经在自己家黑白电视机上看到过无数次,并且二娃自己也羡慕过无数次的东西。

  一只冰冷的,黑乎乎的手枪。

  “文哥!你不要冲动啊!”

  “文哥!”

  手下的魁梧大汉们,霎时间脸都青了,他们冲上前围着张文,却担心手枪走火,一个个都不敢冲太前。

  而随着张文的动作,夜总会大厅内有眼尖的人顿时撒开了丫子就跑,坚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至理的聪明人们连声音也不敢大声,撇下那群还跳得很高兴的疯子们飞似的冲出了夜总会大门,张文的手下也没有拦着他们。

  “这、这是真的吗?”耸拉着两条鼻涕的二娃问。

  “你说呢?”脸色平静的张文似乎不想说太多,“啪”的一声,他已经掰开了手枪的保险,他望着二娃,眼里燃烧着一团火焰。

  “哒哒哒……”

  水滴落地的声音,打破了这一沉默的气氛。

  “哒哒哒……”二娃满脸通红的咬着嘴唇,因为他害怕自己哭出来后会招惹对方做出什么动作,只是胯下湿漉漉的一片却让无比重视男子汉气概的他心里悲愤欲绝。

  “混蛋!”嘶哑的声音从二娃的嘴里发出,他再也无法忍耐这个男人带给他的侮辱了,明明,他是真的想帮助他才这样做的,谁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这样欺负。

  “混蛋!”二娃大叫道:“这样欺负一个小孩子,你有脸做什么大哥?”

  “都是你的错害我尿出来,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欺负过我,你去死好了,你当什么大哥啊!”

  仿佛是破罐子摔破一样,二娃继续用自己的嘴巴宣泄着火力:“像你那样的可怜虫还做什么大哥!居然跟一个小孩子这样斤斤计较,以为带着一大堆手下叫了不起我吗?”

  没有人看到,张文握着手枪,发白一片的手。

  “王八蛋!”

  “臭狗屎!”

  “去死吧!”

  一众忠心的手下都傻了眼,没有人敢相信一个屁大的孩子居然敢这样骂他们心里的老大,以至于思维跟不上去,只是傻不拉几的站着望着二娃的咆哮。

  “在我眼里!”

  张文也快忍受不住了,他瞪大了眼,收回了手枪就要一巴掌扇过去,手枪当然只是要吓唬他的而已,但他作为一个大哥,即使涵养再好,在自己这么多手下面前被一个小屁孩这样骂,说什么他也要、

  “在我眼里,你张文就是考试明明只有99分还骗自己哥哥说一百分的狗屎!”

  张文扇过去手,再也打不下去了。

  他瞪大着眼,眼神开始慌张,语气也前所未有的惊恐起来:“你、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啥?”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了不起东西的二娃也傻了眼。

  “99分的事,明明没有人知道的!你说!是谁!”张文抓着二娃的手用力摇晃着:“是谁告诉你的!”

  “咳咳……好、好难受!我、”二娃翻了翻白眼,被对方粗鲁的动作惹得又是一阵火大:“放我下来你这个死混蛋!我都说是你哥哥张青拜托我的,说要你收了那个游戏机,不然他就无法投胎了。”

  “……”放下了二娃,张青的脸显得无比呆滞。

  “……游戏机,在哪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