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伟大在于只有一次,而亲情的伟大,在于可以把只有一次的宝贵生命奉献给爱自己的人和自己所爱的人。

  ……

  璀璨的霓虹灯,将夜色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当疲惫的人们回归到名为家的港湾的时候,其实,另一些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迷离的灯光,刺耳的音乐,疯狂的舞蹈,所有人的脸迷蒙一片,只能见到他们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无意识的发出尖叫和大笑。

  他的目光统一嚣张而跋扈,目光充满了只有年轻人才拥有的无知和冲动。

  当背着书包,拖着鼻涕,偷偷窜进来的二娃望到这样一副场面时,他的眼睛顿时瞪得比金鱼还大。

  “青哥哥,你说的就是这里?”

  借着鸡山村村民刚好去赶集的机会,二娃死赖白赖的上了车,然后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县城,而目的,就是来这里帮张青找人。

  “是的。”漂浮在二娃身后的阳光青年一脸复杂:“我的弟弟就在里面值班,现在还没到点,等7点了他就会来的。”

  “什么嘛!”二娃后悔得要死,早知道是这么麻烦又吃力不讨好的事就不来了:“他不来怎么办呢?不来我就走了啊,你说过的,等下要送我回家的,我可不想被老太婆揍。”

  “是是!”张青苦笑的点了点头:“我们现在随便在这里逛一下吧,可能会提前看到我弟弟也说不定。”

  “是……”

  因为人小的原因,二娃很意外的没有被人发现,即使有值班的人见到了,也被人误以为这个背着书包的小家伙是被自己大人带来的。

  音乐、欢呼,烟酒味……所有的一切都让这个从小生活在农村的小家伙过足了瘾。神经粗大的二娃也没想过害不害怕的因素,面对着夜总会花花绿绿的各种玩意,他真的是如同刘姥姥进庄园一样,被晃花了眼。

  “可恶!这什么光啊,晃得我眼花死了!”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二娃对这些顿时嗤之以鼻。

  因为刚当夜总会营业的时间,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坐在一个酒桌位置的他无聊的开始打起了呵欠。

  “青哥,你弟弟什么张文还没有来吗?快点啦,再不来,我……啊,就要睡了。”

  “在等等吧。”

  两人、或者说一人一鬼等了一小会儿,夜总会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了。

  随着大门被打开,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猛男率先破门而入。

  这些突然闯进来的猛男很快就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夜总会爆炸般刺耳的音乐仿佛没有了作用,灯光下的年轻男女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个个表情夸张,宛若一条条上了岸蹦跶的鲤鱼。

  酷G匠T网A3唯Tx一5正v版X“,其…他都`H是盗n版#L

  猛男们没有丝毫在意自己带来的影响,进来之后他们统一一字排开,背手而立。严肃得就像埋葬在西安的秦军兵马俑,仿佛即将踏上斗兽场一博生死的斯巴达勇士。

  四个体格魁梧的光头壮汉率先进了夜总会,举止彪悍的他们小心翼翼的扫视着周围,为身后的人开路。跟在他们身后而来的,却是一个脸色平静,个头不高的西装头青年,约莫二十开外,一身黑色的长风衣,顾盼之间,隐隐透着一股叱诧风云的江湖气息。

  “欢迎文哥!”两列穿着西服的猛男齐齐地弯下腰,动作整齐而统一,恭恭敬敬向这位青年行礼问好。

  “就是他了!”还沉溺在这种巨大排场的二娃被耳边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

  “我的弟弟张文,就是那个穿着风衣的人。”张青激动的向二娃说道。

  “风衣,风衣是啥?”二娃哭丧着脸,寻死的心都有了。

  他根本就不能想到,这个一脸阳光,动不动就说“对不起”的青哥哥,他的弟弟居然会是这样的人物。

  “我……我可以不去吗?”二娃颤抖着声音道。

  “不可以!”张青严肃着表情,一脸复杂的,望着向夜总会的人摆手的大哥:“二娃,你已经答应我的,你知道吗?跟鬼魂做出了承诺,不实现可是要被诅咒的哦。”

  “啊!你当初怎么不说!”二娃恨死张青了:“你、你果然不是好人。”

  “二娃!”张青飘到了二娃面前,双手扶着他的肩膀与二娃对视着:“求求你,我,不是一个好哥哥,也不是一个好人,张青哥哥求求你,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帮一下我。”

  “……知、知道了。”犹豫良久,口硬心软的二娃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怀着紧张和不安,二娃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同手同脚的迈出了步子。

  冷酷的大哥在应付了一群和他问好的夜总会人员后,拉着一群小弟正要往二楼赶,这时,二娃也终于走到了一行人的跟前了。

  “你、你好。”二娃上前说道。

  尽管是个留着鼻涕的小孩,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还是十分尽责的拦住了二娃。

  “喂,小鬼!有什么吗?”

  “我有要紧的事,要、要找他。”二娃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领头的青年:“要、要紧的事,找、找张文。”

  “大哥的名字是你叫的吗?”身材壮硕的保镖一把举起了二娃,神色不善的盯着他的脸:“告诉你,快点滚!”

  “我、我真的有要紧的事找张文了,快放开我!”习惯了在鸡山村作威作福的二娃哪能受得了这种侮辱,脾气暴躁的他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要找张文,又不关你事,放开!”

  “你还叫!”保镖神色狰狞举起了右手,说着就要煽过去,这一巴掌要是煽实了,以二娃的身材,定会被打晕也有可能的。

  被音乐重新包围的人们也停下了举动,眼神闪烁的望着这边。

  “住手,小三。”这时,脸色平静的青年发话了,他的话声音不大,却让被叫做小三的壮汉如蒙赦令的马上松开了手。

  “好痛……”

  “小鬼……你找我有什么事。”青年张文神色平静的开口道。

  “不是我找你啦。”还躺在地上喊痛的二娃摸着屁股,不爽的望了那壮汉一眼:“是你大哥张青拜托我来的,说是要给你15岁的生日礼物。”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却是,这个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很有大哥风范的青年在听到“张青”这个名字时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脸色发青,瞳孔也缩得如针尖大小。

  “你说什么!”青年“啪”的一步走到了二娃身前,冷冷的盯着他。他的话语就像咋暖还寒的冬风,充满了吞噬一切的冰冷,即使迟钝如二娃这样神经粗大的家伙,也感受到了青年的感情。

  “……我、我说……”二娃的牙齿开始打颤:“是、是张青哥哥拜托我来的,要给你生日礼物!”

  “开什么玩笑!”青年怒吼道:“你这个小鬼是想来惹我的吗?好你已经做到了!”

  “文哥!”

  “文哥!”

  手下的壮汉们,顿时手忙脚乱的围住了青年。

  “告诉你小鬼!”青年蹲下了身子,指尖戳着二娃的额头,一字一顿的道:“我的哥哥,在5年前就已经死了,如果你还跟我说他的话……”

  “什、什么嘛……呜……”从没受到这种委屈的二娃究竟还是个孩子,被一个成年人这样对待,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明明就是张青哥哥拜托我的,说是要给你生日礼物。”

  “你还说!”青年举起了右手。

  “大哥,住手啊!”

  “文哥,他只是个小孩子!”

  青年的举动,也让围着他的壮汉紧张起来。

  漂浮在二娃身旁的张青也紧张得不得了,但是他却什么也帮不了,作为一个死去的人,他的身影无法让人看见,他的身体也触碰不到任何现世的所有物。因为心愿未了的原因,他无法超生,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那样飘荡在人世。

  但他看着自己弟弟因为他的原因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作为哥哥的他,却什么也做不到。

  所以,在他知道二娃能看得到鬼魂的时候,张青马上就去拜托二娃,让他帮自己忙。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弟张文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反应会这么大。

  “加油!二娃!加油!”张青只能心急如焚的站在二娃旁边,看着自己的弟弟狰狞的脸。

  额头被人顶着,心里的难受和委屈让二娃的眼泪和鼻涕沾满了他的脸:“……我就说!是你哥哥拜托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你要的小霸王游戏机!”

  说完这句话,二娃一脸英勇赴义的闭上了眼睛,准备好迎接早就习惯的铁拳或者巴掌。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熟悉而讨厌的疼痛感并没有如期而至。二娃偷偷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眼前的青年保持着戳他的姿势,眼神空洞的盯着地下,脸色苍白无比。

  “可恶……害我这么丢脸的哭了,王八蛋!”委屈得不得了的二娃盈盈的的哭了起来,心里忿恨无比的他狠狠的把鼻涕撸了下来,“啪”的一下全部扔到了青年身上。

  “你这家伙!”

  “文、文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