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大约五点多的时候,二娃就被迫去上学了。

  “这个时候孙悟空就大喊一声,妖孽,哪里跑。”路上,背着书包的吕洁若兴奋的道。

  他家里算不上富裕,不过却有一台黑白电视机,那是吕洁若死去的父亲买的。

  “然后呢?”因为心情不佳,二娃显得有些没精神。

  “二娃,你知道吗?孙悟空的眼睛呢,是有很厉害的力量的。”洁若学着孙悟空的动作,围着二娃蹦蹦跳跳起来:“师父,待俺老孙探探路!”

  “阿福!?”这个时候,二娃却见到了昨天害自己白挨一顿揍的狗,阿雅奶奶的阿福,这下,他顿时鼻子都气歪了,火急火燎的就跑了过去。

  “可恶!你这只死人狗。”二娃掰开了阿福的大嘴:“你跑去哪了,你知道吗?都是因为你,我又被死老太婆打屁股了!”

  嘴巴被二娃掰成一个笑脸,阿福却没有理会,它甩开二娃的手后,用嘴巴咬住了二娃的衣服,拖着他就往田地那边走。

  “喂!你干什么啊!”二娃郁闷的抱怨起来,但因为力气不够大,而且又怕弄烂衣服的原因还是乖乖的被阿福拖着。

  而洁若表演完探路之后,却发现二娃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诶?二娃你一个人在那里说什么啊?你去哪里啊?”洁若望着二娃骂骂咧咧的往田边的方向走,担心的他很快就跟了上去。

  “二娃,你等等啊,不上学你又会被佟海阿姨骂的。”

  等洁若气喘吁吁的跟着二娃的方向走时,却看到二娃站在村子里唯一的马路边不知道做什么。

  “二娃,你干什么呀,突然跑到这里,今天老师说好了要欢、”

  剩下的话,洁若已经说不出口了。他的视线,完全被马路旁边的熟悉身影占据。

  “阿、阿福!”善良内向的小男孩,眼泪从他的眼眶里顿时汹涌而出。

  “怎么办,阿福,你醒醒啊!阿福!”

  “不会是被车撞了吧?”洁若跑到了躺在草丛边的阿福身旁,声音都嘶哑了:“阿福,你快点醒醒啊,对了,二娃,你快点送阿福到二根叔那里吧,二根叔会有办法的,二娃!”

  洁若没有注意到脸色古怪的二娃,当然,他也没有看见二娃身旁与阿福一模一样的狗,此时的阿福在二娃身旁,十分人性化的尴尬的笑着。

  “快!快一点!”

  从田边不知谁家借用了一台拉草的推车,两人正十万火急的将阿福往二根叔家送,至于二根叔是谁,他可以算是村子里的兽医,凡是谁家的牛啊猪啊有什么毛病都是二根叔医治的。

  拉车上躺着阿福这只大狗,让二娃拼命的喘起了粗气。

  “可恶啊!”他望了眼飘在自己身旁的阿福,吸了一下鼻涕:“知道了啦!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真是的,自己又不过来帮忙,还用飘的,可恶啊,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啊!”

  “我没有偷懒啊,二娃,我也有……也有帮忙啊!”本来运动神经就不太好的洁若已经快被甩开了,但小脸通红的他还是艰难的坚持着。

  “你给我听着我阿福!我已经这么拼命了,等下你还死的话我就跟你没完,死了也要继续整你!”

  爆发出自身潜力的二娃一脸紫青色,虽然运动神经发达,但无论是推车还是推车上的狗都让只是9岁的二娃有些吃不消。

  “可恶啊!”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两人顺利把阿福送到了村尾的二根叔家。

  而二娃和洁若,也在二根叔家的客厅里乖乖的等着。

  气氛有些沉重,孩子都是纯真善良的,虽然心里坚信着能救回被车撞了的阿福,但说到底,还是心里没底。

  “阿福……阿福……”最伤心的莫过于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阿福的洁若了。

  洁若蹲在了门口,里面就是二根叔的诊室,心急如焚的他恨不得马上就冲进去。

  只有二娃,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边,沉默着。

  因为他,是最早知道结果的人。

  依旧是白色虚影的阿福漂浮在二娃旁边,仿佛要安慰他一样拼命的舔舐着二娃的脸,而这个举动也让小家伙一直憋着的眼泪掉了下来。

  “不要这样……都叫你不要这样了。”

  嘴一瘪,辛苦了半天的二娃还是受不了心里的那种感觉,十分丢脸的掉眼泪了。

  “死混蛋阿福,都叫你坚持了!阿福死混蛋……呜。”

  男孩呜咽着,双肩颤抖的他泪水沾湿了他的脸,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和霸道,这个曾经折磨过鸡山村无数动物的二娃现在却颇为戏剧性的为一只死去的狗而哭泣。

  “吱呀。”一声,破旧的木门发出的声响终于让两个小家伙提起了注意力。

  “阿福……怎么样了。”洁若紧张的问。

  又黑又瘦的二根叔摇摇头,轻轻的摸了摸洁若的脑袋:“阿福……已经死了。”

  “……唔……”听到这个消息后,洁若跌坐在地,顿时放声大哭。

  “不过!”二根叔一直紧绷着的脸露出了些许微笑:“狗娃儿倒救回来了。”

  二根叔摊开了毛毯,还拖着粉红色脐带的小狗躺在了毛毯中间,黑不溜秋的小身体不时一抖一抖,看起来非常可爱。

  “啊!”

  》酷匠网T/首发

  毫无疑问,任何生命的新诞生,都是伟大的,充满喜悦的。

  洁若沾满了鼻涕泪水的脸再一次挂起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好可爱啊,小小的,现在看起来就像老鼠呢,二根叔。”

  “呵呵,你们做得不错!想不到二娃这家伙居然肯去救阿福,想不到。”黑脸的二根叔颇为惊讶的望了二娃一眼,只是沉醉在自己世界的二娃头枕着膝盖,根本没有注意到。

  见此,二根叔也只能摇摇头,随后叮嘱洁若道:“这只狗娃就放在我这里照看几天吧,我家的阿根刚生了狗崽子,奶水够多了,现在我这里喂几天,等什么时候阿雅奶奶过来领走吧。”

  “嗯,我会跟阿雅婆婆说的。”洁若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逗弄着小狗,过了会儿,他才想起了二娃。

  “二娃,你也过来看一下阿福的狗崽啊,很可爱的哦。”

  然而沉溺于新生命诞生幸福的洁若却不知道二娃的心情。

  或许,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吧,在鸡山村作威作福,搞得所有家禽见了都退避三舍的二娃,居然会为了一只本来就应该死的狗而伤心成那样?

  但,事实上,连二娃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明明平时捉弄那些鸡和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现在的感觉啊。

  二娃读书烂透了顶,也不懂用华丽的词藻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如果我们学着用一句合适的话来表述,那便是:

  “只有失去了,才懂得什么叫珍惜。”

  生命的伟大,就在于对每个人,或者说对世界上所有的生命来说,都只有一次,不管高低贵贱,不管贫困富裕,生命在世界上只有一次,因而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发现什么叫做珍惜。

  然而,比之只有一次的宝贵生命更伟大的,便是牺牲,就像阿福那样,为了自己的宝宝,牺牲自己的生命。但这些东西对小小年纪的二娃来说,只会是沉重的。

  二娃……

  二娃!

  二根叔的家里,二娃的头上,一个白影青年漂浮着,一脸焦急的呼喊着二娃的名字。

  “二娃!”青年飘到了二娃面前。

  “又是张青那个茅坑鬼吗?”

  “不要吵我,我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二娃还是蹲在椅子上,头枕着膝盖,看不到他的脸。

  “二娃,帮帮我!”

  “你好吵啊!我谁都帮不了!”二娃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但是很快却带上了一丝哭腔:“我、我连阿福也帮不了!我……”

  “你已经帮助了阿福了!”青年望了望还在逗弄着小狗的洁若那边:“你已经救了阿福的宝宝了,一条珍贵的生命,二娃,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做到的,求求你,大哥哥求求你帮我!”

  “拜托了,只有你能帮我,二娃,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家里的父亲……二娃!”

  或许是青年鬼魂的话打动了二娃,终于,二娃抬起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轻轻点了点头。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