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娃(1)

  春天确实已经来了,每一天,每一个时刻,都能看见这座小村庄实实在在的变化,她用春风,用笔画,将冬雪消融后的黑白水墨画,渲染成了一幅色泽鲜艳的水彩画。

  头顶的天空就像缓缓流动的奶昔一样,蓝天白云,寒风也蜕变得温润,拂过人的脸庞是那么的轻柔。星星点点的花蕊吐露着温婉,树上新吐的嫩芽已经能在微风中起舞了,几只灰白相间的鹌鹑整齐的歪着脑,在树上“咕咕”的叫着。

  农村没啥子娱乐活动,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平时忙完之后,佟海也会趁着闲暇时候,和三姑六婆们聚在谷场闲聊。

  农家婆娘可不是啥子城里的大小姐,平时一群大男人聚在一起,少不得说些荤段子,她们也在旁边听着,若有些口才了得的人讲,比如说二娃老爹,更是会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听着,听到了要紧关头也是羞红着脸,连连跺脚。

  最近因为二娃又是发生车祸,又是掉进了粪坑,所以村民们对阿木家的消息还是比较关心的,当然,说是关心,其实是取笑的意思最多,毕竟,对于没啥子娱乐活动的农村人来说,茶余饭后的聊天和八卦可是最好的消遣。

  “阿木,二娃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阿木,听说你家二娃掉进粪坑了耶!”

  “阿木,二娃这孩子没事吧,乖乖,被车撞了也没事,真是祖宗保佑啊!”

  “阿木……”

  “阿木……”

  _最,U新,◇章Q节cv上》酷,匠网

  见情况不对头的阿木十分识趣的收起了荤段子,马上告罪一声说有事要忙,只留自己媳妇儿一个人苦苦支撑。

  “啊!二娃这孩子啊,这死孩子当然没事啊,什么,掉进茅坑?那、只是意外而已。”

  “司机啊,司机没有要我们赔偿啊,毕竟对方也喝了酒了,我,我当然也没有那个意思,要不是二娃那个家伙。”

  “那猪,是挺可惜的,不过……不过二娃没事那就是最好的了。”

  ……

  佟海留在谷场,里一圈外一圈的被热心八卦的村民们包围着,这让她在心底里骂死自己丈夫了,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

  一想到二娃没完没了的麻烦,她就感觉全身无力,想生气也没有那个力气了。

  “啊,这不是旺财吗?已经这么大了呀!”注意到牛婶旁边的狗后,不甘心这样被人盘问的佟海也十分聪明的转移起了话题:“说起来啊,当初阿福生它的时候可是生了好多个呢……诶,这是?”

  视线中注意到黑狗背上坑坑洼洼的表面以及被人乱七八糟的剪了的狗毛,佟海的脸顿时变成了猴屁股。

  “哦,这个啊?”仿佛没有看到佟海的脸色,牛婶十分爽朗的笑了:“这是二娃剪的呢,说是要帮狗剪头发什么的。”

  “对、对不起!”佟海的脸更红了。

  尽管在鸡山村,自己家二娃的名声是属于大名鼎鼎的那种了,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佟海还是忍不住一阵面红耳赤,只想回到家里就把二娃收拾一顿。

  “我家旺财被二娃剪了毛已经不算什么的了,听说前几天,何老头的那只城里买回来的猫还被二娃用鞭炮炸伤了尾巴。”

  “对、对不起!”

  “是啊,隔壁阿华家配种的猪也被二娃用鞭炮吓到了,任阿华怎么做说什么也不敢去配种了。”

  “我家的鸡也被二娃收拾过呢……”

  “啊真巧!我也是。”

  “我也是耶……”

  ……

  被人围在中间的佟海直感觉眼前发黑,金星乱撞,心里的羞愧和愤怒更是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般凶猛的在脑子里膨胀着。

  等脸色如同三个月便秘不出的佟海回到家后,已经是下午5点了。

  她扫了一眼表情略微尴尬的阿木,“哼”了一声,再看了一眼晚上不知道做了什么坏事,双眼肿若樱桃的二娃,更是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但望着端坐在桃木椅,一脸悠闲的爷爷,还有看着连环画,哼着歌曲的女儿。

  佟海只能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去做饭!”

  “二娃,今天怎么这么没精神啊?”爷爷李书昊望着把鼻子塞进饭碗的二娃,显得很是好奇:“奇怪,昨天你还睡得挺香的,还把姐姐给踢下床了。”

  “就是啊!爸,弟弟昨天无缘无故把我踢下床了,你看我的手。”听到爷爷的话,李子德也想起了昨天晚上弟弟做的好事,感到委屈的她顿时就向自己的老爹打起了小报告:“你看看,我手都破了,出血了!”

  “知道了知道了。”被烦得要死的阿木只能无奈的睁一只眼闭一只:“唉,佟海,村里的人没问你什么吧?”

  “你还好意思说!”说到这个,佟海就来气:“自己一个人走掉,把老婆扔在这里,你啊!”说着说着,她使劲扭了扭阿木耳朵,而理亏的阿木只能傻笑承受了。

  “还有你!”看着把头埋进饭碗的二娃,佟海就无名火起:“都是你,害得我经常要向别人赔罪,什么牛婶家的旺财,阿华家的猪,何老头养的猫!你这个死孩子!”

  “听到了吗!二娃!”见二娃还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佟海提高了声音喝道:“告诉你啊,以后不要再招惹邻居家的动物了,要玩你就去后山捉鱼去,真是的!”

  “你好吵啊!老太婆。”睡眼朦胧的二娃艰难的从桌上爬起来,睡眠不足的黑眼圈让他本来就很呆的脸显得更呆了:“我在听,在听,昨天被那个厕所的鬼害得我睡眠不足啊,不要烦我了。”

  “你又说鬼怪的故事了!”望着二娃憔悴的样子,佟海也是叹了口气:“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快点吃饭吧,等下快点洗澡睡觉,你明天就要上学了。”

  “是。”

  想起了二娃对村里的动物们下的毒手,一家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着二娃。

  然而准当阿木家开始吃饭的时候,门却被人敲响了。

  “有人在家吗?阿木,在家吗?”

  佟海听了听声音,道:“是阿雅奶奶啊,她老人家到这里有什么事吗?”

  “估计是她家的阿福又被二娃整了吧!”没个正经的阿木喝了口酒,狂笑道。

  “去!”佟海横了他一眼,然后去开门。

  “是阿雅奶奶吗?您来咱们家有什么事吗?先进来喝杯茶吧,我们家正在吃饭呢,一起吃吧!”

  “不用了不用了。”头发花白的阿雅奶奶摆摆手,佝偻着腰:“你有没有看见我家的阿福啊,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家了……”

  “啊……”佟海脸一红,顿时回头怒吼道:“二娃,你给我出来!”

  嘴里还塞着米饭的二娃刚转过头,就被自己老妈一把抱了起来了。

  “啪”的一声,他的屁股已经被母亲的大手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说,阿福去哪里了!”

  “谁知道啊!昨天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了!”二娃感觉委屈极了,又不是他的错,还吃着饭就无缘无故要挨揍。

  “你还不说!”佟海举起的手又重重落下。

  “啪啪啪啪啪……”

  “算了算了。”阿雅奶奶在旁边看得很尴尬:“都不是二娃的错,可能阿福去哪里生狗娃儿了,不要打了。”

  在一片狼藉之后,阿木家的晚饭,终于可以继续下去了。

  “真是的,二娃,我警告你啊,不要再去招惹邻居的狗啊猫的。”佟海添了一碗饭到二娃碗里:“阿雅奶奶啊,可是和阿福相依为命十几年了,要是阿福又什么意外的话……阿雅奶奶也会很伤心的。”

  “所以!”佟海拿木饭勺不重不轻的敲了下二娃的脑袋:“以后绝对不可以去招惹那些小猫小狗了,知道了吗?”

  “谁知道啊!”二娃还是感到很委屈:“明明不是我,谁知道阿福去哪里了。”

  “呵呵呵……”姐姐李子德幸灾乐祸的笑了,可恶的弟弟挨了一顿揍,这让她不平衡的心也舒爽不少:“还不是你没事找事,死骗子!”

  “你说什么!”二娃顿时大怒。

  “那也是没办法的啊!附近邻居只要一出什么事情,就怀疑到咱们家头上。”

  “谁叫二娃是我们村里的小霸王呢,啊哈哈哈……”

  爷爷李书昊和老爹阿木也开口道。

  “邻居家的猫啊狗啊一见到二娃就会乖乖绕道走的。”姐姐李子德继续道。

  “不只是猫狗,连咱们村里的牛和猪,总之咱们家的二娃就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啊!”

  “嗯嗯,而且不只这样。”爷爷点了点头,道:“大家都说了,二娃走过的路都会寸草不生呢。”

  “啊哈哈哈……”两个无良父子对视一眼,又开始狂笑起来。

  而二娃,只能忍气吞声的把愤怒化为食欲,对着家里的饭菜发动起冲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