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终有尽头,与之一样的。当橘红的晚霞缓缓坠入了那远方的水平线时,头顶的天空似乎也被黑暗瓜分了三分之二,只留下一小片浓厚的,如同在清水中化开的胭脂色。

  日出而始,日落而终,这就是农村人的生活。天边的晚霞消散,归家的村民们拿着农具,高高兴兴的拉着来迎接自己孩子们的手,踏上了回家的路,交替太阳的月光在他们的路上洒下一片奶白色,恍若虚幻。

  风吹过了,路边的杂草顿时低矮矮的一片,被那凉风吹弯了腰。

  “所以!”熟悉的声音与熟悉的对话,依旧在阿木家进行着。

  “我看到的那个鬼,说不定就是姐姐说的那个掉进茅坑死掉的人。”

  “不会吧!”二娃的姐姐李子德一脸难以置信,因为事实上,那什么掉进茅坑死掉的人,根本就是李子德为了吓唬二娃随便说的,这样想了像,李子德也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哼,反正我不信。”

  “啊,姐姐,你不信?”二娃懊恼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他又把目光扫向了自家爷爷:“爷爷,我说过的哦,那个时候我看到的,有可能是奶奶也说不定哦。”

  “不、不会吧。”脸色发青的爷爷有些害怕了:“二娃你不是说只是见到男的吗?怎、怎么会有奶奶呢,真是的。”

  “不是那个拉,是另外一个!”二娃跺了跺脚:“是我被车撞了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看见的!”

  “你说什么?”见二娃又提起了车祸的事情,老爹阿木脸色又黑了,因为那头肥猪可是这个星期准备卖的,谁知道……

  二娃没有理会自己老爹的脸色,见自己爷爷肯相信了,马上接着自顾自的说道:“那个时候你们都围着我,我还记得的呢,那个大牛叔也在那里对吧,还有刘婶婶也在,我被车撞了之后,马上就飞上天了,然后我就见到了很多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头老太婆,他们还抓住了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呢!”

  “……那你,有答应吗?”估计二娃把故事编得太好了,连最开始先说谎的姐姐也信了起来。

  “当然没有啦,哈哈哈,我怎么可能那么笨呢,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不过一定不是游乐园的。”提起这个,二娃就变得神气无比。

  “诶!?你们干嘛了?”只是等二娃笑完了,他才发现客厅内的气氛有点诡异:“喂喂,老爸,老妈,爷爷,肥婆,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环视一圈,发现家人都脸色苍白的望着自己,二娃开始紧张了。

  $酷匠YV网首u发P

  “你、你还在那里胡说八道啊!”母亲佟海拿起了饭勺作势欲打:“真是的,都要吃饭了,还要讲这些这么不吉利的话。”

  “可、可二娃好像说的是真的啊,前些天二娃奶奶也托梦给我了。”爷爷李书昊显得十分认真,连脸上的皱纹也绷得紧紧的。

  “噗!”

  “啊哈哈哈,老爹,你的脸也太认真了!”手里拿着酒杯的阿木嗤笑一声,捂着肚子狂笑不已:“居、居然会信二娃这种小屁孩说的话,啊哈哈。”

  “爸你也真是的。”母亲佟海同样觉得好笑:“马上就开始当真起来了,也不知道这些话是谁说的,对吧,吹、牛、大、王!”

  最后一句话,佟海一字一顿的对二娃说道。

  “都说我没有骗人了!”受不了母亲鄙视的眼神,二娃马上站起来反驳道:“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我就。”

  说着,二娃摸起了口袋。

  “秘密武器!”

  “啊,你又把那恶心的青蛙带回家!二娃!”母亲佟海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指着外面喝道:“你快点给我把那死人青蛙丢了,快点!”

  “我才不要!”顿时,二娃又溜到了客厅门口。

  “快点丢掉!二娃,你给我站住!”

  “唉……”瞧着两母子的赛跑游戏,手里捧着饭碗的爷爷郁闷的叹了口气:“难道,就不能安静的吃一顿饭吗?”

  “唉,人老了,为什么还要活那么久呢?”

  “你还跑!”佟海终于捉住了二娃。

  “那就去死了好了!”听到爷爷说的话,二娃马上回答道。

  “二娃!”佟海举起了拳头。

  “啊!好痛啊,死老太婆。”二娃捂住了头吃痛,然而只一秒,这个家伙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事一样,顿时傻笑起来:“对了!爷爷,你快点去死吧,死了你变成鬼找我,这样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并不懂人间疾苦的毛孩子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把这番伤人的话说出口了。

  或者是这个绝妙的办法让二娃的“让大家信服”计划得到了进展,这家伙说完,居然开始蹦蹦跳跳的跳起舞来。

  “爷爷你死了之后,大家就会相信我的,那样我就不用挨揍了,啊哈哈。”

  听到二娃这番话,佟海和阿木齐齐的叹了口气,再也没有揍二娃的心思了。只有倒霉的爷爷被自己孙子伤透了心,兀自在一边老泪纵横。

  ……

  夜凉如水。

  每家每户窗口透出的昏黄光芒渐渐一个接一个的消失着,只有尚在襁褓的孩子们嗷嗷大哭的声音,大人爱怜的哄睡声,在鸡山村的小巷间交织着。

  虫儿吵得正欢,风吹过,树叶齐齐的发出了一阵阵“沙沙”的响声。

  而二娃家经过一番吵闹与交谈,最后还是回归了平静。

  二娃与爷爷还有姐姐的房间内。

  二娃一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姐姐和爷爷睡在一起,没办法,在二娃还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彰显出惊人的不安份天赋了,按佟海的话来说就是:作孽啊,我为什么会生出这样不安份的孩子呢,想想子德小时候啊……之类的。

  虽然春头天,二娃他们还是齐齐的盖上了厚厚的一层棉被,不同于城市早已可以开空调的温度,没有遭受到生态破坏的农村气节,还是十分有季节的气息的,春夏秋冬的温度与气候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被子被踹开,枕头不知道扔到了哪个太平洋海附近,对比起自己爷爷和姐姐的样子,这,就是二娃睡相的最好表现。

  不过尽管把棉被踢到床下,但对于二娃这个身体壮得像个小牛犊子的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相信许多人也有过这样踹被子的经历吧。

  然而,在这个夜凉如水的夜晚里,二娃的家里,却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

  一个白色的,虚幻的人影漂浮在二娃的房间内。

  二娃……

  如果李子淑醒了的话,大概就可以再见一次害他掉进茅坑的仇人了。

  二娃!

  瘦削的平头青年加大了声音,但其实,这种声音只有二娃能够听到的。

  大哥哥,你是谁啊?

  半梦半醒之间,二娃也嘀咕着道。

  我啊……我的名字是张青。

  阳光青年在半空中挠了挠头,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模样:二娃,我有事情拜托你哦。

  张青?拜托我?

  二娃睁开了眼睛。

  黑漆漆的屋子内没有任何奇怪的现象,看了好一会儿,二娃还是不觉得有啥奇怪。

  “什么嘛?啊……原来是梦啊!”打了个呵欠,二娃重新躺回了床上。

  二娃!

  然而那把声音,却再次出现了。

  听到这把似曾相识的声音,毛孩子愣了一会儿,然后,二娃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了。他马上用力的闭上了眼,牙齿开始了无意识的打架。

  “二娃!”这次,声音是真真切切的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我需要你的帮忙,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忙!”

  “啊!”二娃再也坚持不住了,他睁开了眼,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爷爷床边,一脚踹开了自己姐姐。

  “你……你是鬼吗?”隔了好一会儿,躲在自己爷爷身旁的二娃终于找回了点鸡山村霸王的本色了:“你已经、死了吗?”说到这,他用力的咽了口吐沫。

  “嗯!”阳光青年点头道,他的回答也让二娃的鼻涕瞬间喷了出来。

  “那、那你不就是、不就是鬼……了吗?”二娃脸色发青的道。

  “我有要紧事要拜托你,非常抱歉,小弟弟,我十分需要你的帮忙!”阳光青年收起了自己的微笑,一脸诚恳的说。

  先不管那只鬼诚恳不诚恳的问题,二娃瘫倒在地,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禁悲从中来。

  看来。

  死肥婆说的“4”针果然是诅咒啊……

  为什么,明明我最害怕就是鬼了,为什么现在居然……居然让我看见了!

  “啊!”二娃放声大哭:“我最讨厌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