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鬼

  春天是美丽的,因为她能带给人们希望。

  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这是庄稼人常挂在嘴边的谚语。对于一辈子都和农地打交道的农民来说,现在这样的气节正是开始耕耘的时候。

  春意将堆砌在田地的冰雪消融,融化的冰水若一汪清泉,早已把田地养得肥沃,松软的泥土翻开,也是油黑光泽的,无数在田地间居住的小动物们已经开始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开始了自己新一年的生活。

  挣扎着绽放的杞柳芽也一样,在微风中摇摆着,吐露出了花蕾那一抹粉色的婉约和动人,空气中还逸散着些沁人心脾的梅花香,说起这梅花,那可是在鸡山村村唯一的土地庙上落根的,鸡山的土地庙建造在缘断山上,与土地庙一起建成的,还有两地藏菩萨,至于那颗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的梅花树,村里的村民们都把它当成了神树。

  “后山的梅花林,那都是咱们梅花树的崽娃们。”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这样说。

  然而奇怪的是,每年一到春天,尽管后山的所有梅花树都会绽放出美丽的花朵,只有那颗千年古木,却未曾绽放过。不管那棵梅花树怎样,鸡山村的村民对它还是满怀敬意的,每年逢年过节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去参拜。

  繁忙的一天过去了,新的一天又来了。

  这日头才刚刚升起,鸡山村的村民们便拿着农具,准备起了耕耘的事情。熟悉的会聚在一起,聊些家常,大多都是最近村子里发生的事,几个穿着补丁布衣的娃娃在旁边嬉闹着,引得父母又是一顿呵斥。

  “5、6、7、8……”吕洁若一边数着数,一边注意着自己脚下的泥土。

  昨晚刚下了一宿毛毛夜雨,日头出来时才随着晨雾消散,因为二娃脑袋的原因,不放心的吕洁若中午一下课就跑来见自己的发小了。

  路旁的杂草叶子还点缀着闪光的水珠,湿乎乎的空气里含着中农村特有的味道。

  二娃扯过了一块叶子,毫不在意的撸了一把鼻涕,可以看得出来,咱们的小霸王心情有些不好,发黑的脸色更是写上了几个“生人勿进”的标语。

  当然,对比起二娃,二娃的家人还是很幸福的,二娃没事,那就是天下最大的幸福。

  然而于二娃来说,家里的电视机烂了之后不仅没有买新的,那些见风使舵的伙伴们又跑去了那死人何子玄家里,而且、而且那个时候又见到了那些……东西。

  “小心那只青蛙会变成鬼魂回来找你哦!”姐姐的话还阴魂不散的缠绕在耳边,这让满脸郁闷神色的二娃不自觉的又叹了口气,明明才是个9岁的小屁孩,却像个古稀之年的老头那样一脸衰败的表情。

  但是,他真的很怕那些鬼魂啊,一想到姐姐的话,还有那天看到的东西,他的眼泪又不争气的喷了出来了,虽然家里人为了让他补补身子吃了一大只老母鸡,过足了瘾,但即使是这样,二娃的心情还是不见得好起来。

  “死肥婆一定是见我有鸡肉吃,自己没有才这样说的!一定!”躺在院子的二娃突然站了起来吼道。

  “二娃,你怎么了吗?”停下跳绳的吕洁若望着突然发神经的二娃,有些担心:“看起来,好像没啥精神那样,是不是脑袋又痛了,我、我去告诉佟海阿姨吗?”

  “……啊,洁若。”二娃眼神闪烁,像是下了好大一番决心才开口道:“我呢,上次被车撞的时候……”

  “啊,是阿福!”谁知道洁若听完上半句就丢下跳绳跑到一边了。

  视线中,一只黑色的大狗正兴奋的对洁若摇头摆尾,好不亲切。

  S酷匠k$网‘_永久M免x费◎!看d小g#说TQ

  “好乖,好乖哦!”洁若摸着大狗的脑袋道,而大狗也十分配合的发出了舒服的哼唧声。

  虽然几乎所有农村的狗不是叫旺财就是叫阿福,但这只狗恐怕是年纪最大的“阿福”了,这是村子里资历最老的狗,也可以说是村子里的狗王了,是阿雅婆婆的狗,听说跟着没有儿女亲人的阿雅婆婆十几年了,村子里很多狗都是她的后代。在二娃出生的时候,这只狗就在了,还记得小时候还狠狠欺负过它好几遍,也被这只叫阿福的狗狠狠的欺负过几遍。

  “啊,阿福,你的肚子又大了呢,宝宝也快出生了吧。”性格内向害羞的洁若,却意外的十分喜欢动物,特别是狗,听说是小时候和爸爸养过一只,后来不小心失踪了,这让洁若伤心得不得了,每次一说起他家里那只叫小若的狗,都哭得稀里哗啦的,让二娃恶心死了。

  “二娃,你快看啊!”洁若叫道:“我想,阿福的狗宝宝一定很快就出生了哦。”

  至于二娃,捂着大肚腩的他一脸心事重重的瞥了洁若一眼,没有言语,但是很快,二娃就发现自己的肚子在咆哮了。

  “可、可恶,一定是吃鸡肉吃太多了。”二娃跑着从客厅拿了手纸回来,因为脑袋后面的线还没拆的原因,所以今天要复诊一遍,而且因为那个伤口的原因,他现在是名符其实的瘌痢头了:“洁若,帮我把风哦,等下老太婆来了记得叫我,我去拉屎。”

  “是!”洁若很爽快的应了一声,继续和阿福玩耍。

  我们知道,农村的茅坑一般都是不咋样的,不过因为二娃家是木匠的原因,对比起鸡山村的很多人,这间茅房还算得上是“豪华”。不仅有可以遮风挡雨,而且外观与清洁都修正得不错。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厕所,对二娃而言,只要不是盖在自己家的都是烂厕所一个。

  “可恶啊!那个死肥婆。”想起姐姐说的话,二娃又开始害怕起来。

  他转头望了望周围,狭小的厕所四面都是木板,然而不管怎样看,他都会觉得会有什么东西出来一样,想到这,二娃的冷汗又冒出来了。

  刚才对洁若说的话还没说完,其实对自己飞上天的事情,他还是很害怕的。

  “厕、厕所,不、不会有什么东西出来吧?”二娃的脑袋瓜子变成了瞭望塔,360°的旋转着。

  “咔吱……咔吱……咔吱……”

  然而就在二娃正在害怕的时候,茅坑里却传来了古怪的声音。

  “什么东西!”二娃吓了一跳,连屁股也没擦就跳起来,闪到了一边。

  “叽叽。”似乎受到了惊吓,阴暗的茅坑内迅速闪过了一只黑色的东西,飞快的逃走了。

  “什么嘛!原来是老鼠啊。”二娃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农村的老鼠多,这自然不是件什么怪事,本来二娃还想好好享受一下大便的舒畅时间,只是受到之前的事影响,他还是赶紧拉完算了。

  那天见到的……究竟是什么呢?会、会是鬼吗?

  鸡肉吃太多的原因,二娃便便的时间有些长,为了不想那些害怕的事情,他只能想着明天怎样去玩好了,反正因为脑袋原因,他会休息半个月。

  “小朋友……”一把声音,打断了二娃的思维。

  “什么事啊?”下意识的,二娃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抬起了头。

  “小朋友,你好。”一个理着短发的瘦削青年一脸阳光的向着他挥手微笑。

  只是,他是飘着的。

  保持着不爽表情的二娃就这样抬着头,傻傻的和青年对视着。

  “二娃,你好!”望着二娃的表情,瘦削青年有些窘迫的笑了。

  “……呃……”而二娃,他的身体开始颤抖,眼泪与鼻涕也到达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光着屁股的二娃就这样和青年不知道对视了多久,随后二娃眼一翻。

  “嘭!”

  尚在外头和阿福玩耍的吕洁若很清晰的听到这把声音。他傻傻的望了一会儿茅坑,然后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下一秒就大哭起来。

  “二娃啊!二娃他……”

  “不好了!阿木家的小恶霸掉进茅坑了!”闻讯而来的村民们也拼命赶了过去。

  “二娃!”

  “二娃!”

  在院子里帮菜浇水的佟海和李书昊也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狗吠声,人声,吕洁若的哭声,形成了鸡山村不一般的下午。

  ……

  西斜的太阳似乎也疲倦了,红彤彤的像娃娃的脸,羞涩的藏进了薄薄的云里,映得晚霞通红一片。

  黄昏将竹竿上还泛着黄色的衣影拉得老长老长,晃晃悠悠的随风摇摆着。

  “啊、啊糗!”露着自己光屁股的二娃一脸忿恨的站在了灶台不远:“我都说了,真的有鬼啊,是鬼啊!”

  灶台的柴火燃烧着,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昏暗的环境下,浓烟熏得佟海直咳嗽。

  日头落山了,忙碌了一天的丈夫就要回来了,阿木是一家之主,说什么也要准备好晚饭的,丈夫喜欢喝酒,还喝得老凶,佟海炒着些小鱼,打算给他做下酒菜。

  至于二娃的话,她是一句也没进耳朵里。

  “鬼啊,鬼真的出现了!”恼怒自己的话被人无视,二娃狠狠的踹了自己的母亲几脚:“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老太婆!”

  “死老太婆!”

  “死老太婆!”

  佟海转过了身子,手里的烧柴棍一个罗汉伏虎。“咣”的一声。

  世界终于安静了。

  “胡说八道!我警告你二娃,不要再说些不吉利的话了。”背对着二娃,佟海的声音显得很平静:“你的脑袋刚好,就说一大堆什么鬼的怪的,你给我听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

  “好痛啊!死、死老太婆,啊……”二娃捂着脑袋,眼里哗哗的流着,下一刻,委屈的他居然从裤裆里掏出了自己的小鸡鸡:“可恶,我明明说的就是真话,你居然不信我,死老太婆,你给我去死!”

  伴随着“滴滴答答”的声音,奔腾而出的橙黄色液体准确的命中目标,效果显著。

  “二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