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淑,源口小学三年二班,是鸡山村最出名的捣蛋鬼。

  早春的日头晃晃悠悠的,犹如宿醉还家的李家老爹兀自迈着“猫步”,半死不活的落在了院子里,拖着剪刀的燕子点过了金定河水面,唤醒了河畔旁在凉风中羞涩的杨柳。

  李子淑家的院子外,二娃半躺在自家榕树下,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呆。

  “诶,洁若,你说天空是什么颜色的。”似乎属于孩童时代的好奇,让一脸憨厚的二娃问出了个不明所以的问题。

  “当然是蓝色的啦。”在树下的吕洁若歪着脑袋,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书上不是说了吗?蓝天白云的。”

  “……”

  二娃沉默了很久,突然泪眼婆娑的转头望住了吕洁若:“可、可为什么,我觉得头顶的天空不是蓝色的。”

  “诶……不是蓝色的吗?”洁若听了二娃似乎很有哲学道理的话,不禁吃了一惊:“可书上是这么说的啊,而且大家也是这么说的。”

  “但是我家的电视机是灰色的……”

  “喔……这、这样啊。”吕洁若不知道如何回答二娃的问题,因为村西头何村长家买了一台新的电视机,而同样是源口小学,和二娃他们同班的何子玄在自己家买了台彩色电视机后,也整天没事就向二娃炫耀,这也难怪二娃的情绪会这么低落。

  “二娃。”这时,一把女孩子的声音从吕洁若的身后传了出来:“我已经听妈妈说了。”

  “你又做了那样的事情了,没准等下那只青蛙就会变成鬼魂回来向你索命的。”

  李子德,是二娃的亲姐姐。

  “什么嘛!丑肥婆。”二娃在树上站了起来:“那只青蛙又、又不是我弄死的,我只不过刚好在田那边捡到而已,对吧,洁若你也看见了的对吧。”

  “啊!?好、好像是这样的。”吕洁若有些不自然的点点头。

  其实因为冬天刚过的原因,那只青蛙是死是活的两人都不知道,只不过二娃忙着给自己老妈颜色瞧瞧,急急忙忙的便在田里随便捉了一只。

  “所以说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了。”穿着灰色裙子的李子德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这让树上的二娃看得牙痒痒:“要知道,对死者不敬,可是更大的罪过哦,唉……总之我不管你,不管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是没人管你的。”

  “……闭嘴,死肥婆!”面对着自家姐姐的无止境嘲讽,脸色发青的二娃终于忍不住了,借助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二娃从树上一跳,偌大的鞋子狠狠的印在了姐姐李子德脸上。

  “全部都是骗人的,我才不会相信呢!走啦!洁若!”

  “等等啊,二娃。”

  李子德:“……”

  如您所见,天不怕地不怕,被人称为“路过之处,寸草不生”的无敌鸡山村调皮鬼李子淑二娃,有一样最怕的东西,那就是鬼。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搞得鸡山村所有畜生鸡飞蛋打,令每个大人都头疼无比的二娃,对于鬼怪之类的东西,却是一点免疫力都没有。

  月光将奶白色的粘稠白光铺落在安静的小山村上,四处静谧一片,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闪烁着,透漏着些许人气。

  微风吹过,摇曳着树木窈窕的腰肢,刚冒出绿意的新芽苗儿亦似乎不胜那凉风的骚扰,害羞的发出“簌簌”的娇嗔,躲过了春雨的小虫又重新冒了出来,纷纷唧令着欢鸣起来,惹得村里养得狗们不时呜咽两声。

  这就是鸡山村的夜晚,对于农村人来而言,庄稼人夜间没什么娱乐,除了哪家结婚生子或是逢年过节外,一般都早早入睡,当然,按照老祖宗传宗接代的传统,自然要磨着自家婆娘多生几个崽娃。

  同样的,李子淑一家今晚也没啥子活动。

  “吱——”刚说到二娃家没啥子活动,但现在破旧的木门却被人轻轻打开了。

  “嘘……”

  “啊,好爽啊……”

  借着木门的一丁点儿缝隙,脱光了下身,露出了屁股的二娃发出舒爽的哼唧声。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为了自家的环境与建造方便着想,一般农村家庭的厕所普遍的都是建在房子外面的。

  而现在,对这个通过打开自家大门缝隙,然后“迎风尿一把”,看样子就知道憋了好久的毛孩子,二娃的母亲佟海,也快到了忍耐的界限了。

  她也知道二娃很怕鬼,更因为自己家的厕所建在外面,倔强的家伙一到晚上就拼命忍着,坚决不去上厕所。

  “二娃……你给我停下!”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可以在这里尿尿!”佟海粗着嗓子,恼怒的走了过去:“这里又不是厕所,外面明明就有一个厕所。”

  刚把毛孩子二娃抱了起来,谁知道,坚持了一晚上,忍耐了许久尿意的李子淑现在却控制不住自己,任由橙黄色的液体以一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凶猛的灌溉在自家大门上,怎么也停不了。

  “啊哈哈哈!”梳着乱糟糟头发的李山玮开怀的大笑起来:“在屋里随便尿尿的原来又是咱们家二娃啊。”

  如同平时一般,二娃的父亲李山玮手里还是拿着一盅自家酿的高粱酒,他和二娃的爷爷两人同样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不过却很少会发酒疯。

  “真是伤脑筋啊,哈哈哈……”看似豪迈的语气以及通红黝黑的脸庞,对于自家毛孩子做的傻事,阿木十分大度的开怀大笑着。

  一般人见着的话,估计会嘀咕说:“阿木这家伙一喝了酒,就准往事的!”

  但二娃头上的大包以及委屈的表情,都证明了他又受到了自家老爹铁拳的味道了。

  “真是的,你这死小子这样尿,一到梅雨天大门就会发烂,而且又臭,稍微给我注意点卫生啊!”刚准备好晚饭的佟海一边摆放着碗筷,一边抱怨着说。

  “谁叫你们把厕所盖在外面啊!而且晚上厕所就会有掉进粪坑死掉的鬼出来,所以我才不敢去的。”对于这个问题,二娃还是表现得非常委屈。

  “二娃,你可是咱们李家的长子,要有男子汉气概啊!”阿木笑着,拿着杯子“咕咚”的喝了一口,顺手斟了一杯给自己老爸李书昊。

  )l更新x1最W,快}上&8酷?匠Z(网=7

  “鸡山村小恶霸唯一的克星鬼魂啊。”慈眉善目的李书昊亦十分喜欢调笑自家孙子:“就算要吓二娃,也不会故意出现在茅坑的。”

  “嗯嗯,没错!”阿木大笑,点头表示赞同。

  “啊……可、可是我听说只要人一倒霉了,就、就会遇到那、那些东西的。”头顶着大包的二娃悄悄吞了口吐沫:“如果晚上忍不住去厕所的时候……”

  二娃委屈的望着自家爷爷和老爹:“那个掉在茅坑死、死掉的人就会问我要不要擦屁股的!”

  “姐姐、姐姐说的。”想着那些恐怖的鬼怪,二娃的鼻涕又不自觉的又冒了出来了:“在我拉完大便要擦屁股的时候,那、那鬼就会出来的……”

  “子德!”佟海对女儿吓唬自己弟弟的做法也是不满。

  二娃的老爹和爷爷李书昊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的无奈。

  “那也是十分不错的,二娃。”老爹李山玮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还要帮你擦屁股,这样的鬼在哪里找啊,已经省了很多手纸钱了,多经济实惠啊。”

  “不要,我不要!”听着老爹毫不在乎的话,二娃立刻赖在地上使出了撒泼大法。

  “知道了知道了。”老爹阿木也被二娃的麻利熟练的翻滚动作吓怕了,要知道每当遇着这种情况,这个死毛孩子总会瞄准地上那些泥水最多的地段,然后扭身一翻,滚上两滚,随后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面对着宝贝儿子的无赖招数,阿木也只能要摇头无语。。

  况且尽管在鸡山村村民眼里,他是一个御女有术的大男人,但谁知道,外人眼里温顺无比的佟海,发起脾气来阿木可是拦都不敢拦的,所以每次和二娃谈到这些问题,生怕惹自家媳妇儿生气的李山玮总是最后关头认输。

  “好了,下次你要尿尿的时候,爹就陪你去吧,行了吧!”老爹李山玮做出了保证:“总之,你也不要在大门尿尿了,要是再这样做的话……哈”

  阿木朝自己的拳头吹了口气。

  “是啊是啊。”爷爷李书昊也是点头,并且一脸怀念的说道:“那个大门可是二娃你爷爷我年轻的时候做的呢……”

  “……”李子淑望着自己父亲,犹犹豫豫的说道:“如果你给我买彩色电视机的话,我就自己一个人去外面的厕所,不用你陪……”

  “……你说什么……”还拿着酒盅的阿木脸色发黑的转过头来。

  “二娃,你这死孩子居然跟老爹谈条件,看我不揍飞你!”

  “啊啊……”

  鸡山村的夜晚,还是十分安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