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家伙,竟然可以独力搬动超过两百斤的石块,然后从下面找到一块起码有大拇指那么大的希尔希石,并且极为通透,颜色也很好。

  这是十分值钱的。

  监工也很高兴,就在晚上的时候多给他们几块面包。

  难得的饱食感,让大家对这个新来的家伙都有了一定的好感。

  但唯独她不行。

  她对这个新来的家伙,总是有些抗拒,并且说不上来的讨厌,也许是因为那种笑容,那种在自己脸上,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出现的笑容。

  反正就是讨厌。

  从此以后,这个新来的家伙就成了这里的一员,成天笑嘻嘻的,再苦的日子他都显得是那么轻松,吃得少干得多,总能找到很好的宝石,让他一下子就在这里出了名。

  仿佛一切都不会变化,这样永恒的进行下去。

  虽然新来的对她还算不错,有时甚至会分给她半块面包,也会帮着她偷一些懒,但她就是对他没什么好感。

  有一次她还忍不住直接问,问他是不是对自己的身子感兴趣,想要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爱上他。

  他对这种问题却表现的有些不解,因为他说,老天是公平的,给了人美丽的容貌,就会给她柔弱的身子和狡猾的心肠,不管心肠如何,总归是柔弱,既然柔弱,就应该被照顾。要不然男人为啥要长那么粗的胳膊?

  说法很奇怪,而且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总归是一种解释。

  一切都在这样继续,甚至有时候她都会在想,虽然苦是苦了点,但只要能一直这样的话,好像也是不错的。

  但总会变的。

  比如年纪,比如容貌。

  她年岁渐渐大了,十几岁的姑娘,即便是有些脏,身体的曲线也是出来了,再加上每日劳作,倒是让那些部位该瘦的瘦,该翘的翘。

  监工的看到了,长期监工的生活,让他们也是郁闷,看到一块圆润的石头都会上去摸几下,何况她的那份圆润?

  所以就上来摸了,毕竟打死都无所谓,摸一下又能怎么样?

  而她呐,也是打算忍气吞声。

  结果不能平事,然而助涨。

  几个监工也忍不到晚上,就想要把她拖进旁边的一个小屋中。

  她的母亲哀号了几声,想要上前阻拦,却被一脚踹开,躺在地上一时动不了。

  其他人则都是一脸悲愤的看着,悲愤,但只是看着。

  反倒是他,这个外来者,直接冲上去将几个监工拦住,然后将她救了下来。

  监工自然气愤,大打出手再正常不过,直接就扑上来打。

  结果他三下五除二,简单几下,就把几个监工全部放倒,甚至有一个监工还掏出了自己的枪,却被他抓住枪管,硬生生将枪管掰弯,让整个枪炸了堂。

  这一下,他算是闯了大祸。

  但他真的好强大,震撼了在场所有的人。

  她愣了一下,心中无限感激,但也立即反映了过来,赶忙喊着让他离开这里。

  必须离开这里,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跟这整个国家来抗争。

  但事情却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矿场的管事来了,没有杀掉他,反而要提拔他成为一名监工。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应承了下来,成为了监工。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他成为监工是有些反感的,毕竟成为监工的人,就会变成坏人,而且大家对他也是很羡慕,不,应该说是嫉妒。

  但他却不同,不但继续劳作,把所得充当所有人的收获,并且还增加了大家的食物,毕竟他们这一组的开采量是高于其他的,多要来一些食物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这时候就有其他监工来劝他,说为什么不喂饱这些工人?简单来说,不是因为国家真的穷,也不是因为他们抠到这种地步,生产着巨大财富的东西,却只肯从九牛上拔一根毛下来,没有人那么抠门的。这么做的目的,其实就是要让他们饿着。

  饿了,虽然会影响干活。

  但真的便于管理,不会出乱子。

  所谓饱食思淫欲,没吃饱的人,追求的永远是先吃饱再说,其他什么都不想,但若是吃饱了,就会想女人,想更好的生活,想自由。

  甚至也会因为有了力气,而开始反抗。

  果然,即便他是那么的勤奋,那么的无私,手下的劳工也开始反对他,不时的就给他造成一些麻烦。

  但这些他都忍了,并且想法设法的帮他们隐瞒下去。

  对此,她同样是很感激。

  这样一来,所有人的心态便出现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原本对这个外来者很有好感的人们,对他已经是百般怨言,而之前一直讨厌他的她,却开始依赖他,信任他,并且……真心的喜欢上了。

  尤其喜欢他脸上那一切都无所谓,一切都能解决,一切都可以心安的笑容。

  因为她的脸上,也已经不时的会出现笑容。

  仿佛日子也会一直这样下去,甚至她再想,兴许有一天他们两个会结婚,然后生孩子,孩子不用像她那么劳作,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

  但她又不敢,因为自己的身子是不干净的,自己的身份也是配不上他的。

  是人都知道,他是能人,是很强大的存在,他原本应该拥有很高的地位。

  而且他对所有人都很好。

  她并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中,是一个跟所有人都一样的普通人,还是那种特殊的唯一的存在。

  但日子真的不会一尘不变。

  该来的事情总是要来。

  而这次出现问题的,是她的母亲。

  她对那个夜晚依然记得很清楚,两件让她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同时发生了。

  首先是她的母亲将她叫到一旁,然后从怀中掏出几块宝石,那竟然是母亲偷偷私藏起来的,而私藏宝石,是矿区第一大罪,抓到了,所有具有血缘关系的人就都要死。

  母亲将宝石一股脑的塞进她的怀中,然后跟她说自己已经找到一条出去的路了,已经跟人商量好了,只要这些宝石分给他们三成,那些人就会带着她们两个一起逃走,逃离这个魔窟一样的地方。

  甚至计划都十分清楚,因为他的看守并不算严密,所以他们在晚上是可以自由活动,只要抓住探照灯的空隙,从矿区边缘跑出去,翻过一座小山,爬过一片荒草地,就能到海边,海边有一个商人的船只,那是接应的人,只要藏进去,然后熬到天亮,小船上了大船,就可以带着她们去其他的国家,一个全新的,自由的世界,并且凭借她们手中的宝石,她们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

  她心动了,没有人不会心动,但她也真的不相信这件事。

  酷Pz匠t网正版/首}发◇#

  所以她想要劝自己的母亲放弃这样的打算。

  结果……一切还是晚了。

  拗不过母亲,被她拽向营地的死角,去寻找那些想要一起离开的人。

  那些人却说只能带走一个。

  母亲立即将这个机会留给了她,说自己老了,真的跑不了多远,自己留下来还能给她打掩护。

  她一直很警惕,即便是这种生离死别的时候,她也很警惕。

  尤其当那几个想要逃走的人仿佛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宝石都带全了吗的时候,她立即意识到有些不太多。

  但母亲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逃出去了,便立即将实情说出。

  可等待她们的,确实几个人无情而冰冷的笑。

  母亲的嘴突然被一只大手捂住,她想叫,却同时也被捂住。

  两把勺子磨成的尖刀,直接刺进她们的喉咙。

  鲜血喷出,自己的血,母亲的血,甚至母亲的血液喷在她的脸上,让脸颊一片滚烫。

  是啊,果然是这样。

  三成的宝石,还要带两个女人。所有的宝石,轻装上阵。

  他们是玩命的,是拼死一搏的逃脱,怎么会讲究什么道义?怎么会讲究什么承诺?

  两个选择,应该选哪个,好像很容易。

  答应母亲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要骗她多弄一些宝石的理由罢了。

  即便是最终明白了,但也是晚了,只等自己的血液流出大半,自己就死了,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和母亲都挣扎着,晃动的双手和双腿,也越发的无力。

  兴许是那些人太着急离开了,所以不等她们彻底死去,就直接选择离开。

  只留下她们两个躺在地上等死。

  就在马上死去的那一刻,她只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十分让人放心的声音。

  那个声音让她不要担心,不要害怕,说她的母亲也没事了,一股暖流就冲进自己的身体,然后脖子也不那么疼了,全身的力气也恢复了一点。

  是他。

  也只能是他。

  她立即将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了他。

  而他仅仅是苦笑了一声,说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她问他应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把那些人抓回来,然后把这件事上报?毕竟这件事她们也是受害者。

  但他却说不用。

  真的不用,那些逃走的人,下场也不会好,就像他们看待她们母女两个一样,那些铤而走险的商人,也不会愿意带着几个累赘离开,他们只要宝石。

  所以逃脱的人死定了,而这件事如果曝光,这个营地所有的人都会死,反而除了他。

  所以他准备带着她们逃走。

  可惜,还是被发现了,前方传来了枪声,显然逃走的几个人也发现商人不对劲,打了起来,商人不得不用上了枪械。

  有了枪响,所有灯都亮了。

  她们也真的逃不了了。

  数百军队,还有坦克车,装着机枪的货车,一股脑的向这里冲了过来,作为矿场的管理者,他们不需要明白原因,他们只是看到了危险,看到了某种反抗的可能,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杀鸡儆猴。

  所以这个营地就成了鸡,待宰的那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