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理会那些眼神。

  但也真的没有办法去在意那些眼神。

  陆羽只能闭起自己的眼睛,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塞进小阮的怀里,死活不出来,这样一来,倒是能让自己的压力……变得稍微轻松一些。

  独燕听到女将的话之后,也是眼角一阵抽动,随后道:“这个家伙……倒真是高产,刚刚才帮着神王大人炼制出一件神器,这便又弄出一柄,不过……单看这柄的模样,便是比之前那把面片要更胜几分,若是让神王大人得见,怕是要好好的找你们家少爷理论一番了。”

  女将根本不管这些,舔着嘴唇说道:“来来来!快点开始吧,我想要试试它的本事!”

  “呃……好吧。”独燕无奈苦笑道:“那你可小心了。”

  说着,便是一剑袭来。

  她很快,她的速度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当初一击便打败一名高手的事情,还把整个擂台弄坏的情况,大家还是历历在目的。

  如今她又故技重施。

  不过这一次,大家却都在担心一个……奇怪的点。

  是的,没有人担心独燕或者女将的危险,都在担心这巨剑是否会被弄坏,嗯……还是不要弄坏的好。

  下一瞬间,独燕到了。

  而女将也在这一瞬间,全身力量刚刚释放,便一股火焰出现,硬生生的将她的衣服全部烧光,当然,跑光的事情是不会出现的,因为在衣服里面,早已经有一层红色铠甲在那里了。

  那是神印之铠!

  而就在这时……

  其实天使巨剑是有些重的,那么多的原料,还有那种稀有的材料,被陆羽全部融合在一起,硬生生的弄出天使巨剑,并且几乎没有任何一点损耗……所以会重。

  但当神印之铠出现,女将稍微将能量输送进天使巨剑之后……

  它陡然变轻!

  到底轻到什么程度?

  就相当于女将的手中什么都没有握着一样。

  不!

  确切的说,是反而给女将加了一把力气!

  比如,女将想要抬手,自然用自己的力量将手臂抬起来。

  但因为巨剑的存在,就相当于有一根线绳拉扯着女将的手臂,帮助她更快的将手臂抬起来一样……

  想停?

  立即就停。

  向改变方向?

  立即就改变方向,并且带着……无比强大的力道。

  因为独燕的进攻,女将下意识的用巨剑去挡。

  便是在这一瞬间,巨剑就到了女将预先想要到的位置。

  接着……

  当的一声,长剑跟巨剑撞在一起。

  巨剑却连颤抖……都没有颤一下,非但一下子把长剑给挑开,反而继续前行,直奔独燕的腰腹,仿佛要把她一刀两断!

  这可把独燕惊得不轻,赶忙后退,堪堪躲开这一剑。

  然后……两个人都错愕当场。

  是的,女将自己也满心的迷糊。

  因为这一切超乎了两个人的预料。

  首先,独燕是不想破坏巨剑,所以并没有在长剑上施加多大的力道,仅仅是……尽可能轻的磕碰一下,看看能不能伤到对方。

  所以她整个人被弹飞,也是情理之中。

  其次,女将的想法也很简单,这一下就是想要先象征性的挡一下,轻轻碰一下就跑,看看巨剑是否会有划痕,可是……就是这么轻轻一碰,对方被弹开,而继续的进攻,却不是女将的主观意愿,而是……仅仅是因为发懵而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反而是巨剑自己冲上前去,补上这致命一击……

  如果当时女将想要继续进攻的话,怕是速度会更快,怕是……独燕很难全身而退了。

  便是这一下,巨剑的强大……便无条件的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因为但凡眼尖的人,都已经看到独燕手中的长剑已经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而反观巨剑,便真的是连一点划痕都没有!

  独燕的眼角一个劲的抽动,好一阵,才抬起头,却没有看向女将,而是看向了场外的陆羽。

  她忍不住说道:“在整个天界中,若论炼器,便是没有人能在神王大人之左,但……若是跟你比的话,怕是神王大人也就是一个学徒的水平……你这个小子,还真是百般奇怪呐!”

  说到最后,都是咬牙切齿的,那是深深的……恨!

  恨不得冲上去把陆羽给咬死的那种恨!

  陆羽当然听到了,但他装作自己没听到,把脑袋埋在小阮的胸口,不停的嘟囔道:“我听不着听不着,什么都听不到!”

  更是气人。

  女将继续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发现巨剑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松了口气,然后笑道:“看来……真的是不会有问题的呐,那……我就不客气了。”

  “无需客气。”

  “2更s新x}最。快a{上酷匠‘d网=

  独燕冷眼看着女将。

  虽然对方是新晋神王,但终究是新晋。

  而她?在那种仅次于神王的高度上,已经不知道待了多久了。

  猛地,手中一颤,一道金光急速在长剑上笼罩了一层‘膜’,看起来就像是金属之上铺上了一层蜜蜡。

  随手一晃,便是嗡嗡作响。

  随后便是继续冲来,动作大开大合,果然是……修为更加老道一些。

  嘭的一声,两柄剑再次碰撞在一起,不过这一次长剑就没有受到什么损害,反而是女将连人带剑的被直接撞了出去,勉勉强强才没有掉出擂台。

  女将先是一愣,随后也是一阵不爽,被陆羽说成是‘女战神’,那么自然要有女战神的样子。

  挥舞起来,疯狂迎了上去。

  于是,两个人便是用最笨重的招式,在空中不停的对拼,甚至因为两人用力过大,碰撞之后根本无法在地面站稳,便直接荡在空中,两人以快打快,以猛打猛,功法招式上面倒是有些类似,就这样越打越高,不一会的功夫,便已经离地十几米!

  随后……

  终究是女将一招不敌,整个人被从空中拍了下来。

  轰然声响,擂台之上就砸出一个大坑。

  独燕不做停留,明明在空中无处借力,却反倒比女将下落的速度更快,直接一剑刺下,明显是真的动了真功夫。

  而此时,女将也是一个转身,瞬间离开地洞范围,跳了出来,除了身上或多泥土之外,倒是一点损伤也没有,显然这一身血红铠甲的保护能力还是极强悍的。

  不过……

  终究是有点打不过。

  女将狠狠要紧牙关。

  她不服。

  即便对面是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即便之前大家还是好朋友,而且之后应该也是好朋友,没事还能聊聊专属女人的话题……

  但今天,在这擂台之上,两个人就是敌人,两个人便要分出个胜负。

  那么……女将就是不想输!

  自己是新晋神王,通过旁人的解释,之前还浑浑噩噩的她终于知道……到底陆羽把什么给了自己。

  那是何等重要的东西?那是整个三界都能称为至宝的东西啊!

  而得到这种东西的自己,竟然连一个神王的手下都打不过,这……让自己如何跟陆羽交代?如何……又对得起自己?

  也许是因为神印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太过好强的关系。

  女将的双瞳……突然之间都红了起来。

  “难道……我就赢不了?”

  说话间,独燕已经到了,却不想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又是一剑袭来,角度刁钻,势大力沉。女将堪堪扭转身体,好不容易才挡住这一剑,却整个又被掀翻在半空之中,无处接力之下……独燕不知为什么,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头顶,又是一剑……

  轰的一声!

  女将再次落在擂台之上,原本的位置,坑,却被砸的更深。

  女将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更加的不甘!

  同样的位置,这……是一种侮辱吗?不,应该是对方让她看看,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并非因为突然出现了一块神印,就发生任何改变!

  而且……独燕也是不服,为什么……自己拼命那么多年,修炼那么多年,却从未有过那般机会,能够得到神印,一跃登顶!

  反观这个女将,不过就是个暖床的妾侍,却仅仅是因为出卖自己的身子,就能得到这么强大的助力……

  这公平吗?

  不公!

  若是老天如此安排?

  那边是天道不公!

  两个女人,在打斗间,竟然都打出了真火。

  毕竟她们心中原本就压着一股子火气,如今竟然全数爆发出来,凶猛无比。

  但下一刻,仿佛女将真的要输了。

  连番的被强攻,自己的铠甲受得了,自己的身体却有点受不了了。

  用力想要起身,却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一声惨呼,竟然卸了力道,一动都不能动了……

  独燕的长剑刺下来了。

  看着那金色剑光……

  女将不服!

  但又能如何?

  却……便在此时……

  被她紧紧握在手中的巨剑,天使巨剑,那剑柄之上,轻盈的羽毛,微微一个颤动,一双翅膀好似微微张开了一些。

  随后……

  那明明是雕刻的天使容颜……

  竟缓缓的,突兀的,睁开了双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