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玉国都城的街道,仿佛永远是那样的繁荣。

  大早上,叫卖声此起彼伏,如乐如诗,等着懂得欣赏的人去怀念陶醉。

  陆茜一身白衣,缓缓从街口而来,轻飘飘坐在一家面摊座位上,点了一碗面。

  “哟,这是哪家俊俏的姑娘?带着仙气呐,来,给您盛碗清的。”

  面要白,汤要清,想要一碗清汤面,需要赶早,不等天亮,吃一碗头锅。

  陆茜这碗例外,店家特意换了半锅水,如同头锅。

  一碗面,看起来香喷喷,陆茜吃了一口,咧嘴笑了。

  “真好吃。”

  “哟,借您吉言了。”

  “我说真的。”陆茜笑着,说着,目光望着不远处的皇宫:“小羽说过,这世间人都麻木,柴米油盐让人厌倦了乏味,忘记了清淡之美。面要怎么才能好吃?三十二味各色调料?南国的辣子西国的醋,多酸多辣汗洗衣襟?不过,其实最好吃的……面揉的有劲,一碗清汤,少许盐,最多两片菜叶,足矣。”

  吃完面,喝完汤,陆茜缓缓站起,脚步半悬于空,对空爽朗一笑,轻声道:“小羽,姐姐又要犯傻了。”

  看着她飘然而去,啪啦一声,店家手中面碗掉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空中,喃喃说道:“这是真见到仙女了?!”

  陆茜一去行,三百甲卫从,此路不多星,茫茫照天明。

  身在半空,陆茜轻轻挥手,三百甲卫不知从何而来,蜂拥而至,整齐的站在她的身后。

  深吸一口气,陆茜猛地高声喝道:“我只为一人,若你有胆,用千万来换!”

  ‘小茜啊。’

  ‘嗯?’

  ‘又睡着了?’

  酷匠;网';永/久◇O免!`费`t看,4小说}Q

  ‘人家累了嘛,你偏偏讲那么多内容,我哪里记得过来?’

  ‘借口!哼,罢了,最近也是逼你太紧了,呵,怕是多年之后,你还要因为这事恨我呐。’

  ‘我现在就恨你!’

  ‘好吧好吧,不过……我不求你保家卫国,也不求你位列先天,我只想你有自保之力,遇到危险,可以及时抽身,这点其实就很难。’

  ‘你又在讲这些大道理了。’

  ‘呵,清风徐来,御水不行,大浪滔天,一石平生。我欲看看这苍茫天下,如此繁华。也想退却凡间,不留铅华。只我之路,处处玄机步步惊,兴许一步,便不能在你身边。我不想你做清风,飘扬千里而无形。我想你做水,承载万物而不争。我不想你做大浪,足有滔天势,力可倾凡尘。我想你做一颗顽石,管它风吹雨打惊涛骇浪,你自屹然,即便磨去所有棱角,却越发强硬。若能如此,我足以告慰平生。’

  ‘哼,又说这种不明不白的东西,懒得理你,还不如练武呐。’

  ‘呵,好好好,那就练武,你来看看,这一招呐,最重要的是心性,你只有心在石壁之后,这手中之刺才能穿石而出……’

  “呵,”陆茜在空中轻轻一笑,满是温柔,说道:“你说终有一天,我会因为那些苦而怪你,你错了。你说希望我做水做石,这次是我错了。”

  低头看着三百兵甲,再仰头看着前方快速逼近的皇家禁军,默默叹了口气,举起手,便挥下。

  三百兵甲无一声。

  弯身,抽刀,白光一片,寒芒力行。

  陆茜先行,一晃便到了大军之前,手上轻抚,头上发簪在手,长发飘散,如一支神笔,在世间狠狠的抹出一道绚烂。

  一道寒芒过,数十人还未能明白怎么回事,便身受重伤而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

  同一时间,禁军将此事快马报告给陛下。

  陛下当时正在为陆羽的事而烦恼,看着有些气鼓鼓的宫女,有些哭笑不得呐。

  可没想到这样一个消息突然传来,可把他惊得不轻。

  甚至有些乱了阵脚。

  第一句话便是大声喊道:“切莫伤了朕的陆乡君!”

  一群人面面相觑,尤其是那名老臣,脸都绿了。

  站出来有些怒其不争地说道:“这种作为,可谓造反!”

  陛下慌了,大声道:“她就三百人,算得什么造反?!”

  老臣道:“三百精兵,足以攻城!”

  “她那是私兵,怎么能算精兵?最多就是一些家中奴仆罢了。”

  “当然不是!”老臣道:“臣听闻在临江城时,信德王对陆乡君最是爱护有加,更是把身边百战之师,最是精良的三百兵甲整个送给了她,此番同她上阵的,必然是那三百百战!”

  陛下眼角一阵猛抽,大声质问道:“真有此事?!”

  老臣叹了口气道:“怕陛下担心,此事……老臣才一直未说,但确有其事。”

  “原来……是这样……”

  陛下显得有些慌了。

  那三百百战,他也是眼馋了好久,但一是因为信德王在北疆之战,惹下整国仇恨,不派些兵甲保护就说不过去了。二是因为这些人都是跟信德王同心之辈,只听信德王的,根本不会鸟他这个陛下,所以他也懒得去计较,索性不要了。

  但……他们真的很强,极强。

  若是那三百百战,陛下还真有些担心,担心他们闹得太大,自己对陆茜都无从回护了。

  “怎……怎么样了?有没有死伤?”

  问完这个,他觉得自己白痴死了,怎么可能没有死伤?

  于是又问:“伤亡多少?严不严重?”

  可……

  回报之人却说道:“回禀陛下,虽然战局激烈,互相多有伤残,但……却一直无人死亡,那陆乡君与三百兵甲好像早有思量,出手只攻必倒而回避要害,至今无人死亡。”

  “哦!”

  陛下重重的松了口气,随后道:“这便还好,呵呵,朕的陆乡君做事倒还是有分寸的。”

  他这样一说,其余人又是一阵汗颜。

  连老臣都想不出自己应该说什么好了。

  还他娘的‘有分寸’?!

  都他娘的造反了,带正规军攻打都城,更是皇宫了,还他娘的有分寸?

  就喜欢到这种程度吗?等人家女孩子家家的打上门来,一巴掌抽在您陛下的龙颜上,你也来个‘有分寸’?

  这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了。

  造反,那可是动摇国之根本的大事!今天陆茜因为一时气恼前来寻事,过几天是不是哪路诸侯都能带兵来京城跟你陛下理论了?

  何其糊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